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凌小径

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 冰凌小径 | Powered by LOFTER

[FGO][多CP]想要和Master交往,先要跨过我的尸体(震声)101-136

原来是在小号上连载的,现在整合回大号上继续连,就把前文整理成长帖发一下,原帖之后会锁掉

这节就搬运完毕了,之后会按正常进度更新~

*不是all咕哒君。CP很多,也不是全都跟咕哒君有关系。

可能出现的会在标签里列一下,其他就自由心证。



101

 

“经过我面前竟然不打招呼,真有胆量。”

唐泰斯揪住飞过自己面前的黑兜帽,顺势抓住后领提起来抖一抖,御主立刻像小鸡一样乖巧地不动了。

虽然还在呼哧呼哧喘气。

这景象似曾相识啊。

“我……没注意……不要生气……”

藤丸立香上气不接下气。

“你在躲什么?有我在,还有什么能让你害怕的?”

看他这个模样,伯爵感到很稀奇。虽然年轻人冒冒失失很正常,但今天藤丸立香的眼睛里竟然有一丝罕见的情绪。

他看起来尴尬得快要冒烟了。

 

102

 

“就……就是……撞见曾经喜欢过我却被我拒绝的A和现在追他的B谈起了还放不下我的事,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办?”

藤丸立香喘匀气之后蔫蔫地说。

“不怎么办,你说的不就是那个亚瑟·潘德拉贡和罗宾汉吗?”伯爵无动于衷。

“No!别直接说出来!会让我想死的!”藤丸立香绝望地喊。

 

103

 

“你可以和我约会,这样你就不会尴尬了,因为你名花有主。”

伯爵把少年放到地上,忽然语气柔和地邀约。

他不进入战斗状态时的那种文质彬彬很有迷惑性,穿着花饰复古的轻便海员衬衫和皮裤,配上那头卷发,颇有些浪漫气息,但想起他下一秒就可能全副武装的喜怒无常,这气氛就实在浪漫不起来。

“什么,你不就是想睡我吗,为什么忽然换那么文雅的词?你这样更可怕。”藤丸立香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哦,就因为你会有这种反应,所以我不会再那么说了。怎么说呢,我之前求爱的态度似乎让你误解了。上个床而已,又不是终生绑定了,你们的性观念到底有多保守?”

看到伯爵难得没有立刻暴怒,而是平静如常,藤丸立香这才从对基督山伯爵反射的恐惧中醒过神来。

“约会?迦勒底就这么大,能做什么?你总不会是要和我去打种火吧,我可不去。”

他迷茫地抓抓头发。汗水都把额发打湿了,粘得难受。

“嗯?约会只是一种两人独处的状态,一定要做什么吗?”

伯爵说着,已经很自然地揽住他的肩,手上不轻不重地带着他往另一个方向走了。

“我们这是去哪?”藤丸立香警觉。

“去我的房间啊。”基督山伯爵理所当然地说。

 

104

 

结果,和藤丸立香想的一样,基督山伯爵的房间里并没有什么有趣的东西。

大概所有的从者里,最有趣的就是罗宾汉的房间了,因为里面大多数东西都是藤丸立香自己搬过去的,他几乎把那里当成了一个玩具的仓库,甚至可以在角落找到十几盒桌游。

基督山伯爵的房间非常整洁,却也空空荡荡。只有房间中央的圆桌是亮点,桌布是雪白的蕾丝花边棉布,上面放着一组纯白金边的传统样式咖啡壶杯套件,还有一张摆好了两方阵营棋子的国际象棋盘。天晓得他到底在物资短缺的状态中从哪里找到这些东西的。

“坐吧。”

伯爵仿佛命令的欢迎词说过后,就自顾自地拿起咖啡壶做起准备来。

藤丸立香看过几次他煮咖啡,因为过程太繁琐,几乎看得睡着,最后也就闭眼等着咖啡端过来的那一刻而已。

所以约会就是叫人到自己房间喝咖啡?

那他在自己房间的时候,这个伯爵三天两头提着咖啡和点心过来逛,早就不稀奇了嘛,那时候也算是约会吗?

“怎么,看你的表情,好像在说‘居然就用这么平淡的事情招待我,这个基督山伯爵的财富和修养看来也不值一提’,是吗?”

旁边忽然平淡地飘过来一句话。

藤丸立香开始拼死摇头和摆手,然后失去平衡,从椅子上滚了下去。

 

 

 

105

 

“这不是你所希望的吗?”

看都没看狼狈爬起的少年,唐泰斯背对着他忽然说道。

“什么?”藤丸立香撞到了膝盖,还没缓过来。

“你希望的只是坐下来喝杯饮料,能和什么人在暖和的房间里聊聊天,不去战斗和思考复杂的人际关系,只是简单地躲起来休息,难道有什么不对?”

