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凌小径

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 冰凌小径 | Powered by LOFTER

[FATE/切金]别再来冬木市了! 07




“这句话该本王问你,你倒是又有什么不满了?”

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金发青年像是从开始就坐在这里一样气定神闲,手里还举着不知哪里来的金色酒杯:“居然还想着将本王像物件一样推给他人,什么时候这种事是由你做主了?”

“一开始就是。本来召唤你的事情就是由我亲手画出召唤阵,亲口念诵咒言的,”切嗣吃力地活动着几近错位的脖子,“话说你明明在机头吹风,难道其实一直都在偷听这边的说话声?”

“这种距离,就算不想知道也得知道!你这杂种从来就没有派上用场,就只会丢尽本王颜面,埋在女人怀里哭鼻子!”

“我埋在我老婆的怀里到底是关你什么事了!”切嗣终于忍不住提高声音。

“居然敢自称冷酷的魔术师杀手?本王这样天上地下仅此一人的大英雄居然要成为你这没用杂种的从者,简直是奇耻大辱!虚伪至极的渣滓!”

明明是自己挑起话题的,吉尔伽美什却显得比对方更加恼火,手指猛地攥烂座椅的裹布,插进海绵里咆哮起来。

就在这时,一直茫然旁观着的爱丽忽然拍了下手,突兀地打破了两人剑拔弩张的火药氛围。

“啊。我懂了。”

金发男人朝旁边瞥了一眼:“什么?女人,要是胡乱说话惹怒了本王,就算你是马夫也一样照杀不误。”

爱丽眨眨卷翘的长睫毛,接着爽朗地张开双臂。

“……啊?”吉尔伽美什危险地挑起半边眉头。

爱丽单纯地绽开笑脸:“你很羡慕切嗣吗?没关系,这么想抱抱的话我也可以……”

切嗣猛地从座椅上弹了起来,一把将她张开的双臂摁了下去,紧握手腕将她的手臂交叉叠在胸前。

“切嗣?”爱丽茫然地看着丈夫忽然变得极其狰狞的脸。

切嗣用力摁紧她的手臂,自己抬起手护住妻子丰满的胸口,声音充满了一决死战的歇斯底里。

“只有这个绝对不让给你——!”

由于音量出乎意料的大,他的吼声在机舱里形成了回音。

对他的声音有些意外,吉尔伽美什抬起眉头顿了片刻,忽然转过身,化作一片金色光点消失,只留下一句不屑的嘟囔。

“啧。本王才不要呢。”


××××


冬木市的气候很温暖。

虽然对于当地居民并不是这样,但来自恒冬之地的爱丽斯菲尔在走下飞机的舷梯之后露出的是如沐春风的表情。

“真是个充满了活力的地方呢,对吧,切嗣?”

她开心地看着远处人来人往的机场,好奇地转头看向自己的丈夫,却发现对方并不在身边。

“啊,已经到了,我马上带着爱丽出来……迎接?不需要,你就在车内待命。”

没有任何观光的心情,切嗣只顾低头与自己所持手机另一端的人通话。

听到他说话的内容,爱丽的神色黯然了一瞬,接着就打起精神,等着丈夫通话完毕。

切嗣很快切断通话,抬头将空洞的眼睛望向她:“爱丽,舞弥在外面等我们。”

“嗯,我知道。现在就去吗?”

切嗣点点头,自己带头向前走去:“还是像飞机上说的那样,我没打算变动让你当代理Master的计划。只不过,你之后需要和舞弥一起行动,我不能露面。”

“那你怎么办?一个人没问题吗?”

“战争初始,所有人都不会轻举妄动的。我很快会和你一起行动,但现在不是时候,至少要先等其他Servant的底细摸清一些之后。”

“明白了。”

“如果那个金闪闪混蛋说要借你的胸口什么的,绝对不要听话。”

“嗯……咦?!”

没有想到丈夫会说这种奇怪的话题,爱丽吃惊地抬起头,却没从切嗣的脸上看到什么异常的神色。

魔术师杀手苍白的脸上已经布满了执行任务一般的阴沉气息。他调转黯淡的眼珠,看向爱丽,只是含义隐晦地微微点头:“Archer现在就已经不知跑去哪里了。你虽然是伪装的Master,但关键时刻可能未必有及时的援救。现阶段尽量不要和其他Master发生正面冲突。”

银发的人造人和他并肩迈步,抬头望向上方陌生的天空,认真地轻轻点头。


评论
热度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