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凌小径

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 冰凌小径 | Powered by LOFTER

[Fate/言切]麻婆豆腐在夕阳下散步 12



“没错,我当然是想要看你苟延残喘的模样,但同时这也是我对你的爱,神可没有规定我要用什么方式来爱人,不是吗?”

绮礼愉快地扬起声调说着,拨开他的手利索地掰开了皮带的搭扣:“话说回来,你这个魔术的反噬原理到底是什么?”

“……唔?”

本来因为对方的道德败坏到极点的言论已经愤怒到不想再说一句话,切嗣皱皱眉头,还是勉强开口:“为什么问这个。”

“嗯,因为在想治愈魔术要怎么生效。”

“……什么?”切嗣已经跟不上他的话题,“这和那种魔术没有关系。”

“不是你用过的,是我要用的,为了让你对我改观,我打算让你看看我对治疗类魔术有多擅长呢。”

绮礼说着,抬起两手将切嗣的右手笼在中间:“按照我的观察,是魔术压缩或拉长的时间,在魔术结束后,在你的身上进行反弹了吧。只是物理性的反向伤害,并没有附加的另一个魔术效果。”

“差不多是这样……”

“那就简单了。”

还没等切嗣的警惕积攒到收回手的程度,绮礼的手指间就猛然涌出魔力流,形成了漂亮纯净的光环。

那是级别相当高的治疗术,骨折级别的重伤也大概只要五分钟就可以愈合,一般人都不会浪费魔力使用这种大型魔术来处理连伤口都没有的肌肉痉挛,绮礼却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就轻易释放出来了。

明白了对方在做什么之后,原先还木然地坐着的切嗣忽然紧皱眉头,露出勃然大怒的神情。还没等到光环完全笼罩治疗范围,他抬起垂下的左手,狠狠挥开了绮礼的手臂。

“啪!”

安静的浴室中,响起了一声空气被震开的脆响。

“……哦?”

被忽然打了一掌,绮礼倒也没有生气,只是意外地抬起眉头看着他。

“你没有资格医治我,明白吗,我不祈求你的帮助,也不屑于被你帮助,”切嗣的脸上头一次露出显而易见的愤怒和敌意,“收起你的魔术。我容忍到现在不是因为认同你,只是没有争斗的心情,别得意忘形了。”

“哦,好表情,居然还能让你露出这种表情,我浪费这些魔力也就值得了。”

丝毫没有把他的愤怒放在眼里,绮礼愉快地笑着,抱起手臂坐直,让浴袍又发出一声惨叫。

“闭嘴,”切嗣阴沉着脸瞪视着他,这次是真的动怒了,空洞的眼睛都开始散发出杀气,“离开这里。”

“哈哈哈哈,被人医治,就这么让你感觉屈辱吗?”面对他的怒气,绮礼却坐在原地一动不动,“那反过来说,你救人的时候,不就等于在羞辱别人?可以侮辱别人却不允许别人侮辱你,这可真是经不起推敲的逻辑。”

“你不是想救我,你只是想把我最后一点值得毁掉的部分都榨取干净,”切嗣低声说着,对他的挑衅毫无反应,“怀着善意帮助我,我也知道感激,但是你只会让我作呕而已。”

对于他毫不留情的抨击,绮礼却扭曲嘴角露出了笑容,声音都因为欣喜而提高了:“啊~真是太令人感动了,这个世界上最了解我的人果然是你。切嗣啊,让我与你重逢一定是神的安排。”

沉默地看着他,切嗣的眼睛里满都是冰冷的敌意:“不可能,如果这个世界上还有所谓的神存在的话,是不会让你活着的。”

“你错了,神只是因为爱我才让我活着,你看,他不是也让你活下来了吗,”绮礼轻快地说着,捡起地上的衬衣走到墙角放进洗衣篓,“比起我来,你可是更加狂妄,想要代替神裁判正邪,变成拯救全人类的使者呢。”

切嗣闭起眼睛,接着长叹了一口气,过了好一会才发出沙哑疲惫的声音。

“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么复杂的事情。我只是想救人而已。”

“用这个目的来解释你所有的行动,本身就是一种狂妄,还没有意识到这点只是因为你太笨了,”绮礼说着,转身向他伸出手,“扔过来。”

“什么?”

“你的裤子。你还打算让它挂在你的膝盖上到什么时候?”

“……”

切嗣瞪着他看了好一会,还是摇摇头叹了口气,艰难地将内外裤都从腿上拽下来,随便地一脚踢过去。


评论
热度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