“对……倒是对……”藤丸立香愣愣地看着伯爵的背影。

这个人高挑细长的身体,怎么看都不像是武斗派。现在说话的语气,也和平时那种充满了怨恨和愤怒的状态不同。

但要说他“很温柔”,这发展方向就太可怕了,藤丸立香真怕自己没法活着出这个房间的门。

“你心怀希望地等待过某个人,希望他给你这样休憩的场所和机会吗?”

伯爵侧头缓缓地看过来。

还没等对面回答,他就已经回过头去:“不用试图揣测我所有问话的用意。更不要编造讨好我的答案。我憎恨谎言,只要你真实地面对我,我就不会生气。”

藤丸立香愣着坐了一会,忽然不好意思地低头挠挠脖子。

“希望别人照顾我……那倒没有。倒是我很想让某个人好好休息一会,只不过他从来没有正眼看过我就是了。”


106


就算提起了罗曼医生的事,伯爵也没有要一巴掌呼过来的意思。

他今天好像确实是脾气很好。

这种破天荒的好态度反而吓死人,藤丸立香越坐越慌。

不过也许这就是伯爵追求人的方式?但他不想被追求,他只想回去睡觉。

“想让他休息,不是很简单吗?你现在去完成拯救人理余下的工作就可以了。而不是停在原地,只用一些无关痛痒的活动消磨时间。”

伯爵说话的语气颇有戏谑的意思。

“那个……伯爵你今天是来催我干活的吗?”藤丸立香抬起蓝汪汪的眼珠,小心地看看他。

“不过是好奇罢了。几个月前你在吉尔伽美什的城池中冲杀到半截,不由分说地逃回来之后,就这样半死不活地装傻,可我不觉得你害怕战斗。你时常能像先知一样预测即将发生的事,却不惜要牺牲整个世界甚至自己的未来,也要保住的人,他拥有这个价值吗?那个男人到底有什么地方吸引了你,他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

桌边的少年无言地和他对视半晌,无奈地放下手里的杯子。

“要是能说的话,我早就——”

“是诅咒吗?是给了你那些情报的什么人,在背后对你下了什么禁术来限制,又或者那是你要付出的代价?”伯爵眯起眼。

“这个……”

藤丸立香左右为难地挠挠头发。

“你就理解成——我说出来就会立刻死亡吧。我确实能看见一些未来,也能从其他渠道弄来支援迦勒底的力量,可我知道未来却不能改变任何事,只是带你们走上既定的道路而已,我除了停下来,还能怎么办?”

基督山伯爵抬手触到少年的脸颊,沉默地盯着他的眼睛,看了好一会。

“你——”



107




后面的声音被一声巨响盖住了。

“哐——!”

墙碎了。

藤丸立香目瞪口呆看着高文单手优雅地提住门板,在碎裂的墙壁粉尘中大步走了进来。

全副武装,要把房间主人捶成饼的架势。

“Master,你还好吗?童贞还在吧?”他一进来,就大声地急切问道。

“……你在干什么啊?!就不能先敲敲门吗?”

藤丸立香灰头土脸地站起身,完全搞不清刚才发生了什么。

“我?我当然是来救您的。伯爵不是给你灌药,把你强行掳走了吗?”

高文看到两人衣冠整齐坐在桌边的样子也是一愣。他本来已经做好进来就立刻把御主裹进披风抢走的准备,事情却和他预想的不太一样。

“谁在瞎传谣言!我是自愿跟来的!这一个自动门很贵的,你拆了还得我去向工作人员赔礼道歉啊!”藤丸立香跳起身来。

话还没说完,他背后的魔力就陡然升高了。本来还很和睦谈话的气氛,现在完全变成了熊熊燃烧怒火焦糊味。

完了完了完了。

“掳走?很好,很好很好!哈哈哈,看看你这可笑的模样,我们两个谁更像强盗呢?”

基督山伯爵走过去,一拳就把他手里的门板捶成碎片。

“强盗说的就是您,三番五次对Master发出性骚扰宣言的先生,如果你想要诉诸武力,我也完全不会让步。请现在就让Master离开你的控制范围,不然我会尽骑士的本分对你进行制裁。”

高文把剩下的半截门也捏成渣,毫不让步地走到他面前。

两人的头都快撞在一起了。

“别制裁啦——!如果要说性骚扰的话全迦勒底八成的从者都骚扰过我,全都算账就没完了!伯爵你也冷静一点,我给你修房间!马上修!你今天到我房间休息好吗?!我补偿你,你住在我的房间!”

