冰凌小径

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 冰凌小径 | Powered by LOFTER

【FGO/高文咕哒君】在黑夜来临前 下

原来在小号连过的文,整理成长帖搬运过来,原帖之后会锁掉

*自设的咕哒,性格和官方的藤丸立香不太一样请注意

*为了加羁绊(X)两人跑到模拟地图里去约会聊天,没特别做啥

*CP21的无料本,感谢来拿无料的大家!



这手掌上没有硬茧,只有许多划痕和正在愈合的细小伤疤。他嘴唇所触碰的皮肤发凉,皮层单薄,这是一只没有多少力量和肌肉,同样也缺乏脂肪的少年的手。

即使接触得如此亲近,他也没有感到少年身体里隐藏有什么特殊机关,能量源,或是其他任何可以称之为“特别”的东西。如果说“人理”有思想,可以自己选择自己的拯救者,那恐怕这少年会是最先被排除的候补。

可是,所谓的世界,人理,救赎,抗争,这些过于宏大的东西,又有谁规定“必须”属于某一种人呢?

“高文……?”

上方还在传来少年迷茫的声音,不过高文没放在心上。

“夜晚快来了,Master。”

他轻轻吻了下面前的手,抬起头来。

“呃,嗯,是的。”少年还疑惑愣着,只是机械地点头。

夕阳已经渐渐在天际消失,两人所在的地方几乎黑透,只有天边还有几抹暗红的光痕,现在几乎要靠着篝火来看清周围了。

“没有太阳照耀的我,只是不值一提的剑士罢了。您可以不用那么惧怕我,将我当成一个‘普通人’。”

高文仰着头,柔和地说。

“和您一样的普通人。”

 

××××

 

高文用树枝和帆布搭建的帐篷,虽然非常简陋,御主却表示非常满意,高文觉得这其中肯定有捧场的成分。

不过居然能躺下秒睡啊……该说弱小的生物自有生存之道吗?

他坐在火堆边,看着蜷缩在帐篷中起起伏伏呼吸的一团黑影,发现这平稳的魔力流动还真是睡着的表征。他本以为野外温差加上硌人的地面,就算有睡袋保护着,也会让御主辗转反侧,自己甚至都在打猎时想好了二十个左右的话题来打发漫漫长夜的时光,想不到那少年竟然在钻进睡袋不到两分钟之后就被梦魔抱到不知哪个世界去了。

“应该是……习惯了吧。”

高文有些感慨地喃喃自语。

听到自己的声音,他那些模糊的想法被顺势整理成型,白天忽然浮现在胸口的微妙刺痛又涌了出来。

像这样平易近人,谦虚理智,又很有平民气息的御主,对于高文来说几乎是一个理想的人选,他当然知道以骑士之道衡量,只要是主上,不管是什么人都该尽忠,可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他还是希望能和御主有良好的交流,以及共同的目标。如果御主还能将他放在一个核心的位置上,委以重任,那就再好不过了。

既然如此,为什么他会对现在的状况感到很不甘心呢?

高文自认本质上是一个战士,虽然他人的风评都认为他很聪明,可其实他并不喜欢静坐着思考一些得不出答案的哲学问题。现在,对于这个认识不久的年轻御主所产生的奇怪感情,就是最让他头疼的疑惑之一。

“这是何等无礼啊……我竟然在怜悯自己的主人。”

他皱起漂亮的长眉,嫌恶地斥责自己。

那种盘踞在心中挥之不去的酸痛,不管怎么看,都是接近于同情和怜惜之类的情感。

他的理智显然在认为像御主这样单薄平和的人,本应该享有更幸福更简单的生活,却被卷入过大的漩涡中,以至于成为了让世界继续前进的齿轮部件,虽然这是那孩子自主的选择,可他却停止不了自己纠结起伏的心情。

看向自己放在身旁的佩剑,高文又想起了傍晚时,御主握着剑鞘那细瘦的手臂。当他拿不起这沉重的剑身时,他脸上所写着的竟然是对从者的抱歉,而不是因为丢脸产生的羞愤。

剑鞘静静反射着火光,想起该添柴了,高文随手往火堆里丢入木块,听到它哔哔啵啵地发出炸响。

“咳咳,咳咳咳……”

帐篷里忽然传来咳嗽声。

高文一怔,快步起身到帐篷边,恭敬地低头询问:“Master?您哪里不适吗?”

