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凌小径

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 冰凌小径 | Powered by LOFTER

[双花/生贺]500米的离家出走

可喜可贺赶上了(躺平




张佳乐听到电话接通的时候其实还没想好要说什么,所以在对面说了声「喂」之后,就陷入了尴尬的沉默。

一般会把这种无声电话当做信号不佳挂掉重拨吧?或者是骚扰电话?张佳乐漫无边际地想着,思绪都跑出去老大一圈了但还是没有开口说点什么。

对方却也没有挂掉这通明显蹊跷的电话。

可能也不能算是无声,因为张佳乐所在的地方很是吵闹,又是用没有降噪功能的老式座机拨出的,掺杂着吵闹笑声和呼喊应答声的背景流行音乐,大概是被电流全部传了过去。

「我知道了,老地方,我会把货带过去。」

还没等张佳乐反应过来,电话突然就被挂掉了。

……等等等一下,孙哲平你刚刚好像说了什么听起来很危险的话???

张佳乐赶紧手忙脚乱地按了一次重拨,确定刚刚自己打的是孙哲平的手机号,但这次,一直没有被接通。

老地方?

货?

为什么这两个关键词联系到一起让人觉得会有什么不该发生的事情?

明明店里的空调温度很低,但张佳乐的后背却开始出汗。

但也许是因为他刚刚灌了好几瓶啤酒的关系,后劲这会儿才发出来。

会联想到危险的事情,肯定也是因为酒精的影响,让脑子无法正常地思考,比如说他只是在说一件普通寻常的交易。

虽然现在是晚上,但起码还没到半夜的程度嘛。

就算是现在有什么需要送「货」的交易,也有可能是晚上开张的店铺需要的……不不不不会是那种东西,除了酒吧还有很多正常的店啊,比如这里这种烧烤店什么的。

他伸手把还剩了小半瓶的啤酒拿过来直接倒进嘴里,结果因为分神呛进了气管。

蹲在桌边咳了半天之后,连头上都变得大汗淋漓。

他的脸发烫得厉害,咳嗽导致缺氧的大脑更是一片混沌。

现在去阻止他还来得及吗?未遂的话是不是可以宽大处理?

张佳乐没发现自己已经把孙哲平判定有罪了。

他把冰凉的啤酒瓶贴到脸上滚来滚去,估算着他如果挂下电话的时候已经出发,现在赶去肯定也堵不到人,而且看来他的手机被扔下了,打过去也不顶用。

那么『老地方』是哪里?

为什么会有连我都不知道的『老地方』存在?

不,不应该会有这种情况,那么肯定是我知道的地方,会是哪里?

冷静下来,好好想想会是哪里……?

张佳乐闭上眼睛,却什么都想不起来。

那也是当然的,他们住在一起,每次出去都是一同出门,去的地方除了俱乐部、网吧、超市、餐馆,也没有什么更奇怪的地方了。

难道说就我不在的这点时间,他就做起了危险的事情?

混蛋孙哲平!居然背着我做龌龊的事!

张佳乐闷闷不乐地趴在桌子上,完全忘记自己用店里的座机给孙哲平打那通无声电话的原因了。

——他离家出走了。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离家出走,起因什么的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这次孙哲平居然没有出来找自己!

不甘心地打电话过去,想至少能听到那个人着急的声音,但除了一个漫不经心的『喂』,居然还说了莫名其妙的话。

因为那句话在这里担心了半天的自己……他一定不知道。

越是这样想,张佳乐就越是变得沮丧。

不应该任性的……他抓了抓头发,有几缕头发从领子跑了进去,拉扯出来的时候都带着湿漉漉的水汽。

他想回去洗澡。

想用自己喜欢的洗发水和沐浴露。

还有孙哲平的毛巾。

张佳乐下好了决心,用纸巾胡乱抹了一把脸,站起来朝店外走去。

他要结束这次的离家出走。

「这位客人,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张佳乐头都懒得回,摆了摆手,「账先记着……」,但突然意识到那是谁的声音。

「果然忘了东西?」

孙哲平正接回老板的找零,手里还提着一袋塞得乱七八糟的零食——那肯定是用来贿赂我的,张佳乐笃信。

「我以为下次要去牢里看你了!」

张佳乐泪汪汪地就扑到了孙哲平身上,后者的眉毛挑了一下。

「我大概知道你怎么会想到那里去的,不过能不能别把鼻涕糊我衣服上?」

虽然这么说,但他还是拉起T恤把张佳乐的脸擦了一遍,「先回去好吧。」

「嗯。」

张佳乐没有放开孙哲平,生怕他离开自己就会去做错事似的。

还好这里离家不远,也就五百米的距离,拖着这么大一人走路也不至于被围观。


「老地方?」

张佳乐洗好了澡坐在沙发上,翘起腿让孙哲平给他按按。

「那家烧烤店啊。」

孙哲平没用太大力气,否则张佳乐会控告他虐待。

「货?」

孙哲平指了指那袋零食。

「你怎么知道我在哪里?」

这副审问的架势,哪像是离家出走的是他自己捣鼓出来的事。

「你用他家外卖电话打给我的啊?」

「……」

张佳乐无声地踹了孙哲平一脚,但被轻松地接了下来。

他决定下次离家出走再走远一点。

比如一公里。



FIN。

评论
热度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