藤丸立香跳到两人中间,一边抱住头防止误伤,一边用背使劲把高文往外推。



108



“哈哈哈,真是够呛啊。你就不应该管他们。人类之躯和英灵不能比,他们随便挥一巴掌,你的头就会飞出去了。”

罗宾汉还没笑完,脸就被藤丸立香用芙芙的肚子捂住,变成了唔唔唔的笑声。

“你居然还笑,昨天我惨透了,好不容易把他俩拉开,结果高文又不让伯爵去我房间,两个人把我的宿舍都快打成废墟了。我那本有福尔摩斯签名的小说,差点就被伯爵给烧掉,我拼死进去抢出来的,头发都烧掉了一片,你看你看。”

罗宾汉看着藤丸立香伸过来的后颈上那片焦糊卷曲的后发,笑得更厉害了。

“所以那个伯爵到底找你去干什么?我们都以为你是被抓走的,结果居然是他请你去做客。他是不是被什么魔神附身了?”

“没干什么,就是聊聊天。大概是最近我比较颓废,他想关心一下我吧。伯爵他不是坏人,你们不要对他误会那么深嘛。”

罗宾汉耸耸肩:“我倒是没什么。我跟他没什么来往,不过,复仇者大都是捉摸不定的人物,你还是要小心点。后来他们两个争执是怎么停下来的?那两个人较真打起来的话,现在迦勒底都没房顶了吧。”

“没房顶还得了!我当然是想办法叫人来把他们拦住了啊!我怎么说也是一个御主啊,当时喊来一整个圆桌骑士团来把高文拖回去呢!”

藤丸立香还是惊魂未定的样子。

“哈哈哈。所以呢,到底是他们两个中的哪一个?”罗宾汉笑完了,忽然问道。

“嗯?什么哪一个?”藤丸立香还没反应过来。

“他们两个是在争抢你吧。哪一个人赢得了你的好感?”

“……我哪个都不喜欢啦。你问这个干吗,你是不是打算去把那个人挂在树上示众?”

藤丸立香警觉。


109

 

“Master,你为什么横着走路啊,要我背你吗?”

阿斯托尔福好奇地探头看着背靠墙两脚外八字艰难挪动的少年。

“不要,你去给我弄个马鞍来。”

藤丸立香艰辛地一边蹭墙一边说。

“嗯?马鞍和你横着走有什么关系?你要用我的坐骑吗?”

阿斯托尔福走过来,试图抱人,被严厉拒绝了。

“就……那个啥,和喀戎去玩,骑得太过头……我没想到马背这么硬……要瘸好几天了。”

藤丸立香一脸苦不堪言地摆摆手,吃力地打开房门,横着挪进去。

 

110

 

嗯???????

阿斯托尔福看着关上的房门,因为眼前出现各种妄想出来的糟糕画面而抱住了头。

 

111

 

“最近那孩子完全不来浪费圣晶石呢。”

达·芬奇发愁地看着空荡荡的召唤阵。

“嗯?圣晶石是重要的资源,节省不是很好吗?他最近棱镜什么的上交得很积极啊,几麻袋地往这边扛,上次袋子还破了,弄得地上一塌糊涂呢。”

难得在喝茶休息的罗马尼一边刷魔法梅莉的网页一边随口应付。

“但是不用圣晶石,就没有新的从者来啊!难得我这里一直在观测各种数据,勤劳地更新从者召唤概率上升的新情报呢!”

“用了也未必来新人啊。现在的人也不少,完全没有感到战力不足嘛。”罗马尼对圣晶石的话题毫无兴趣。

“那怎么可以!达·芬奇工房存在的意义就是挥霍,召唤阵的价值就是浪费圣晶石!只有多使用圣晶石,达·芬奇亲才有激情给迦勒底研制更好的设备!”

这么说着,工房主人不由分说开动机械手把罗马尼从屋里丢了出去。

“不能色诱他来花钱,你今天就别想回来工作了!”

达·芬奇还加了一句威胁的喊声。

听起来很像垃圾肥皂剧里老妈赶不成才的家里蹲儿子去工作时会用的那种腔调。

 

112

 

色诱是什么玩意啊????

罗马尼呆坐在迦勒底冰凉的地上,手里还举着基地标配平板电脑。

是要做那个吗,去找玉藻猫借一套花边围裙裸体穿上的那种?

他想了想那个画面,自己都被自己吓得一哆嗦。

“怎么连管理层都疯了,我早就说迦勒底要喷药!况且身体这东西在迦勒底澡堂子里不是都看光了吗?!”

罗马尼大叫,然后背后忽然有手插进他的腋窝,把他整个人从地上提起来。

“你说谁被看光了?我在澡堂里可是从来都好好裹着浴巾的哦?”

