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凌小径

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 冰凌小径 | Powered by LOFTER

[FATE/切金]别再来冬木市了! 10



切嗣猛然睁大眼睛,左耳的确捕捉到少许迅速放大的噪音。

轰轰隆隆,就像滚雷一样,从天际飞驰而来。当他举枪看向那里时,耀眼的电流裹挟着一辆华丽战车傲然冲出云层。

Rider!

切嗣还没等那辆踏着雷电铺就的道路,仅是前进就威震四方的战车落地,心中立刻得出了结论。上面所坐的巨汉和一个瘦小的青年,都通过高倍率的瞄准镜落入眼中,谁是从者简直一目了然。

战车轰然在孤独站立的等待者面前落下。狂风将盔甲人头顶的长鬃毛撕扯得像蛇一样狂抖,但这个人却毫无反应,头都没有抬过。

“哟,英雄!”

车上的巨汉哈哈大笑着开口了:“看来没人回应你的盛情邀约啊?太可怜了,就让我们来好好畅谈一番吧!先将这碍事的头盔摘下如何?面对王,这可是大不敬啊。”

切嗣下意识地抿嘴满意地笑了。

寒风根本不算什么,一次能见到两个正牌的英灵,这一趟非常划算。如果之后两边能够争斗起来,就算是互相试探,也能拿到珍贵的情报。

“啊——?!那个红胡子野牛,在说什么放肆的话?!在本王面前,竟然还有杂种敢称王?”

他忽然听到背后传来了怒不可遏的男声。这不是魔力传递的灵体化发言,而是实实在在震动空气的吼声。

切嗣脸上的笑意立刻随着寒风散去了。

“Archer,别实体化啊。你灵体化不就是为了让他们看不见你?你只是在单方面偷看而已。”他绝望地说出了这个大家都应该知道的常识,“作为一个最古的英雄王,你就不能大度点吗?”

“没有立刻将那两个寒碜的杂种碎尸万段,不是已经足够大度了吗,”从者挑剔地扬起下巴,“你在害怕了,切嗣。哼,真是从里到外都像老鼠一样的人啊。”

切嗣摇摇头,继续转头观察着战场。Archer虽然是实体,却没有放出力量,暂时放置不管也不碍事。

他派遣过去的使魔已经飞抵了目的地,现场的声音可以通过魔术清晰地传入耳中。

“让你看我的真实面目,你就会与我比试一场吗?”盔甲人经过长时间的沉默终于开口了,出人意料的是,那是一个沉稳安定的男声,并没有与战甲上缠绕的魔力相称的气势,听起来颇为落寞。

“这个嘛——吾伊斯坎达尔也是要挑对手的,不是人人都能得到与征服王切磋技艺的机会,但如果你是个值得尊敬的对象,那其他的要求都好说,好说。”

切嗣皱起眉头,对于自己终于能够确认Rider的真实身份而心情复杂。如果自己契约的是其他更容易顺从的英灵的话,现在肯定已经松了一口气吧。

盔甲男子沉默了片刻,却没有卸下头盔:“你没有任何战意。既然没有开战的打算,就不必互相浪费时间了。”

“别这样嘛,既然都跨越了时空的隔阂在这里相见了,怎么能不好好坦诚地聊一聊呢?”巨汉仍然不愿放弃,“而且,早晚都是要一战的,何必这么急着削弱实力?”

“到底谁会削弱,还不好说呢。”盔甲男冷冰冰地低声说道。

“这两个杂种像女人一样没完没了。”吉尔伽美什恼火地抱怨起来。

“……”切嗣思考了几秒,还是理智地选择了沉默。

接下来发生的事证明他的选择是正确的,吉尔伽美什在看到胶着的局面后,不耐烦地环顾一圈,然后忽然抬起了手。

切嗣还没来得及看他到底是打算做什么,一道肉眼几乎分辨不清的细长光痕就闪烁而过,没入远处的阴影之中。

那是货真价实的宝具划出的魔力光芒。

就算是切嗣这样的人类,近距离时也感到巨大的杀气和压迫感扑面而来。更不用说是两个站在下方进入备战状态的英灵。原先和平对话的状态立刻中断,巨汉反应最快地抬头望向了切嗣所在的方向。

切嗣反射地猛蹲下,让自己彻底隐蔽进阴影中。虽然知道以对方的角度,这里应该是死角,但躲闪的本能已经刻进了他的体内。

【你在干什么?!】不得已之下,他只能用魔术传音给从者。

“怎么,你没发现吗?”吉尔伽美什迎着晚风百无聊赖地抬手抚起金发,“那里蹲着一只更加让人生厌的臭虫。如果说你只是令人不快的话,那种渣滓就算只是进入本王视野也会脏了眼睛。干脆在办正事之前先清理掉。”

【……】

切嗣皱皱眉头,举起瞄准镜朝着他示意的方向看去,不由得抽了一口凉气。

一个戴有白色骷髅面具的黑衣身影,正被长剑钉在身处的屋顶上。大概是还没意识到就已经被刺穿,这个影子还保持着半蹲的姿势,因为有武器的支撑而没法倒下。

而这幅景象,想必也已经被下方的两个英灵——以及他们各自的Master所看在眼里了吧。

切嗣深深叹了口气,知道今天自己的枪大概是没有用武之地了:【那是……Assassin?】


评论
热度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