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凌小径

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 冰凌小径 | Powered by LOFTER

[Fate/言切]绝对不是什么可疑的人哦 01

有各种胡来设定的平行PARO小甜饼。有魔术没圣杯的世界,切嗣没被泼过黑泥,身体还行(?)

绮礼刚觉醒小小的愉♂悦不久,头发还没长长

带孩子的过程中重逢的两个大人




“老爹——我回来了——我带了同学来玩!”

卫宫切嗣听着门口传来甜甜的少年声音,那个还没变声的纤细声线正是他的儿子士郎的。

不知怎么,身为人父竟然感到有点紧张。

他用力隔着浴衣拍了一下自己的腿,把两手揣在袖子里,装出散漫不在意的样子。

麻烦起源于昨晚吃饭的时候,士郎忽然提出来要带同学回家来玩。他说到这件事时表情很认真,一本正经的,还要老爹刮刮胡子不要戏弄同学,可以说是十分反常了。

当然,只是这样还好,切嗣笑着听听就算了,可接下来士郎却说,他要带的是一个女同学。

当时切嗣就吓得把筷子掉在了桌上。

在士郎的眼里,可能老爹只是手滑,毕竟那张瘦削的脸上没显示出任何波动,于是他继续零零散散地讲了很多这个女同学的事,包括她是什么名门的继承人,全校的校花,学习成绩一流等等等等。

“说得那么夸张,你们还都只是小学生啊。”切嗣捡起筷子笑着说。

“凛她很成熟的,看起来已经不像小学生了,老爹你见过她就知道啦。”

士郎的表情很严肃,好像并不是早恋的样子,可能就只是把那女生当成一个真正的高材生来尊敬吧。

就算是这样,切嗣还是觉得很吃惊。他本以为士郎每天上学,回家,在院子里踢踢球,厨房里洗洗碗,连院门都不出去的乖巧状态,不被同学排挤就不错了,谁想到这孩子竟然已经和校花发展出了互相到家里玩的友谊。

很行啊,莫非以后士郎会变成特别受女生欢迎却不自知的那种厉害角色?

切嗣回忆着昨晚的对话,抬头看向院门的方向,那里有两个小小的身影正一前一后地蹦蹦跳跳走过来。

“……放心走啦,冬天没有虫子的。”

走在前面的是士郎,走在后面的是一个脸蛋可爱,卷发扎着双马尾,裹在洋装大衣里的小女孩。光看打扮,确实和士郎描述的接近,有大小姐的感觉,至少和附近其他拖着鼻涕的小孩子气质完全不一样。

哦?这不是远坂家的那个女孩吗?

切嗣忽然感觉不妙。冬木市好像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大,曾经被他调查过的名门家主,其亲生女儿就端端正正站在眼前,还和士郎上同一所小学。

……同一所小学?

士郎上的可不是什么有名的私立学校,大小姐不是应该去更好的学校才对吗?

“哎~确实是个不错的庭院。看来你没有说谎呢,卫宫君。”

女孩的鼻尖都冻红了,却还像倔强的大人般想维持一点风度,但她高傲的语气对身边的男孩没起什么作用。

“当然啦,说谎不好,别看老爹平时很随便,这种事情上管很严的。”

这算是夸奖吗?切嗣迷茫地想着。

两个孩子转到正对他的角度,士郎高高兴兴跑过来向女同学介绍坐在廊道上的浴衣男人。切嗣当然知道那女孩叫远坂凛,连她的住址都一清二楚,但还是要假装第一次听说。

听两人七嘴八舌的对话,他才知道,起因是美术课要交一副画自己家的画作,而士郎画的宽敞庭院引起了同学们的嘲弄,远坂则是那个路过教室时阻止骚动并提出要来看看真假的公道人。

“我说的没错吧,远坂同学和普通的学生不一样,很懂道理呢。”

卫宫看看女孩,而女孩上上下下看看他,却先担忧地皱皱眉头。

“叔叔,你不冷吗?”