梅林把他轻轻地放在地上,又笑眯眯地拿起靠在墙边的法杖。

“……你好大力气啊。”罗马尼回味了一下刚刚夹住自己身体的手掌硬度。

“你怎么现在才来感慨那么老套的事情?看我徒手捶死小怪物看得还少吗?”梅林举起两只白嫩嫩的手,上下拍打拍打。

“你对于达·芬奇让我去色诱藤丸君有什么看法?你能不能用你巨大的腕力帮我把办公室的门锁给拧开?”罗马尼严肃地问。

“我觉得很好啊,我对于你这样看起来没有性功能的人类如何展开色诱这种高难度行为表示非常感兴趣。你尽管去实施,我会准备好宝具等着的,以免那孩子激动过度当场身亡。”

梅林为了加强语气,还用圣洁的表情掬起一捧子花瓣撒到罗马尼的头上。

医生举起手里的平板电脑就冲他的脸拍了过去。

 

113

 

什么!医生要色诱我?!

藤丸立香呼地从床上坐起来,接着被抽筋的两腿疼得滚来滚去。

虽然不清楚前因后果,但据旁观到的童谣前来悄悄报告,似乎确实是这样没错,医生还因此和梅林打了一架。

哇哦好兴奋哦!

藤丸立香抱着被子继续在床上滚来滚去。

 

114

 

结果等了一礼拜,罗马尼也没来。

他干脆搬到迦勒底食堂去工作了。


115

 

 

藤丸立香的视线特别扎人。

罗马尼背对着他,都能感觉热腾腾的瞪视在背后一直扎着自己。

试着从旁边的玻璃之类的倒影上偷偷看看,藤丸立香都是凶巴巴一个人坐在桌子角落猛扒饭。

好凶啊?

为什么?他有做什么事吗?

罗马尼很想去试着搭话,但藤丸立香很明显透出一股不适合搭话的气息。

上次他变成这样还是在召唤阵连遇三个三十星的时候……

想了想,他端着餐盘往不远处的大卫那边挪了挪。

“那个……请问一下,藤丸君的心情不太好吗?他怎么了?”

大卫意外地看他一眼,又回头看看远处的少年,又转头来用微妙的笑脸看看他。

“嗯???”罗马尼开始慌了。

“他欲求不满啊。”大卫一脸清爽地说道。

 

116

 

所以那个色诱的笑话到底是怎么流传出去的?!

罗马尼感觉自己本来就很淡薄的人望正在继续急剧减低至零。

感觉现在的情况是全迦勒底都知道了只有他不知道全迦勒底都知道的这种现状。

但是……但是……那孩子喜欢他的事情不是早就已经变成过去式了吗?

总不至于还会在屋里高兴到打滚地等他来做什么吧?

罗马尼冒出一身鸡皮疙瘩,急忙摇摇头。

 

 

117

 

“哟,立香……呃,藤丸君?”

被那样直勾勾的凶恶眼神瞪了几天之后,罗马尼终于还是主动去搭话了。

“嗯。”正在搬着一箱种火的藤丸立香停下脚步,罕见地没有一看到他就满面笑容。

“我……是不是有做错什么事冒犯到你啊?最近好像你都在躲着我。有什么意见就直接和我说吧。你也知道的,我这个人除了工作之外都有点糊涂,要是你愿意跟我和解的话……”

“没有。医生你完全不用理我。”藤丸立香秒答。

“呃,是,是吗。”

罗马尼直觉他和藤丸之间的问题变大了,却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处理。

“那,那我这会要去澡堂洗澡,你和我一起去吗?我可以帮你搓背……”

罗马尼还没说完,就看到藤丸立香脚底打滑,整箱种火跟人一起朝着墙就摔了过去。

 

118

 

“你这个色诱的手腕是不是太拙劣了一点——”

看着手忙脚乱捡种火的少年,梅林捂住眼睛露出眼前景象不堪入目的痛心表情。

“我没有!我就只说了给他搓搓背!怎么啦?!我也给你搓过背啊?!”

帮着捡东西的罗马尼从地上跳起来,然而对上梅林的眼神,他忽然感觉自己越抹越黑。

“那么我采访一下Master,罗曼医生要跟你一起洗澡,你心情如何?我对于人类在这种复杂状态下的心理活动很有兴趣。”

梅林弯下身,还把手杖当成话筒向藤丸立香举过去。

藤丸立香怔怔地抓住杖柄。

“今天晚上澡堂我包场了!你们谁都不许来!也不许在门口看戏!听到没有!不就是要圣晶石吗,我这里有的是,拿去就是了!”

他忽然站起身来,用拯救世界的严肃表情咆哮道。

 

119

 

“不你没有石头!你最近都不去达·芬奇那里消费了,在说什么荒诞的话呢!。”

罗马尼几乎是在藤丸立香喊到半截的时候就跳起来捂住了他的嘴。

“嗷嗷嗷呜呜呜呜哇哇哇哇!”

