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凌小径

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 冰凌小径 | Powered by LOFTER

[FGO/红切]花开一隅,静候佳音 10


父亲吗?

卫宫坐在房间里,看着自己的手,过深的肤色,指甲缝里似乎还残留有做糕点时卡进去的面粉。

这个词能浮在脑海中就已经是极限,他都想象不出化成言语从嘴里说出会是什么样的景象。

他有没有把某个人当成自己的父亲,姑且先放在一边不说,卫宫怀疑自己的脑海中是否还留有这种人类才需要的概念。

他总觉得自己记得切嗣的事,是基于更复杂的原因——至于是不是和切嗣推理的一样,就不得而知了。

接通到各个房间的广播响起来,例行点名呼叫御主需要的队伍成员前往集合大厅,本来已经多天没有自己的事,卫宫没放在心上,却在最后听到了自己的代号。

终于要工作了啊。

卫宫莫名松了一口气。

天生劳碌命,越闲越容易胡思乱想,他一定就是这种类型的人。最近在基地值班,闲得他都快去开宴会做香槟塔了。

不知这次要离开多久?虽然这个基地的时间流逝与进入各个时代之后的进展不尽相同,但也有过出行一次就花了一个多月的情况。回来之后,男子休息室都脏乱差到不能直视了,还散养了好几只随地大小便的不知什么品种的怪兽,他花了好几天才清理干净。希望这次不会闹到那种程度。

头疼地想着,他大略将房间收拾一下,放出魔力换上武装出房间。

走廊还是原来那样静悄悄,不知被通知到的人是已经赶过去,还是在各干各的磨蹭。点名召唤时,通常不会叫各个从者的真名,而只会以代号称呼,卫宫没什么心情一个一个记下,他其实也不太清楚这次换了人员配置,御主究竟是想去干什么。

走进集合大厅时,和每次出征前的情况差不多,从者们七零八落在各处或坐或站,偶尔有两三个关系好的聚在一起说话,但更多的是互不干涉地等待。

大略一看,这次几乎都是熟面孔,是御主要为从者们搜集稀有资源时固定的队伍,出征要做的事情在卫宫心里大致就有了底。

“嗯?”

身边的阴影微微动了一下。卫宫低头看过去,才发现那里不知何时坐了一个人,正安静地低头擦拭着匕首。

如果不是他示意地动了手臂,恐怕谁也不会注意到。即使没有故意隐藏气息,这个人还是给人一种平凡而不起眼的感觉,这低调与从者的力量并不相称,所以每次都会让卫宫感到违和。

“切嗣,你也在名单里?”

既然看到,不说点什么不合适,卫宫只能随口搭话。不过在前些天被达·芬奇言语炮弹攻击之后,还没整理好心情的他实在没什么可说的话题。

“嗯。”

依然是那个单薄的低声。切嗣虽然有意向他打招呼,却没打算再说什么,还是认真擦着匕首。

卫宫就那么站在他旁边,一边看着从者渐渐进入大厅,越来越多,一边余光注意到匕首被收起,那个坐着的人影站起来。

比他略矮的这个身影,瘦削细长,其实卫宫并没看过名为切嗣的从者战斗的样子,本应该猜想不出他的战斗方式,但不知为何,他却好像在记忆深处的某处了解过少许。

这种疑惑又暧昧不明的感觉,或许和切嗣的很相似,卫宫能够理解那个人为什么用这种若即若离的态度对待他。

“好像是储备的种火都被英雄王抢去了,这次是专门去收集升级资源的。”

切嗣随口说着,抬手用指尖勾了勾兜帽,让它向后落下去。

……落……?

卫宫吃惊地回头。

先是蓬松的白发。继而缺乏血色的深褐肌肤,还有黯淡无光的眸子,瘦削到近乎营养不良的深陷眼窝和细瘦脖颈,一样接一样映在他的眼中。

“……你……”

他看着切嗣的脸,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嗯?你那是什么表情?”

被他盯着的人转过头,很是迷茫。似乎脸上的绷带一夕之间卸下了,以及这样极端的发色和肤色相貌,都不是什么需要特别解释的事情。

“你脸上的……唔,我以为你必须是要蒙着脸的。”弓兵还处在震惊中。

“嗯?并不是。你以为绷带长在我脸上了吗?那只是为了不引起必要的麻烦,现世时自然形成的武装而已。我嫌麻烦就会撤下来,都是魔力而已。”

切嗣说着,抬头打量他的神色。

“看来我的长相,和你预想的很不一样。”

他忽然弯起嘴角,用一种近乎幸灾乐祸的戏谑语气说道。


评论
热度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