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凌小径

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 冰凌小径 | Powered by LOFTER

[Fate/言切]麻婆豆腐在夕阳下散步 17



“暂时让它挂在你的脖子上,谁知道你会不会忽然又睡过去。”

绮礼说着,用手指摩挲着金属的表面,忽然低声笑了起来: “呵,摸起来是热的。之前一直和你一起在被子里呢。”

“唔,是吗。”

看着他一脸温和地看着十字架的样子,切嗣忽然觉得之前莫名的尴尬开始扩散了,只能生硬地转移话题:“你说我……睡了很久?这中间你没离开过?”

“没有啊。就只有一次去取外卖顺便上厕所,还被你一把抱住腰,哭着往怀里钻呢。”

“……绝对是胡说。”

“绝对没有,你一睡觉,人格就变得完全不一样了啊,我都吃了一惊。”

“总之,你自己回去不就好了,”切嗣将半张脸都埋进被子里,声音变得很闷,“我早就说我的身体状况和你没有关系。”

“没有关系?看来你还是不明白啊,切嗣。”

绮礼轻快地笑了起来,顺势低下头,将十字架贴在自己的嘴唇上。

“什么?”切嗣反射地戒备起来。

“我想我之前就对你说过了,我可不想让你就这么死了呢。”

绮礼低声说着,转而将拿着挂饰的手探向他的胸口。

切嗣反射地抬手挡住他的动作,却被另一手抓住了手腕,只能眼看着对方将十字架摁在自己的心脏处。

“现在,因为这里还是跳动着的,你才能呼吸和说话。这个东西也才会是热的,而不是冰凉的。”

低头看着切嗣,绮礼脸上的笑容虽然没有褪去,却显得毫不友好。

被他的温暖干燥的手掌覆着小小的金属,透过皮肤将两种触感传进了切嗣的胸腔内。被凉风吹得降了些温度的上半身,又很快地因为传进心脏的热度暖了起来。

“虽然是这样,我也没有那么容易死。”切嗣抽不回自己的手,只能挪开眼神不去看他。

“这可未必呢。”

绮礼低声说着,将温热的十字架从他的心口缓缓滑过脖颈,贴在他的脸颊上:“我现在只用这个,都能划开你的喉咙了。”

“……”

无法反驳这个事实,切嗣只能默默地转头看着远处的空地。

接着他忽然感觉绮礼松开挂饰,手探入了他的肩膀下,将他的上身托了起来。

“什……唔?”切嗣反射地转过头,发现视野已经被阴影所笼罩,太过吃惊之下,甚至连后半句话都卡在了喉咙里。

绮礼没有任何预兆地俯下身来,侧头吻住了他的嘴唇。

“唔,唔唔唔?!”

在没有感觉到危险和敌意的状态中,切嗣甚至都没想起来眨一下眼睛,只是愕然地僵在原地。

毫无疑问的,绮礼是在亲吻他。但是这个吻实在过于用力,几乎算是咬上去的。舌面随意地撬开他的牙关后,粗暴地探入口腔,与其说是爱抚意义上的接吻,倒不如说像是某种攻击。

丝毫不顾及切嗣的迟疑,绮礼缠卷住僵硬的舌尖大力地蹂躏着,牙龈,上颚,所有能够触及的地方全都掠夺般地细细舔舐,直到抽干了他的呼吸,等到他快要窒息断气了,这才终于松开了嘴唇,抬起头来。

“呼,呃?”

切嗣大口地喘着气,还是一脸搞不清发生了什么的茫然,正想说什么时,忽然痛苦地皱了皱眉,抬手捂住嘴向旁边转头。

对于他这个反应很意外,绮礼抬起眉头,接着理解到对方是被自己刚刚吃完饭后嘴里残留的麻婆豆腐袭击得不能说话,便愉快地笑了起来:“被辣到了?”

“呜,啧,居然干这种事……”切嗣郁闷地从指缝中间发出闷声,“你就这么想让我吃那东西吗。”

“嗯?”

再度意外地低头,绮礼这才明白对方彻底误解了自己的行为,笑了笑却没有出言更正:“很好吃吧?”

“……不好吃。”切嗣终于熬过了最初的口内疼痛,这才能继续说话,“但是也不难吃。我尝不出来食物的好坏。”

“尝不出来?”

“分不出难吃和好吃。虽然试着去找了,但从来没有遇到过让我觉得不一样的食物。”

“喔~”

“啊。”

短促地发出一声想到什么的叹声,切嗣抬手抓了抓散乱蓬松的头发:“不过中午吃的下酒菜……好像还不错。”

“呵,什么时候再一起去吃吧。”

“……”

沉默了片刻,切嗣皱着眉转头看向上方的人:“这是什么意思,谁没事干会去和你一起吃饭啊,难道你还想和我交朋友不成?”

“呵……”

绮礼看看他,脸上忽然露出含义复杂的笑容:“我可没打算仅止于朋友而已呢。”


评论 ( 5 )
热度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