藤丸立香拼命挣扎,听含混不清的发音,似乎还要说更多劲爆的话。

“你什么都没听到。”

罗马尼严肃地看向梅林。虽然他对自己能不能顺利做出威吓的眼神很怀疑,不过梅林还是很解风情地提起法杖,笑眯眯转身走了。

 

120

 

罗曼医生的力气好大啊。

用力挣扎也无法挣脱他的束缚,甚至被他抱起来飞快地搬离人多的走廊之后,藤丸立香忽然意识到这件事。

 

 

121

 

“你居然……装,装弱!虽然我本来就知道你在装啦!”

终于被他放开捂嘴的手后,藤丸立香不满地大喊。

“装……没,没有啊!你在走廊大喊大叫,我当然要阻止你啦,再怎么说我也是一个健康健全,希望自己名声完好的正常成年人啊!”

医生一脸无辜,喊得比他声音还大。

藤丸立香蔫了下来。

“够了,我要一个人呆一会。”

他往地上一躺,背对着医生,不动了。

“呃……”

罗马尼左右看看,这个临时被他们占用的空房间里什么都没有,甚至没有一把能拿过来坐下的椅子。犹豫半天,他还是走过去坐在少年的身后。

“那个……你生气了?不想理我了?”沉默的气氛太尴尬,他不得不出声随便问点东西。

“不是的。反正你不要和我说话。”藤丸立香闷声说道。

“唔,唔唔……”

罗马尼抱着腿犹豫地坐着。

过了很久。

最后,他试着抬起手,摸了摸少年的头。

 

122

 

“藤丸君,到底是怎么了?我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值得你喜欢的地方,而且比起那些和你出生入死的从者们,我觉得自己也很不起眼。你是喜欢扎马尾的人吗?”

罗马尼很少有机会这样坐下来慢慢地和人聊什么私人的事情。

上一次这样做似乎是很久很久以前,久远到想不起来。以至于他现在想认真说话,反而结结巴巴的。

“你最近,都不叫我立香了。”少年嘟囔。

“啊,嗯……那个,还是用敬称好一点,我是这么想啦。”罗马尼尴尬地说。

“我从第一次在迦勒底,看到你在我房间的床上坐着,就已经喜欢你了。”少年继续嘟囔。

“啊哈哈,那是什么,一见钟情?对邋遢大叔一见钟情,这种发展太少见了吧。”

罗马尼正笑着,被藤丸立香冲背后踢了一脚,急忙闭嘴。

“别笑了。你什么都不知道。”

藤丸立香消沉地说。

“……不知道什么?是你之前总挂在嘴上的,未来的事情吗?”罗马尼正经了一些,低声问道。

 

123

 

“我曾经救过一次人理了,在别的世界。”

过了很久之后,藤丸立香忽然低声说。

声音很轻很轻,不仔细听,根本听不出来他在说什么。

“……是吗。这倒是没想到。”

罗马尼并不像平时那么大惊小怪,反而很平静。

“我说过吧,有很多这样需要拯救的世界,不仅我可以看到其他人的,其实我自己也可以在不同的世界之间切换。只是更详细的情况不能说了,不然这个世界里的我会当场死亡的。或者说,就像被强制清退的病毒那种感觉。”

“那是什么啊,哈哈哈,这可厉害了,那不就是神吗?你是何方神圣啊。”

罗马尼笑出声,却从上方看到少年把头深深埋进臂弯里。

“罗马尼·阿其曼,你这个大骗子。”

藤丸立香堵着鼻子,呜咽着说道。

 

124

 

罗马尼震惊地挺直了腰。

他不可思议地低头看着蜷缩在身边的人,几乎过了好几分钟才清醒过来。

“你连这个……都知道了。”

“世界拯救了,那之后又开始了新的故事,能遇见新的从者和人,可是我的时间好像停下来了。那之后,在那个世界里,不管是在迦勒底看到你以前的录像,以前的照片,还是看到你值班的管制室,我都会痛苦得受不了。最后,我就逃到这个世界来了。”

藤丸立香的闷声从臂弯里传出来。

“……是吗。”

罗马尼又摸了摸他的头。只是这次的力道稳重许多。

“傻孩子。”

他柔和地说。这声音几乎不像平时的他,却是藤丸立香所熟知的。

“喜欢一个没有未来的人,自己也会变得没有未来的。你想在这个基地里呆一辈子吗?”

藤丸立香疲惫地坐起身,眼睛还红肿着。

“可以啊,如果能和你在一起的话。”他哑着嗓子说。

 

 

125

Master和那个医生在男子澡堂度过了一个愉快的夜晚是怎么回事?!

明明是Master的骑士,我怎么不知道!

不仅没有阻止,甚至没有偷看到Master的裸体!

