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凌小径

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 冰凌小径 | Powered by LOFTER

[Fate/Zero/SN][红切]亡者并非一切终结之人 22


“我不会得寸进尺随便提价,但是我也不相信约定之类的口头协议,”黑衣英灵将手指在手臂上点着,思考了一会才继续说下去,“那么,就让我看看你的一样宝具吧。包括效果和真名。”

“哈哈哈,这已经算是开到天价了吧。”Archer抬起眉头不可思议地看向他:“这条件,怎么看都不太划算。”

“怎么会,非常公平吧,因为你已经见过我的这个了。”

Assassin说着,抬起覆盖手套的细长手指,轻点了下眼上的罩布。

接着还没等对面的青年继续答话,他就将点在眼上的手指抬起,向前意有所指地掸了下:“不要说你听不懂。好歹也是交手过的,我知道你头脑很清醒,没有必要在这种事情上装傻。”

Archer看了他片刻,不能认同地摇摇头:“……哎,但是话说回来,就算我答应你的要求,我们之间也还是仅止于口头协议吧。你这样也不能算是有诚意的表现啊。”

“什么,原来是在担心这个吗?”

Assassin却对这句质疑轻描淡写地侧了侧头,接着转过身微弓了一下腰,就轻巧地跳上了防护栏顶端。

“你这是要做什么?”Archer意外地抬起头看他。

“在这里等我十分钟左右。”

黑衣英灵却没多解释自己的行动,只是低声简短地说了句,接着瞬间灵体化消失在空气中。

“……?”

因为对方以灵体高速离开,就算视线追踪也没有多大意义,Archer茫然地抬起剑眉愣了片刻,也只能疑惑地耸耸肩,转身靠在护栏上,耐心等着看对方到底打算干什么。

停止了对话后,周围的声响迅速变得明显。顶层的风很大,呼啸的风声将他的衣襟打得猎猎作响。

在这样的嘈杂之中,Archer自嘲一般地发出了只有自己能听到的苦笑声。

虽然设想了不少在见面时可以说的话,不过想象真的成为现实之后,两人间的对话并不如预想中的困难。事实上,在英灵卫宫士郎的记忆中,切嗣也只存有短短数年的单薄记忆,与其说他记得的是这个人,不如说那个身影只是成为了类似执念一般残缺的符号,强行黏着在他的心中而已。

他并不熟悉作为一个杀手战斗着的,充满敌意和锐气的卫宫切嗣,也从未能够和这个男人站在平等的立场上,作为一个成年男性进行不带偏见的对话。

因此现在他更像是在结识一个陌生人,而不是曾经和自己朝夕共处的父亲。这种感觉真是异常微妙。

“……啊,毕竟在我长大之前,你就已经不在了呢。”

抬头看着透出青蓝色的天空,Archer眯起眼睛习惯性地咧起嘴角,无法形容此刻自己的心情到底是轻松还是变得更加沉重。

切嗣回来得很快。

约定的十分钟还未到,黑色身影就再度于原先站立的地方闪现。没有任何解释和客套话,他抬起半握起来的右手向前伸出:“你的手伸过来。”

“……?”Archer仍然推测不出他之前到底是去做了什么,只能姑且按照要求将自己右手向上抬起做出类似握手的动作。

Assassin摇摇头,像是对他的理解力很不满意似的,抬起另一手握住他的手腕,将掌心翻转向上,接着右手扣在他的手指上,往其中放入了一团有着丝绢触感的柔软物件。

“这是……”

看着手中的东西,Archer骤然睁大双眼,片刻后才紧皱起眉头。

之前少许的困惑立刻消散,警惕转为温度急剧降低的寒冷窜遍全身。

他手里的是——

一条缀着漂亮黑色绸缎蝴蝶结的发绳。

仅仅这样一件饰品的话对于英灵来说没有任何价值,但追溯至其主人的身份的话,只是稍微想想就可以让红衣从者冒出一身冷汗来。

“Assassin,你……”

“放心,只是摘下来而已。对那个女孩来说,大概只会像是被树枝勾到的感觉。来这里之前,我为了以防万一,已经确认过她所在的位置了。”

英灵切嗣平淡地打断他的话,视线隐藏在血红屏障之后无法看透,声音也毫无波动,就像刚才只是去散步小憩了片刻而已:“我说过了,我既然来,就不会忙着走。如果没有起码的谈判意愿,我早就对你的Master下手了,不是吗?”

眯起眼睛紧盯了他片刻,Archer还是将发饰紧握入手中收了起来,脸上的散漫一扫而空:“说得也是。”

“那么我也表达了你要求的诚意,之前的话题就继续说下去吧。”


评论
热度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