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凌小径

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 冰凌小径 | Powered by LOFTER

[FATE/切金]别再来冬木市了! 12




吉尔伽美什回来时已经是几个小时后。凌晨时分,天边都开始泛白了。

他悠哉地将从未见过的新外套扔在床上,伸直双腿重重地横躺在沙发上:“哦,杂种,居然没有跟上本王的步伐,自己回来了,真是无趣。”

“人类要是能跟上英灵的脚步,我也就没有和你契约的必要了吧,直接自己去干掉所有的Master不就好了吗?”

切嗣顶着刚刚洗完湿淋淋的头发,大口吃着从快餐店买来的汉堡,说话的声音变得很含混:“那之后战况如何?看样子也没打出什么结果来。”

“中途那个穿盔甲的杂种忽然不见了,然后驾车的红胡子野牛畏首畏尾地说什么忽然发现有急事要办,乘着车也溜了。本王可没兴趣屈尊穷追猛打,就顺便去市中心的夜店转了一圈。哼,现代杂种酿的酒,就算叫来最贵的,味道也就不过如此嘛。”

“你要喝酒,却去夜店?有很多女孩子围着你的那种用来花钱的店吗,”切嗣的脸忽然变得皮笑肉不笑,“那种地方是不会有真正的好酒的,重点本来也不在酒上。”

“哦~挺会说的嘛,杂种,那种地方你背着本王的马夫去了多少次?”

“我没兴趣去那种地方浪费金钱,经费是有限的,与其去喝掺水的酒还不如多买些子弹。”

切嗣用力地把剩下的小半只汉堡全都塞进嘴里,结果因为估错了汉堡的大小,脸颊完全鼓了起来,只能中断说话,默默无语地咀嚼食物。

“钱?本王的Master,居然也会说这么小家子气的话,实在有损颜面,要钱的话,好好下跪来舔本王的脚,也不是不能赏给你啊。”

切嗣抬起眼睛看着他,嘴里还在不停地嚼,过了好一会才咽了下去。

“你说——你可以给我钱?”

切嗣就像是耳聋了一样重复道。

“不仅金钱,只要是世间财宝,本王自己都难以记清究竟收藏了多少,如果你不再摆出那副伪善的臭脸,发誓对本王效忠的话,本王倒是也不会对自己的子民吝啬。”

切嗣一直耷拉着的眼角和眉头忽然都振奋地挑了起来。

这对于行为举止一直黯淡无光的他来说,是个非常稀奇的表情。因为太罕见了,就连吉尔伽美什也意外地转头重新打量了几次。

“这样啊,原来是这么回事。”

切嗣站起身来,摸着下巴思考着什么,在屋内慢慢踱步:“为什么没有更早想到呢?这才是正确的做法。这样想想,你还真是最合适的Servant。”

“杂种,别在那边嘀嘀咕咕,你到底想说什么?”

迎着从者恼火的表情,切嗣却平静地走到他面前,研究般地低头看着他搭在沙发扶手上的赤脚。

看着他的表情,吉尔不快地皱紧眉头:“谁允许你看本王的身体了?”

“嗯?你也没说过不允许啊?被看了一眼都闹别扭的话,你要怎么接受万民景仰这种高难度的事情?”

切嗣在沙发边蹲下,又思考了几秒,才双膝着地,换成了一个非常随便,与其说是下跪更像是打算捡东西的姿势。

还没等吸了口气的吉尔怒吼出声,他就忽然伸手托起其中一只脚腕,将嘴唇凑到脚背上,伸出舌尖舔了一下。

吉尔反射地猛抽回了自己的脚,但很快反应过来,又将收回的脚跷在另一条腿上:“……哦——?”

“什么?不是你让我舔的吗,”切嗣敏捷地抬起原本跪着的两腿,向后跳了半米以防被对方踢中,“我都照做了,给我钱吧。”

“……”

吉尔伽美什的细长眉毛先是紧紧压在眼睛上,过了片刻转为了一高一低:“你是认真的?”

“你既然想以王者自居,那么说话也是算数的吧。”切嗣向后坐在地上,又从身上习惯性地摸出了烟盒。

“本王从不说无法办到的事。既然你已经表示了诚意,本王自然会给你赏赐,”吉尔伽美什兴致盎然地眯起红眼睛,“但你明明是对财物没有执着的人,不惜做到这一步也要得到又是为什么?难道是本王不在时候发生了什么让你改变心情的事情?”

“并没有,我只是觉得这样下去不行,赢不了圣杯战争,因为我使用你……我们配合的方法不对,”切嗣说到一半非常明智地改了口,“刚才你的话提醒了我。”

“本王的话?想要钱的话本王赏给你吗?”

“没错。事实上,你自己也说过了,圣杯本来就是你的所有物,没有必要亲手去辛劳地取回来,更不用说是让你屈尊去战斗,”切嗣叼着烟,慵懒地向后靠在床脚,“从根本上缺乏战斗的积极性。所以与其强迫你,还不如想别的办法。”

“哼,真敢说嘛,”吉尔伽美什虽然轻蔑地笑了声,眼睛却愈发亮了起来,“你是想说,只要本王给你钱,你就能把圣杯拿回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