高文在后悔与内疚缠身的烦躁中在卧室里做了一千多个俯卧撑。

126

找到藤丸立香的时候,高文发现他正靠坐在房间门口睡觉。

不知道为什么没人叫醒他,也不扶他去床上睡。

最近高文经常会碰到御主在角落爆睡而无人看管的情况。不知道是没人发现,还是因为御主长期无所作为而渐渐降低了存在感,总之感觉他在迦勒底的地位日益低下了。

……蜷缩在门边,看起来有点可怜啊。

高文弯下身,想伸手碰碰少年的肩,但还是把手收了回来。

他这么累,难道是那个医生对他做了什么……

不不不。

那条流言,本来想立刻核实的,但当时高文无奈从任务脱不开身,等有空了解时,却没人说在澡堂见过他们两人。

所以这种奇怪的内容到底是从哪里传出来的啊……

“Master,地上很凉的,还是进房间去睡吧。”

他尽量用轻柔的声音说道。用手推醒太鲁莽,能让藤丸在没有察觉被呼唤的情况下自然醒来当然最好。

“呼……”

少年鼻息沉重地猛睡,动都没动一下。

“Master,发呼符啦。”

高文贴在藤丸立香的耳边轻声说。

靠在门边的少年就像屁股被高压电打到一样,整个人都弹了起来。

“什么发呼符?!谁发?在哪发,发几张?!”

看到说话的人是高文时,藤丸才终于惊醒过来,反应过度跳起的姿势收不住,一头撞进了他的怀里。

“哈哈哈,这要去问达·芬奇女士,如果您这个月还没有用棱镜买东西的话。”

高文笑着单手把他捞了起来,提着往屋里走进去。

127

虽然听到感兴趣的事情会醒来,但把少年放到床上之后,他又立刻睡过去了。

他是得什么病了吗?就算驱使英灵再劳累,这种频繁的睡眠也不正常吧。

“……又是这样啊。”

打量蜷在床上的人,高文给他盖着被子,心里有些隐约的担忧。

他最近时常产生毫无根据的幻觉,好像不知何时藤丸立香会不打招呼地从眼前永远消失。

虽然经过之前无数场的并肩战斗,他知道这个御主勇敢,有指挥力,虽然魔术造诣不高,对于如何运用从者却熟稔于心,在绝境中冷静得不像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几乎可以说是拯救世界的最佳人选了,但不知为何却一直透着微妙的不安定感。

是因为他和御主近距离接触太多了吗?还是身为骑士特有的对主人的直觉呢?

高文弯下身,把卷成一团的藤丸重新抱起来,摆成舒服些的姿势。

“我就在这里,等您醒来。”

他附身对少年轻声说道。

“我相信您会醒来的。”


128

藤丸立香醒来时,屋里很暖和。

迦勒底的温度是由精密的中央空调控制,按理说房间不会有冷热变化,但他还是感到不知从哪有温热的空气流动过来。

迷迷糊糊地坐起身,他颓废地把下巴耷拉到胸前,呆坐一会,这才意识到身边还有人。

“嗯?醒了吗?”

坐在床边看书的男人转过头来。

藤丸立香迷茫地看着他那双在床头灯光下有些发蓝的绿眼珠,半天才终于有了反应。

“原来你还会看书啊。”他纳闷地说。

“我识字的,Master,我可是骑士啊,您以为我是文盲吗?”

高文托着书笑起来。他看书的姿势仪态端正,脊背笔直,好像手里托的并不是藤丸随手扔在床头柜上的冒险小说,而是皇帝下达的重要指令。

“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我没见过你安静坐着读书啦。别剧透啊,这本我还没看完呢。”

藤丸立香摇摇头,好像要甩掉什么沉重的东西,看来过度睡眠让他很不舒服。

“嗯,很有趣,我也只看了一半。”

高文合上书,小心地放回柜子上,又关心地回头看看藤丸。

“Master,这些天经常睡着呢。你还好吗?该不会和上次虚月馆的事件一样,又是被卷进什么麻烦里了吧?”

“没有啦,就是那个,为了龙马……”

“……嗯?”

高文吃惊地看着露出大事不好表情紧紧捂住嘴的藤丸立香。

“没事,什么都没发生过,你一个字都没听见,你有听见我说什么吗?”

藤丸立香凶恶地瞪着他说。

“……完全没有,Master。”



129

 

“YES!YES!”

全迦勒底的人都看着藤丸立香一反常态高举双手在基地里从一头跑到另一头。

他最近每天不是睡觉就是找人聊天,毫无干劲地收集点种火已经是最大量的活动,连达·芬奇都开始昏昏欲睡,懒得再给商店里上更多的货。

这么振奋的状态真是难得一见,全基地都跟着骚动起来。

“他怎么了,人类最后的御主终于疯了吗?”

