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凌小径

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 冰凌小径 | Powered by LOFTER

[Fate/Zero][枪金]先生,我来送花了 01

四年前出过刊的枪金……终于想起来搬这个了,挺欢乐的想看可以跟着看看

嗯?这算拉郎吗?好像算(望天

剧情梗概我自己都总结不出来了,大概算是没有圣杯的平行世界的宅闪和花店迪哥的……突破次元壁的故事?不过不是战车男paro,算半个私设。

有很多软绵绵的黄色动物和花。

这大概是我写过的最萌系的闪闪了虽然我自己很喜欢对我最喜欢的是他的那双软拖鞋






“先生,我是来送花的。”

在摁响门铃后,门外戴着鸭舌帽身着深绿制服的青年一边说着,一边举起怀里的一大捧绚烂夺目香气逼人的红玫瑰,对着门上的猫眼示意。

门锁咔嗒响了一声,接着防盗门忽然猛地向外大力弹开,差点撞上送花员的鼻子,吓得他后退了一大步。

“来了吗!杂种!”

门开之后,之前在屋内出声询问的主人气势汹汹地大声喊着,一边叉着腰将门反手拍到墙上。

“……呃?”

下意识地抬手保护自己的鼻子,青年愕然地看着对方,觉得对方刚才的称呼听起来哪里不对,但又一时说不出来。

不过吃惊归吃惊,他还是很快找回工作状态,看着手里的名单:“您好,我是迪卢木多,是来给您送订制花束的,您是……吉尔伽美什先生吗?”

“没错,有幸被本王看中,你可要觉得非常荣幸,哭着下跪才对。”

屋主人扬起下巴抱着手臂,很得意的样子。

“……?”

这是位没见过的客人,身高和迪卢木多相仿,金色短发乱蓬蓬地耷拉着,很少见的红眼睛闪亮亮的,有点像某种哺乳动物。

本来应该是很显眼的容貌,却身穿着居家白T恤和一双怪异的毛绒动物拖鞋,看起来实在是缺乏气势,怎么都让人无法和99朵玫瑰这种订单联系到一起。

虽然货款已经通过网上支付了,不过可没有要下跪的附加服务啊……

心里这么想着,迪卢木多眨眨眼,决定还是不要接这句话,公事公办地递出手里的登记簿:“那么请您在这个地方签收。”

他的要求倒是没有被拒绝,金发青年爽快地拿过笔唰唰唰签下自己的大名。

“谢谢惠顾。”

确认了手续无误后,迪卢木多低下头道谢,将手里的花束递出。

金发青年伸手抓住装饰的绸带将花束拿离他的手,却忽然又用力将大堆玫瑰推回他的怀中。

“……唔?!先生,您这是……”

“赏给你了。如何,十分感动吧!”

名叫吉尔伽美什的青年再度露出得意洋洋的笑容:“本王订花的时候指定要你送来,就是因为这是为了送你才订的花。”

“……诶?”

迪卢木多只能抱着大堆花朵发出无意义的音节。

“如果令本王高兴的话,说不定会把花店买下来送给你喔。”吉尔伽美什乐颠颠地伸出手指搔着迪卢木多的下巴。

送花员为了躲开他的手,只能再后退一步将背贴到走廊的墙上:“不好意思,您为什么要送我花?这样不就等于订了花又还给我们店了吗?”

这样一个合理正常的问题却像是点燃火药引信一样,让对面的青年从满面笑容转为勃然大怒。

“啊——?!你个杂种居然不认得本王了!你该以死谢罪!”

愤怒地咆哮着的吉尔伽美什先生这次不再摸他的下巴了,而是直接拎起了他的衣领。

“先生,请您冷静,我真的不认识你。我想您可能是认错人了。”

迪卢木多想尝试好好对话的举动却像是更加刺伤了对方,订花的青年皱起金色的眉毛,从恼火转为气急败坏,用力将他向外一推之后拉上门,自己回到屋内:“滚!杂种,不要让本王再见到你!”

“诶?先生,那这花……”

“自己拿回去——!”

砰的一声,防盗金属门被重重关上,金发青年的怒吼声也在厚重金属的阻挡下戛然而止。

“咦…………”

呆然地看着怀里香喷喷的红玫瑰,迪卢木多站了半晌,也只能扶了扶帽子,转身往远处的电梯间走回去。



评论
热度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