“咳咳……”

御主的咳嗽声越来越大,却没有醒。他只是断断续续咳一会,翻个身,继续往睡袋中蜷缩得更深。

“是因为冷吗……”

高文想了想是否要摇醒他,但最后还是没那么做,只是解下自己的披风小心盖在上面,自己在帐篷口坐下来,伸手摸到御主的背上,轻轻拍着。

果然是夜晚太冷,这透风的野营帐篷不能保温,在加上披风之后,御主的咳嗽声就渐渐停了。

高文又等了一会,听到规律的呼吸后,这才抬起手,但想了想,他又向上摸,果然御主的头还歪在睡袋外面,卷发都凉冰冰的。

“睡得像个小孩子。”高文忍不住笑了笑。

他又往帐篷内坐了些,挡住从外面吹进来的风,手拢在少年的脸旁,抬头看向虚拟草原的天空。

数据设置的是晴天,天上挂着明亮的月亮。有淡薄的白光落在帐篷外,但都被强烈的火光所掩盖了。光看这天空,景色倒是很美,就算心里清楚只是虚假的风景,高文也能欣赏。毕竟守夜时不用战斗,对他来说已经是最好的休息了。

就这么坐了几个小时,身边的人终于翻身动了动。

“嗯……高文?”

身边忽然含含糊糊地传来声音。

“Master,我在。”他低头应道。

“高文不睡吗?”

少年迷糊地翻个身,向他看过来,眼睛还眯着。

“哈哈,英灵不需要睡觉。有我守在这里,您安心休息吧。不过以预设的数据来说,这一带应该不会有攻击人的魔物,我有些无所事事就是了。”

“那真是……辛苦你了。”

这时才发现身上多了东西,少年伸手出睡袋拿起靠近脸边的布料看看,这才发现是什么。

“把披风给我盖了,你不冷吗?”

自己这么问完,御主就笑了:“我又忘了,英灵不怕冷。”

“也不能说不怕冷,我们还是有正常感知的。本身我的身体就很强健,不用担心我。”

高文伸出手,摸了摸少年的头。冰凉的头发下,透出的体温很热,这少年的头发比看起来的要软很多,他将散乱的大部分都拢起来,用睡袋挡好。

做这些事时,他真有种照顾小孩子的感觉。少年显然是醒了,却没有过于客气地阻止他关照自己,这让高文有些安慰。

“高文就这么替我守卫了一晚上吧?谢谢。”

睡袋里传出渐渐清醒的声音,还残留着睡眠带来的沙哑。

高文拿起帐篷边的水壶摇了摇:“喝吗?”

“我一会起来自己喝。睡袋好暖和,让我再躺一会。”

听到少年这么说,高文不由得笑了。

“您想躺多久都可以。我不会要求您像行军那样早起的。”

“嗯,高文要不要躺一会?虽说不用睡觉,但是坐着还是会累吧。”

“不用的。您都说我身材强壮了,我要是躺进来,这小地方会挤不下的。”

“哈哈哈,说的也是呢。”

睡袋中传出闷笑声,少年挣扎着从睡袋里往外爬了一半,又抓起盖在上面的披风裹在身上发抖。

“哇……果然还是挺冷的。呜呜。”

看着还把腿留在睡袋,上半身裹在披风里瑟瑟发抖的御主,高文觉得自己已经要笑出声了,只好清清嗓子开口:“您过来靠在我身上吧。我的体温是比常人要高的。啊,当然还比不过太阳,但总比冰凉的地面好。”

“那……那就……”

少年犹豫片刻,拽着睡袋像只上岸的小海豹似的在地上扭动几下,蹭到他身边,发着抖靠过来。

高文顺手将沉重的披风整理好,将御主搂到怀里。

光看身高,御主并不算很矮,或者说很“娇小”,身材虽然在成长中,但骨架也已经有男人的样子了,想不到在他的臂弯里还是显得过于单薄,以至于让他吃惊得将想法直接说了出来。

“原来您这么瘦啊。”

“有吗?”少年很迷茫,“虽然确实不能算胖,但迦勒底姑且都有监控我的健康状况,我的营养摄入没什么问题。当然,不能用高文的标准来要求我啦。我……我也是有腹肌的!”