卫宫放下手里的锅子,到厨房门口探头看正在餐厅里举着童谣转圈圈的少年。

“不知道,他一直在喊夏天来了。我估计就是那个吧,去年夏天也有过的。”旁边撑着头看报纸的杰基尔都懒得跟着去围观。

“哦,女人们又要穿得很暴露了吗,真麻烦啊,吃饭的时候好歹把衣服穿好吧,穿着比基尼来迦勒底食堂就餐,我也是挺困扰的。”

“是吗?泳装还不错吧,成天都是盔甲,换换衣服不也挺好吗。”杰基尔扶扶眼镜。

“穿着泳装容易受伤啊。还有那些泳装来厨房帮厨的,看起来就很容易烫伤,都被我赶出去了。”卫宫冷淡地说。

“……你生前女人缘很不好吧?”杰基尔同情地看他。

“嗯?啊。不能算不好。不过……别提了。”卫宫垂下眼神,继续搅锅去了。

 

 

130

 

只有罗曼医生明白藤丸立香为什么那么兴奋。

这个御主为了他放弃了推进未来的可能,导致有很多本来可以发生的情况也发生不了了。虽然在藤丸立香的认知中,“其他世界”里应该是有很多大事件需要他参与,但在这个迦勒底所处的情境中不行。

藤丸立香这次如此激动,应该是因为终于有了一个和其他世界同步发生的事件吧。毕竟夏天是个无关世界是否毁灭都会到来的概念,只要时光继续流逝,就必然会有更多个迦勒底的夏天。

“来,穿上。”

让罗曼医生奇怪的是,这明明是和他没有关系的事情,藤丸立香却专门前来拜访,严肃地把手里的袋子摁到的怀里。

“嗯……我能问问这是什么吗?”他很谨慎地没伸手拿起来。

“泳衣。确切地说是泳裤。放心,是迦勒底通用款男式泳裤,不是那种小紧身三角裤。”藤丸立香严肃地说。

“……嗯?我为什么要在医疗室里穿泳裤?”罗曼医生下意识地护住自己的胸。

“就……反正我想看啦!接下来你又不会跟我出去玩,你就在这里穿一下给我看啦!”

藤丸立香像吃了兴奋剂一样凶恶地提起袋子就向他扑了过去。

 

 

131

 

罗宾汉有种不祥的预感。

他觉得藤丸最近看他的眼神不太对,动不动就嘻嘻嘻地笑。

他汗毛倒竖去问到底怎么回事时,藤丸立香都是一副“你在说什么啊没有哦”的装傻反应。

总不会是又要给他吃圣杯吧。可是最近都没有特异点,就算是御主,也没那么多的储备给他分配啊。

“啊……万万没想到,居然是因为这个。”

站在夏威夷机场的地面上,他低头看着自己的泳裤,终于明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罗宾,看这里看这里!”

藤丸立香不知从哪掏出了相机,根本顾不上管旁边的人,连BB说话都听不见了,在夏日版本罗宾出现之后就开始咔嚓嚓狂拍个不停。

“啊……那个……Master,你不是不喜欢我吗?为什么我觉得你现在兴奋得不行?”

罗宾汉呆呆站着,忍不住问道。

“谁说的!我最喜欢罗宾啦!YES!把你的外套脱下来让我拍一张!啊对对,干脆把鞋子也脱掉吧!”

藤丸立香高举相机喊道。

 

132

 

Master,你这样胡说,我会心跳加速的啊,真是的。

 

 

133

“哦,哦哦好软。哦哦哦——”

藤丸立香先是坐在宾馆房间的床上试试,然后很快就在床上打起滚来。

罗宾无奈地在旁边看着,等到他快滚下床了,才过去伸手拦住。

“Master……虽然你可能是第一次住豪华套房,不过没必要激动成这样吧,别人看到或许会嘲笑你没见过世面哦?”

他从上往下看着,藤丸立香还在一脸傻笑,脸颊浮着上蹿下跳之后的红晕。

“按理说人理拯救前,全世界都是即将崩盘的状态,我在迦勒底里都快憋死了,想不到能出来玩,就当成是做个美梦也好啊。”

藤丸立香继续抱着枕头滚动。看他这样子,确实非常高兴。

“嗯……确实,我也觉得奇怪。为什么忽然能坐飞机来夏威夷了,按理说世界还在毁灭前的状态啊?这是你之前说过的那个吗,因为其他世界大都已经拯救过人理了,所以时空开始错乱了?”

