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凌小径

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 冰凌小径 | Powered by LOFTER

[Fate/言切]麻婆豆腐在夕阳下散步 15


高温的包围下,切嗣苍白憔悴的脸颊有了淡淡的红晕,湿淋淋的头发循着他仰头的角度搭在浴池边,消瘦的身体好像轻到可以直接被水托得浮起来一样,在雾气和水波中若隐若现。

完全没有觉察绮礼注视的视线,他还是闭着眼睛呼呼地睡着,身体都开始放松,向水中滑下去。

绮礼看了他一会,伸手拨开他搭在眼睛上的额发,手指沿着他的脸颊一路滑下去。

脖子上的喉结因为过度消瘦显得非常突出。被绮礼的手指按压的时候,切嗣不太舒服地皱了皱眉头,却还是没醒过来。

手指滑进热水里,摩挲着他的锁骨和胸骨之后,停在心口的位置。

切嗣仍然没有醒来。

沉默地看着他,绮礼的脸上之前那种愉快的笑容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了。盯着他颤动的眼睑,绮礼的表情变得十分微妙。与其说是忽然陷入了怒气冲冲,倒不如说溢满了失望郁闷的情绪。

“切嗣。”

他忽然低声地发出了突兀的呼唤声,但并没有得到回应。

“我都已经做到了这个程度……”

太无趣了。我都已经做到了这个程度,你也依然不对我笑,也不对我哭啊。眼睛完全没有在看着我,和相遇之初的那个时候竟然毫无区别。

“这样啊……不管是救你还是毁掉你,好像结果都一样呢。神让你和我重逢,亏我还以为你已经变得和以前不同了。真是太令人失望了。”

绮礼说着,手挪向切嗣的脖子,危险地抚摸着他颈侧的动脉。

“那么……我还不如干脆毁掉你呢。”

切嗣忽然皱了皱眉头。

绮礼停下手里的动作,却发现对方并不是因为听到了自己的声音才露出痛苦的表情的。

“yi……”

切嗣颤动着嘴唇,紧闭眼睛将头小幅度地摇着,就像想要躲开什么不想见到的景象。

音节在嘴边断断续续重复好多次,最后终于拼凑成一个词。

“伊莉雅……”

痛苦地呼唤着女儿的名字,切嗣的声音微弱得就像马上就要断气。泪水涌出紧闭的眼睛,汩汩地淌过脸颊,最后滑到绮礼的手背上。

看着他哭泣的样子,绮礼既没有抬手擦拭他的泪水,也没有继续之前的动作打断他的噩梦,只是不带任何同情地平静地看着他。

不仅是对这个人。大概看到这世界上所有人哭泣的神情,就算是人们因为苦难撕心裂肺求死不能的样子,绮礼也都只会感觉到愉快,而产生不了一丝同情和悲伤了。

卫宫切嗣……就连哭泣都是没有声音的呢。

他看着就算在梦中都竭力忍耐悲伤的可怜的男人,脸上露出了单纯的轻快笑容。单看他的神情,会以为他只是在看着含苞待放的花朵或是初生的婴孩,正在由衷地为之欣喜感动。

真美啊。这副整个灵魂都只剩下悲伤的支离破碎的模样。

但是一旦醒来,这个男人就会披上冷静的外衣,把悲伤都藏进心里了吧。

怎么样才能让他在直视着自己时候,不是只有无神愤怒的眼神,而是哭泣到这样让人感动的程度呢?

折磨他的内心和肉体都是没有用的。绮礼已经非常明白,自己就算如何伤害蹂躏这个人,也只会得到愈加冰冷平淡的回应而已。虽然身体已经没有力量,这个人的精神却仍然坚不可摧。

“你啊……是因为爱着女儿所以才哭的吧。”

绮礼抚摸着切嗣满是泪水的脸颊,俯下身吻着他的嘴唇,接着舔舐着嘴角边的泪水,满意地尝着咸涩的味道。

凑到切嗣的耳边,他发出的声音愈发柔和:“那么,果然我只能让你也爱上我了。”

 


评论
热度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