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凌小径

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 冰凌小径 | Powered by LOFTER

[FATE/切金]别再来冬木市了! 11



“除此之外,也不可能有别的职阶需要让本王花这么久才意识到存在了。”吉尔伽美什将武器径自收回,而那个被钉穿的英灵也随着倒下的动作化作一片光点,瞬间消失无踪。

【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一个阵营退场,今晚的剧本还算是值回票价。不过Archer,你闹出这种动静,接下来到底打算怎么办?】

“哼。”

吉尔伽美什转过身,一脚踩上平台的边缘,抱着手臂向下傲慢地望去。

“这不是显而易见吗?本王可不是付费表演的小丑。除了下面的两个,还有其他人鬼鬼祟祟地躲着旁观吧,不让他们因为本王的英姿战栗怎么行。”

“等等……”

切嗣不可思议地出声了,甚至忘了使用传音魔术:“你想要将错就错?”

“本王从来没有做错这么一说。你好好看着。”

吉尔伽美什抬起手,身上的魔力陡然爆炸,炫目的金色萦绕全身,让切嗣不由得抬手挡住眼睛。

等光芒褪去时,他看到自己的从者已经擅自换上了全副武装的金色铠甲,背后的空气颤抖扭曲,金色的光华像涟漪水波般退开,其中有十数个危险的尖锐物质缓缓探出头来。

“真是毫无谋略可言啊。亏我还对你抱了点期待。”发现他竟然真的打算一言不发直接开战,切嗣不可思议地摇摇头。

“怎么?有些什么愚钝的意见,现在尽可以来说说看,本王一律不会采纳就是了。”

“倒是没什么,”切嗣却靠在护墙上放松托枪的双手,“但你也不是认真想要开战吧?觉得没趣的时候,别被纠缠上就行了,我可没兴趣在你打得正酣的时候被第三个蹲在角落的英灵切掉脑袋。”

“喔——也就是说你赞同本王的决定了?”

吉尔伽美什抱着手臂看向下方,背后浮在空中的武器尖端也随着他的目光一致啪地向下直指。

“不赞同。但也没什么可反对的。我又不是和平主义者,”切嗣抬手在额上向外一划,对他比了个道别的姿势,“让我看看你的本事吧,自称非常了不起天上天下唯我独尊的英雄王先生。”

吉尔伽美什哈哈大笑起来。

还没等他笑完,背后的武器就像约好了似的同时离开浮动的原地,离弦之箭一般向仍在抬头戒备的英灵飞驰而去。

魔力带来的超高速与爆炸力瞬间就令土石飞扬,地面碎裂。巨大的轰鸣声充斥了切嗣的耳膜,他反射地蜷缩身体,以躲过足以让眼睛出血的强气流。

看来现在需要担心的问题并不是被什么暗处的敌人偷袭,而是自己可能会成为第一个被从者失手杀掉的Master。

那样也太没意义了,比刚才离场的Assassin还要更加凄惨。

【我刚才说要看看你的本事,不是让你来打我!】被石头连着打了几次头,甚至都不能抬头观察现场的状况,切嗣只能用传音开始大声抱怨。

【连本王的攻击都躲不开的杂鱼,哪有什么资格当Master——嗯?混蛋这个杂种竟敢用脏手来摸本王的宝具——!】

切嗣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更加凶猛的撞击毁坏声就响了起来。

不知道这片场地上的集装箱有没有上过保险……如果有的话,保险公司的人真是要痛哭流涕了。

第十次被撞到头后,切嗣在脑内这样疲惫地想道。

 

××××

 

在过了十几分钟,切嗣等周围的轰鸣都停下之后探头看时,发现了一个更加令他焦头烂额的状况。

三个英灵都不见了。

满地只有Archer肆意毁坏造成的狼藉痕迹,没有魔力残留,也没有什么抗衡对峙的身影。在刚才的一番攻击之后,三个英灵不知是各自散伙,还是觉得场地太小不足以施展,集体转移了战场,总之现在切嗣的视野中已经不存在观察的对象了。

“……”

也就是说,作为Master的他被直接扔下了?

切嗣感到一阵前所未有的疲惫无力。

算了,也不是没有预料到这种状况。不过,在这种远处已经响起警笛声的引发骚动状态中,他还真是希望英雄王先生能顺手捎他一程啊……

怀中的手机忽然振动起来。

[切嗣。]

舞弥的声音从另一端传来,压得非常低。

[找到疑似Saber的英灵了。]

切嗣吃了一惊,一边扛着枪匆匆离开一边回答:“具体情况?地点?”

[远坂邸附近,刚才出现了短暂的两个英灵的交锋,其中一个是狂化状态,另一个从力量来看应该是Saber职阶。现在不安全,之后有机会碰面再谈。]

“好。”

切嗣将手机放回衣兜,刺耳的警笛声越来越近朝他的方向移动过来。

这可真是不公平,英灵可以灵体化,所以就能肆意破坏吗?这种关键的时候怎么可以被抓进警局去,而且就算真的被抓了也没有任何意义——除了会被没收手上的这把昂贵的枪支。

切嗣在一番短暂的定夺思考后,痛定思痛捏住鼻子,猛地跳进了楼房间隙中的垃圾堆里。

 


评论
热度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