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凌小径

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 冰凌小径 | Powered by LOFTER

[Fate/绮雁]紫焰犹燃 10




“爸爸,你又生病了?”

听到背后传来的稚嫩女声,正坐在餐厅的椅子上休息的雁夜吃惊地转头,接着立刻松开捂着嘴的手,对女儿露出笑容:“小樱,这么晚了怎么还出来,睡不着吗?”

“想找爸爸没找到,来喝水,”捧着印有小动物的马克杯,小樱怯怯地走到他面前歪头看,“爸爸的脸好白,外面是不是很冷?”

“嗯,很冷哦,你看,爸爸都冷得咳嗽了。”雁夜将她抱起来放在自己的膝上:“怎么想找我?又做噩梦了?”

“今天我出去拍球,听路过的同学说,最近有怪物会悄悄把小孩叼走,”小樱抱着杯子在他怀里蜷缩起来,“想起电视里也说过有人不见了……就怕得睡不着。”

“哈哈哈,哪里来的怪物呢,就算真的有,爸爸一下子就把它打出去了,不要怕不要怕。”

“嗯,可以和爸爸一起睡吗?”

“可以啊,不过爸爸咳嗽可是很吵的,”雁夜抱着她站起身,“不如去你的房间,爸爸给你念故事,你睡着了爸爸再走?”

小樱乖巧地点头:“嗯。爸爸不去看医生吗,刚才我在走廊里,听到你咳得好厉害。”

“吃点药就会好了,明天就会去看病。”

心知自己残破的身体已经病入膏肓,就算是什么灵丹妙药也拯救不了,雁夜还是说着善意的谎言安慰女儿。

“爸爸,昨天隔壁的阿婆教我唱拍球歌了。”

“是吗?唱给爸爸听嘛。”

“我唱得不好听喔。”

虽然不好意思地低着头,小樱却还是用手指拍着杯子,小声唱了起来。

听着有点跑调,口齿也不清晰的稚嫩童声,雁夜由衷地笑着,感觉身上的疼痛也减缓了些。

大概是见到父亲后感觉安心了,小樱躺回床上不到十分钟,就呼呼地沉睡过去。雁夜停下念童话的声音,将被子掖好,却没有立刻离开。

看着女童幼嫩的面孔,他皱起眉头,脑海里回响起外遣的使魔从远处带来的消息。

就在小樱开口叫他前不久,他刚刚召回了派往教会代替自己出席会议的役使。目睹了Lancer阵营受到的奇袭,还没回到家中,就接到教会紧急召集Master的特殊魔术信号,雁夜当时就有种不寻常的预感。

果然,教会的神父给出的是相当惊人的指示。

“会把小孩叼走的怪物吗……”

仔细想想,最近的确发生了连串的入室命案,也时常有儿童失踪的诡异案件。小樱会听到这样的传言,说明恐慌已经蔓延过来了吧。

其实,这个拐骗残杀无恶不作的怪物的身份,在方才神父的告示下已经完全明了——

Caster的Master。

不仅肆无忌惮地使用自己的Servant犯罪,还将凄惨无比的罪案现场随意抛弃,可以说是彻底置魔术师的原则与社会公德于不顾,狂徒式的凶残人物。虽然圣杯战争中杀人的Master不算稀奇,但像他这样彻底的异端分子,还真是闻所未闻。

其实对于这位Master的行事风格和品行,雁夜倒并不是很在意。如果说潜入室内悄无声息地杀害妨碍自己的敌人,雁夜自己就能面不改色地做到。

但是,唯有对无辜孩童下手这点。

不可饶恕。

脸上渐渐褪去笑意,雁夜的脸变得充满冰冷的杀气。

在方才的会议上,神父宣布更改了圣杯战争的规则,号召其他六位Master都前往讨伐Caster阵营,甚至还开出了丰厚的奖赏——历届圣杯战争中没有使用而存留下来的大量令咒。

可以令自己的Servant无条件服从的利器,相信没有哪个Master会不对其垂涎。也正是抱着这种判断,教会才会以这个奖品当做激励参战者前往讨伐的动力吧。

因为所有的Master都以使魔参加教会的会议,因此无从得知背后的主人们究竟是何种反应,单从间桐雁夜这里看,却是与教会预期彻底背道而驰的例外。

他只是对着面前的空气发出了“嗤!”的冷笑而已。

自从察觉了佯装战败的Master躲藏在教会之内,他就已经不再信任这个所谓的中立机构。对于其提出的优厚条件,他更看做是甜美的陷阱,毫无兴趣跳进去。

因此本来他打算不参与争夺奖赏的可笑讨伐,和以往一样旁观就行了,但听过小樱胆怯的诉苦之后,他已经改了主意。

没错,樱也是幼童,放任不管的话,她也可能遭遇危险。而与她同龄的许多年幼柔弱的孩子,已经受到了恐惧和伤痛的折磨,只有这点……他是不能容忍的。

“樱,别担心,有爸爸在。”

再度抚摸女儿的头,他的脑海里盘旋着众多的计划,起身离开房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