“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有空时可以跟着我练练挥剑。这对您的体质会很有好处。”

少年嘿嘿笑起来:“可以倒是可以啦,首先得找一把我能用的剑啊。”

“以前和其他的从者出行时,晚上是怎么过的呢?之前我听到您咳嗽了,不知道有没有人好好照顾您。”

“嗯?不知道,我睡觉很沉,基本上发生什么的话,都是靠守夜的从者处理,大家和我的关系都还算好,不过像高文这么喜欢照顾人的从者,其实不多,大家……怎么说呢,基本上都很自由吧。”

少年选词很含糊。不过在迦勒底住过一段时间后,高文大致上也能了解情况,确实英雄有形形色色,从者也是什么人都有,不要说完全交流不了的狂战士,就算是理智正常的英灵,很多也有自己的高傲和执拗,不要说照顾御主,不把主人反弑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玛修的话,倒是一直很关心我。只是战斗时都是她在拼死保护我,而且她……”

说到这,少年像是想到什么,又郁闷地把话吞回去。

“我一个人也可以的,从者们没有关心照顾我的义务,只要能愿意为战斗出一份力,我就很安心了。”

“那么,我做这些是否多余了呢?”高文仍然拿不准和这个御主之间相处的分寸,“我很清楚您早已经习惯艰苦的环境,毕竟在我受到召唤前,您也一个人走到现在的程度了。”

他指的当然不是帮忙盖被子或是守夜挡风这样的小事。想必御主也能明白他的意思。

沉默着缩在他的怀里,少年一时没有说话。高文甚至错觉他又睡着了,静待一会,终于听到了细小的回答声。

“不管是什么时候,什么处境,被人无条件地关心,总是很幸福的。我怎么会觉得多余呢。”

高文仔细地听着少年的话,说话声很小,几乎要隐藏在火堆燃烧的杂音和风声中,他努力地将这些字句抽出来,印在脑海里。

御主显然是随口说出的,可不知为什么,在他听来却如此让人感动。

如果他的存在,能为这个人带来幸福的话,哪怕是一丁点——

“高文,说到幸福,我经常会想,你们这些被召唤出的英雄是怎么看待这件事的呢?”少年却忽然自顾自地聊起天来,“明明是活着的人类自己的事,却打扰了英灵们休眠,让早就完成旅途的人们被惊扰来战斗和受伤,甚至再经历一遍死亡,我总在想,这样是对的,还是错的?”

高文没有说话。他从来都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但显然他的御主是认真想过的。

“不过,高文卿好像不会很介意这些事呢。你没有藏着什么,坦坦荡荡的,让人很安心。虽然白天说看到你就很害怕,不过现在是晚上,有种亲切的感觉。”

说到那个不存在于记忆中的自己,把御主打得落花流水留下巨大心理阴影的问题,高文真是无可奈何。最开始,他甚至在走廊上和御主碰面,都会出现他向前走,对方往后退,好像他是某种黑恶势力的场面,都让他开始怀疑自己的人品了。

“坦荡啊……这方面来说,Master和我是同样的人呢。都是笔直地向前走,不会回头看。这样勇敢的主人,我也很喜欢。”

高文诚恳地说着,虽然他知道这话说出口,御主又要不好意思,不过这少年害羞的样子也挺有趣的,多看一次没什么不好。

“唔!唔唔……”

不出所料,怀里的人忽然就安静下来。想都不用想,他的脸肯定红透了。

“您睡得好吗?天快亮了,回去之后又有很多训练任务,如果没休息好的话,可能会撑不住。”高文适时地岔开话题聊起了别的事。

“嗯,睡好了!我唯一的优点就是任何时候都能睡饱觉。”

“我的披风可能不算干净,都是挡风雨用的,您不介意就好。”

高文说的是礼仪上的客气话,但少年却嘿嘿嘿地笑出声来。

这种孩子气的反应倒很新鲜,高文忍不住也跟着笑笑:“怎么了,您在笑什么?”

“高文的披风,香喷喷的。”少年笑着说。

“……是吗?我从来没注意过。”骑士很意外。他还以为自己身上只有铁锈和泥土的味道呢。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阳的祝福?披风软软的,就像新的一样,”少年拍拍眼前的毛皮领子,“有股……太阳的香味。”

高文感到相当不可思议:“我自己完全闻不到。”

“也许不是披风怎么样,而是因为高文的魔力就是这样吧。”

高文笑了笑:“那么,大概是只有身为御主的您才能感受到的东西了。你我有契约连接着,或许会产生什么特殊的效果。”

“高文,高文,你看天边。”