“说错乱也太不吉利了,就当成是其他世界带来的福利不好吗?反正结束的时候,还是要回到原来的迦勒底就是了。”

藤丸立香趴在床上,举着手里的相机看刚刚拍的各种照片。

“嗯……不过,Master高兴就好啊。我很久没见你这么高兴了。感觉最近越来越萎靡,我还想着什么时候能找你谈谈呢。”

罗宾汉在他身边坐下,犹豫片刻,伸手摸到他的头顶。

藤丸立香完全没有对他的触碰产生什么反应,还在很开心地看照片。

……既然这样。

罗宾汉缓缓摸着藤丸的头,看着卷发在自己的手指上缠住又松开。

糟糕,好高兴啊。

都是这小子的错,害得他也情绪高涨起来了。

夏日,阳光,海滨,豪华套房。只有他和Master在床上。

接下来可要怎么收场啊。


134

 

不过归根究底,藤丸立香喜欢的是别人。

罗宾汉想到这一点就会冷静下来。

实际上他本来就是那种不容易热血上头的人,大多数冲动也就只是想想。

之前强吻Master被掌掴的记忆还鲜明得很呢。

“啊——不过这是BB搞出来的事情,怎么想之后都肯定很辛苦。啊——我不想劳动。我想躺在沙滩上晒肚皮。”

藤丸发出丝毫不适合人理救星的懒散声音,把相机丢到旁边,脸埋在软软的枕头里发牢骚。

“哦,是吗,那你要和我偷偷溜出去约会吗,Master?我们去潜水,抓海星和螃蟹。”

罗宾汉笑着随口一说。

说说反正不要钱。

直到他发现藤丸立香两眼亮闪闪地忽然坐起身来。

 

135

 

“什么,你是说出去玩吗?咱们两个单独去?”

藤丸立香直接跳过了约会的字样直指核心。

“啊,嗯。当然了。”

对话来得太突然,罗宾汉发现自己竟然没有心理准备,连语句都简短起来。

“哇,太好了!我还没来过夏威夷呢——不对,来迦勒底前,我也没有出过国。我见过的最大的水面是城市公园的人工湖。罗宾你去过海边吗?啊不对,我问的真是废话,我们都去过俄刻阿诺斯了。”

“啊,那个不算啦。美丽的海景……我也很期待啊。你觉得我生前这样的背景,有可能体会过悠闲的海滨度假吗?”

“哈哈哈,所以BB给你换了衣服,你很高兴嘛。”藤丸突然扑哧一声笑起来。

罗宾汉也跟着笑了。

他忽然意识到,他和藤丸很久没这么坐在一起聊天了。

他属于第一批应召的从者,刚来的时候,这里缺粮少兵的情况,大多数现在才进入迦勒底的英灵是体会不到的。那时候藤丸虽然就已经对于战斗非常熟悉,却还经常满身是伤地归来,罗宾忘不了少年坐在特异点尸横遍野的焦土上,笑嘻嘻地一边自己给自己擦药,一边和从者们悠闲自得搭话聊天的样子。

或许很多迷上藤丸立香的人,都是被他这种奇妙的气质所吸引吧。

“哦!所以你有什么点子吗?我觉得不可能绕开其他人的……尤其是玛修。”

在罗宾汉出神的时候,藤丸立香还在兴致勃勃地发展话题。

“Master,你这么说,女士们会伤心的。”罗宾汉笑着逗他。

“不被她们发现就没事。靠你了。”藤丸立香严肃地拍拍他的肩。

 

136

 

这是什么?上天的眷顾,还是BB的阴谋?

罗宾汉看着盖过脚背的海浪卷来卷去,有种不真实感。

他旁边的藤丸正在狂热地掏着沙洞。

“Master,你这是在做什么?掏再多的沙子,BB也不会给你奖励哦?”

他走过去低头看,藤丸已经用沙子捏了一个水盆大小的半圆鼓包,旁边空地上又捏了两个小尖尖。

“看!这个是迦勒底!这两个是我和你。”

藤丸立香满手沙子地指着地上的灵魂雕塑兴高采烈地说。

“噗。”

罗宾汉一时没防备,笑声没忍住。

“我觉得捏得挺像的啊!你看,我还放了你的鸟。”

藤丸立香指了指其中一个小尖尖。那上面有颗小石子。

“哦——原来是这样。那么我和你正在干什么呢?迦勒底可在雪山上,很冷的。”

罗宾汉憋着笑蹲下来,捧场地问下去。

“呃,我不知道。可能在打雪仗吧。”

玩乐完全没有经过大脑的藤丸迷茫地看着自己的作品,发现自己也搞不清自己想表达什么。

“Master真够可爱的。”

罗宾汉看着他笑道。

“还行吧!我心情好的时候就是这么可爱,等回去说不定就又颓废了,你要珍惜。”

藤丸立香大咧咧地毫不谦虚接受夸奖,啪啦啪啦拍拍手上的沙子,脱下短袖衫,只穿着里面的背心,高举双手甩着衣服在沙滩上赤脚跑来跑去。

哇这是什么。这果然是上天的赏赐吧。

罗宾汉看着藤丸立香头顶被明晃晃的阳光晒得发金的发丝,还有他颈侧汗水的反光。

希望时间停在这一刻就好了。这种老套的台词——

原来是这种感觉啊。



评论 ( 3 )
热度 ( 20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