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凌小径

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 冰凌小径 | Powered by LOFTER

[Fate/绮雁]紫焰犹燃 16



屋里没有樱的气息,她是真的不在家,那么不管她是因为什么原因而离开房间的,总有个可以推理的去处吧。

虽然脏砚看樱并不顺眼,但也不至于在圣杯战争期间直接做出伤害她的事情,那样只会惹怒参战的雁夜而没有任何好处,刚刚专门等在这里告知这个消息,实际上也是守约的表现。

那么小樱……大概是真的以自己的意志走出家门的吧。

难道是自己深夜发作的咳嗽让她听到之后,令她担忧到了这种地步,怎么都想尽自己所能地帮点忙吗?

“外面有会吃人的怪物啊,爸爸这个怪物也还在和别人厮杀呢,”雁夜皱着眉头,将车驶离空地,“你不是很害怕,怕到睡不着觉吗,为什么还要出门呢,樱!”

不过虽然离开得匆忙,将车开出一公里左右时,完全冷静下来的雁夜却终于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樱是不会因为这种原因出门的。

那孩子虽然年龄还很小,却已经非常懂事。既然她答应了会好好留在家里,就不会随意出门。

而且自己的咳嗽不是一两年的事了,樱怎么会在这时候忽然……?

想到这里,他皱起眉啧了一声,将车停了下来。

没错,当然不可能,这只是显而易见的儿童的蹩脚谎话,他怎么现在才发现!

这时他才反应过来在他紧张地开车上路时,脏砚为什么会露出那种幸灾乐祸一般的笑容。如果是他要欺骗自己,是不会用这么可笑又破绽百出的理由的,他只是发现了请求出门的樱在说谎却没有拆穿而已。

而看到竟然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没有察觉到的失去冷静的自己,他想必是快要笑破肚皮了吧。

“……哎,偶尔调皮一下也是好事呢,小孩子嘛。”

雁夜苦笑着走出车,锁好车门,将两袖合起来暖着手,开始以步行进行搜索。

樱的能力有限,而且本身性格怕生,不可能去太远的地方,那么只要仔细想想这附近有什么可能的地点就行了。

这样想着,雁夜查探了四周确定无人后,闭上眼睛放出魔力。

几十只——不,大概超过一百只的异形小虫从他的和服袖中凭空出现,接着像旋风中的砂石一样围绕他转圈。

“去吧。”他轻声命令道。

虫的形体瞬间消散,化作高速前进的魔力流呈辐射状向四周延展开来。几秒之后,雁夜的触觉就控制了方圆五公里之内的所有地面。

接着,他保持着放出魔力的状态,沿着路向前行走,排查着虫传回的大量信息。本来这种方法相当消耗力量,也很容易被其他魔术师发现,除非万不得已他是不想用的,不过现在情况紧急,就姑且先解决最重要的问题吧。

果然,在徒步搜索了大约半小时,排查了住处周围所有樱可能触及的范围后,他终于发现了目标。

樱抱着双腿,蜷缩在一处路边的树丛后。

衣服穿得太单薄了,女孩就算紧抱身体也还是瑟瑟发抖。在她身边的地上放着一只购物袋,里面好像是糕点店的盒子和一些糖果蜡烛。

……果然不是去买药的呢。不过想吃甜食的话,打个电话让爸爸买回来不就好了吗?

不太明白自己的女儿到底在做什么,雁夜只能加快脚步赶过去。

 

××××

 

“樱!”

听到近处传来的呼唤,埋头在双膝间的女孩猛然抬起头。

当看到气喘吁吁的和服男子拨开草丛走来的景象时,她愣了片刻,接着小脸上涌出了恐惧和委屈,大滴泪珠从眼睛里哗哗淌下:“爸……爸爸!”

“真是的,让我费了这么大的力气才找到,回去该打你屁股了。”

虽然生气,雁夜看着女儿可怜受冻的样子,也只能匆匆蹲下将围巾和帽子一股脑给对方套上:“说什么为了给爸爸买药才出门,撒谎可不好哦。”

“呜呜,爸爸对不起……因为,因为爷爷讨厌妈妈,爸爸又不回来……”

樱扑到他的怀里,近乎嚎啕大哭起来。

“……什么?”雁夜很意外,“爸爸听不懂,你慢慢说。”

“妈妈……生日。马上就要过去了……我看爸爸一直不回来,就……”

“……啊。”

雁夜简短地应了一声,这才想起来,今天是亡妻葵的生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