少年忽然转头,高兴地伸手出去指指帐篷外。高文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发现不知何时,夜幕已经开始淡去。

“太阳要升起来了。”他点点头。

看到日出,御主瞬间变得很高兴,解开披风起身,拉着高文跑到外面,两人正好看到有一点橙红的光晕从云雾中渐渐冒出头来。

“在卡美洛的时候,高文卿你有祝福加持,走到哪里,哪里就不会迎来黑夜,看到随着你的脚步接近,夜晚忽然变成白天,简直是我长到这么大遇到最可怕的事了。”

御主虽然说着可怕的回忆,但表情好像挺开心的,知道他在说笑,高文便也跟着笑起来。

“那么,现在太阳又要来了,您还怕我吗?”

“没有最开始那么怕了。我会努力克服害怕的。”御主拍拍胸口,好像在保证什么。

“如果您还想像这样和我一起出来走走,我随叫随到。”

高文弯下身,行了一个标准的骑士礼。

“嗯,嗯。”

少年看着日出的天空,忽然想起什么,又问出声:“高文卿对我这么好,是因为我年纪小吗?”

“什么?”高文一愣,“不,那个……就像您说的,您也不算很小。在我看来,是一个很正经的男子汉了。”

“那个,因为不知道拯救人理要多久,要花多少年,英灵的状态不会变,我却一直在增加年龄,不会发生什么等我年纪长大之后,高文卿就对我冷淡了的事情吧?”

高文愣了两秒,继而在内心大为唾弃居然因为这句话而动摇起来的自己。

“就像我昨晚起誓的,只要我还是您的从者,我就不可能背叛您。”

“高文卿,”少年眯起眼,似乎从他的脸上看出了什么,“眼神在游移呢。”

高文顿时严肃起来:“我确实喜欢Master这样年轻可爱的人!这是我个人的喜好,不会影响我的良知和责任感的!”

“我……我可爱?”

御主仿佛听到什么奇怪的词汇,不由得退了一步。

看来他是把这当成一句调笑了,但高文却是很严肃的,他不想让话题被气氛带歪方向。

吸了口气,他再度认真强调着:“是的,您非常可爱。作为活着的人类,追求自身存续的执着,对于我这样人生已经停止的存在来说,是非常闪耀的东西。”

他看向天际,阳光已经开始强烈,线状地从云后散射出来了。这景色对于人类来说是理所当然的存在,如果有朝一日消失了,世界又会变成什么样?

再回头时,他看到御主正睁大眼睛盯着他看,表情很是复杂,好像是高兴,又好像很迷茫。

“我们已经是朋友了,不是吗?”高文放松眼角,对他摊开双手,“如果无条件的关心会让您幸福,那么无论什么事,我都会做的。”

少年只是笔直地看着他。那清澈的蓝眼珠里,浮游着一些朦朦胧胧的雾气。

被他这么注视,高文会觉得自己心中有什么地方在松动。那是很奇怪的感觉,说不清是感动还是紧张,至少他从来没有在和男性对视的时候产生过。

御主忽然对他微笑了。

“……?!”

高文感到一阵揪心,甚至呼吸都慢了半拍。

这个担负过于沉重责任的干瘦少年,原来除了青涩窘迫的笑,客气的笑,还能露出这样发自内心由衷快乐的表情。

“能听到你这么说,我就已经非常幸福了。”

少年对他点点头,非常利索地开始收拾地上的行李。

“我们该回去了。今后也请你多关照,高文。”

看着他的背影,高文抬手摸向自己的心口。

他不知道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事,只是觉得心脏那个部位在急剧紧缩,好像要从里面榨出新鲜的血液来。

“高文?”

没听到回应,少年回过头来,只看到身后金发骑士在朝阳中怔怔站立的样子,便伸手挥了挥。

高文这才惊醒过来,急忙走过来接过他手中的杂物。虽然没说什么,但他好像还是若有所思。

“想不到高文卿也会发呆呢。”少年笑着用手肘撞撞他。

不碰还好,两人手臂撞上,高文就像受到更大的冲击,整个人都僵硬了几秒。

“……这还真是新鲜的感受。”

他嘟囔了一句,什么都没解释,就去继续做出行的准备了。

御主只是在他身后不明所以地看着,并没有理解从者身上正在发生什么变化。

只是从背后看,高文卿的耳廓,好像有点发红呢。

 

 

 

——END——

 

 


评论 ( 2 )
热度 ( 10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