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凌小径

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 冰凌小径 | Powered by LOFTER

[Fate/Zero/SN][红切]亡者并非一切终结之人 21


士郎参加战争的动机不得而知。继承了父亲遗志的少年,难道是想要完成消弭纷争的愿望才追求万能的许愿机吗?

“士郎,圣杯早就已经……”

切嗣说着,又将双唇紧闭起来。

就算他在这个无人的地方倾诉心声,话语也不可能传达到儿子的那一边去,还不如冷静下来好好思考接下来的行动。

……要不要试着和士郎对话?

心里忽然冒出这个念头,切嗣被自己吓了一跳。

他有很多问题都需要确认。是否已经有过对战,有没有受伤,以及到底怀着何种目的坚持留在战争之中,不愿躲入教会放弃参战,这些问题,如果不听到那个孩子亲口说出的答案,实在是无法释怀——

但是,又不能让士郎知道自己的身份。如果士郎知道父亲竟然在这场战争中成为了敌方的一员,那受到的冲击大概也不会比切嗣本人少。

“还不能……”

还不能在这里放弃。

令人质疑的问题多得像山一样高,需要确认和着手解决的事情才刚刚开始。

切嗣抬起手来,轻点着双目之上的时之御带,低声说出发动加速魔术的咒语。最初的惊愕与痛苦渐渐被压回心中,就像是为了避免彻底崩溃的自我保护一般,他强迫自己的大脑冷却下来,开始从另一个角度重新审视身处的战局。


××××


新的一天来到时,天气忽然转暖了。

阳光从厚重的云层中流泻下来,目之所及的景物看起来都鲜亮了不少。虽然呼啸的风还是一样凛冽刺骨,但这个死气弥漫的城市总归是重获了些许生机。

Archer站在高楼顶端,与昨天身处的相同位置,垂下眼神俯瞰着下方的街景。

按照和Assassin的约定,他此刻正耐心等待着对方的到来。

昨天那段擅自离开的时间并没有引起凛的注意,而他也并不想针对这件事情做出任何说明。可能的话,与Assassin的交流完全私下进行就好了,否则那位胆大得总让人担惊受怕的大小姐要是更深入地查探下去,也会开始怀疑起自己的Servant的真实身份了吧。

想到这里,一股淡淡的危机感忽然轻触了一下脑内的神经。

直觉地中断了思路,他转过头来看向身后的空地。

“沙。”

几乎是与此同时的,一声轻响伴随着淡薄的魔力气息漫散开来。在这其中,裹着黑衣的精瘦身影毫无征兆地现身了。

……真不愧是以隐蔽气息见长的Assassin啊。如果刚才反应再慢一步,就会变成自己背朝敌人的危险局面。

心里这样想着,Archer的脸上却还保持着闲散的神色:“你迟到了,切嗣。”

“会吗?我想大概是你自己制定的时间标准错误了吧。”

前来赴约的男子没有了昨天的杀气,两手空空并未持有武器,回答的声音都显得平静许多——虽然其中冷冰冰的态度并无二致。

“嘿,不管怎么说,是我这边提出的邀约呢,主人多等一会客人倒也没什么不好的,”Archer咧起嘴角,抱着手臂侧身靠在旁边的防护栏边,“那么,关于昨天的讨论,你的答复如何?”

“不用这么着急,既然来了,我就不会忙着走。在那之前,我有些事情要问你。”

Archer意外地挑起眉头:“哦?我以为你对我说的话没有信任感呢。”

“虽然是没有,但是即使是谎言也没关系。我只是要听听你的回答。”黑衣男子的单薄声音仍旧缺乏起伏,让人听不出话语背后的深意。

“……那么,你要问什么?”

“首先是你们的策略。会现在就来寻找帮手,你们显然是把攻克Berserker的事项放在了前面,但是对他的战斗肯定会造成巨大消耗,之后的战役你们打算怎么办?”

“哦,并不是要立刻就去对付他,这只是个预防措施,”红衣武者笑了笑,“毕竟对手强到这个程度,对战的时候只要失败一次就没有挽回的机会了,以无法躲开的前提来准备才是正确的。当然,如果在现在这种时机对上Berserker的话,我们这边大概会选择保存实力的战斗方式吧。”

Assassin侧了侧头,走到他旁边,也将脊背靠上栏杆:“怎么说?”

“就是保住小命然后逃跑的意思。这可不是在开玩笑,那个赫拉克勒斯,如果不打起精神迎战的话,逃跑的机会都找不到呢。”

“哦,你的主人也是一样的想法?”

“差别不大。她也是个素质不错的魔术师,实力的差距之下首要的事情是保命,这一点她还是明白的。”

听着他的解释,Assassin略微点了点头:“这样的话,我倒是可以认同你们的策略。”

“哦?这可真是个让人深受鼓舞的回答啊。”

黑衣英灵将嘴角弯了弯,对Archer故意表现出的夸张反应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别这么快就高兴起来。既然是你们提出的邀请,总得拿出相应的诚意不是吗?”

Archer抬起眉头,片刻后反应过来似的努努嘴:“当然,你可以提你的条件。”


评论
热度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