切嗣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浴衣,倒是没什么感觉。

收养士郎之前,多严苛的环境都去过了,他不能自吹身体特别好,但唯独对严苛环境的耐受力是一流的。大概这不算什么好事,如果只是神经迟钝,那总有一天会落下风湿病的吧。

“我还好。你和士郎说的一样,是个小美人呢。以后长大了,说不定可以上杂志封面。”

切嗣笑着看向她。

女孩愣了一下,脸立刻红了,却还要假装不在意:“谢谢您的称赞。我只是路过来确认一下,既然卫宫君没有说谎,我就要回家了。”

“哎?!你不进来玩吗?我还打算带你到屋子里面逛逛呢!”士郎大为失望。

切嗣默默感到有趣,不做声旁观着,看两个小孩子拉拉拽拽,一个要走,一个极力挽留,两人都很有礼貌,却僵持在门口没有进展。

正好笑地看着,他忽然听到门口的电铃响了。

从他坐着的角度是看不到院门的,这时候已经过了推销员会来的时间了,难道是邻居吗?

“啊!你听,接我的人都来了,在催我了!我要是迟了,他会很啰嗦的!”

远坂凛提高声音强调着,开始往门口的方向退,可没走两步,脚就绊在庭院的石头上,士郎急忙去拉她,两个人却一起咕噜噜滚到地上。

不能笑,不能笑。

切嗣忍着笑看两个裹着厚衣服像团子的小学生在地上滚了两圈狼狈地爬起来,只好自己站起身,往门口慢吞吞地走过去。

“你们慢点来。别着急嘛。门外是你的家长吗?我去看看,也邀请他进来坐坐吧。”

听他这么说,远坂凛的表情大变,竟然显出很惊慌的样子。

“这,这可不行!还是不要邀请他比较好,他那个人——”

切嗣正回头看着可爱的小女孩比手画脚想表达什么,忽然感觉自己身上投下来一片阴影。

外面的人进来了?

什么时候?他完全没感觉到脚步和气息啊?

虽然没感觉到什么危险,但本能让他站定,立刻回头了。

“我这个人,怎么了?凛,我有什么对你不好的地方吗?”

站在他对面,穿着皮夹克和灰白牛仔裤的男青年用奇特的浑厚嗓音说道。

切嗣下意识后退了一步,把手从浴衣袖笼里拿了出来。

“哦?”

男人这时才正眼看向他,看清他的脸之后,眼角忽然意味不明地眯了起来。

“你儿子,跟你长得一点都不像啊。”

他上下扫视了一圈切嗣,低沉地说。

虽然端正的脸上很严肃,但听声音总觉得他在笑。

……把这个人给忘了!听到远坂家的时候就应该想起来的!

切嗣感觉头皮发麻。如果要他把自己能想到的棘手对象排个榜,那这个人怎么都在前三名里头。冬木市可真小。

“咦?言峰哥哥,你认识老爹吗?”士郎好奇地探头过来问。

“啊,怎么说呢,以前工作有过接触吧。不算很熟。你还记得我吗?卫宫切嗣?”

青年用相当温和的声音说着,理了理皮夹克的衣领,挺起笔直的脊背。光看容貌,他和切嗣印象中的几乎没区别,只是换了身便服,就显得很陌生了。

从旁观者的视角看,他的站姿可以说无可挑剔,加上英俊硬朗的相貌,还有一种美感。但切嗣只觉得背后发凉。

他还很清楚地记得这个男人在外衣下面隐藏的那副身体有多像钢铁机械,光是被铁棒般的手肘震敲一下,肋骨就会断了。

“当然记得。不过,你不是姓言峰吗,什么时候多出这么大一个女儿?”

卫宫切嗣笑眯眯地重新把手揣起来,决定装傻到底。


评论
热度 ( 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