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凌小径

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 冰凌小径 | Powered by LOFTER

[Fate/绮雁]紫焰犹燃 13




满心失望,失望到近乎愤怒的言峰绮礼,在丛林的树木间高速地奔跑着。

忽然通过Assassin得知Lancer与Caster战败,Saber追来的消息,他不得不放弃此行的目的,以明智的离开为第一要务。虽然离开前随手用黑键扎伤了那个艾因兹贝伦的人造人,他也只是为了延缓Saber追袭的脚步,并没有取人性命的意思。

这场战斗实力悬殊到让他觉得甚至没有杀人的必要。

他只是不明白。

不明白为什么会被阻拦。

无法理解这两个以性命阻挡他前进的女人的想法。

以实力来说,这两个人不能对他造成任何威胁,甚至没有被他记住的价值,可是却也不是弱小到连自己的斤两都完全没有认识的愚者。

也就是说,她们明知道自己可能会死,也要冒死拦住他寻找卫宫切嗣的脚步。

他的愤怒并不是因为这两人的攻击。

只是有种被背叛了的感觉。

最初的调查来看,那个卫宫切嗣明明和他一样,从未拥有过什么,也不会再失去什么,就像是空气一样,其存在无法被人注视,也无法被人理解。

可是这两个女人是怎么回事?!

只是为了这个男人,就可以献上自己的生命吗?

自己一直以来的理解错误了吗?!

绮礼一边奔跑着,胸膛中疑惑的思绪仍像巨浪一样拍打他的心脏。前进的步伐不受影响,他的心情却愈发不能平静。

吸了口气略微稳定情绪后,不知为什么,他忽然想起了双手被捆扎于大树上时,静静浮在空中的那只异形的虫。

那东西的背后,是总在暗中默默地看着他,却不采取任何行动的间桐家主。

但是和上次Assassin被追踪不同,这次战斗从始至终,间桐雁夜的虫都没有离开过。即使在他的注视之下,也没有避让的意思。

这是在向他挑衅吗?“如果能找到我,尽管来找”的意思?

……这个间桐的家主,真的就像表面上的那么怯懦退缩吗?

绮礼忽然停下了脚步,接着转过身,向另一个方向迈开长腿奔跑。

他想起了一件事。

在他进入艾因兹贝伦的结界之前,经过结界边缘的树林时,他感觉到了身边一掠而过的微弱魔力。

那时他以为只是艾因兹贝伦监视巡逻用的使魔之类,因为赶来的途中就见过类似的东西。

但恐怕他搞错了。在那之前,他明明感觉到这个方向有特殊的魔力流动才专门经过打算看个究竟的,那股力量却在他接近时忽然消失了——

踏上前方的一个小山丘,他拨开树叶,俯视着下方的空地。

对于路线和地形,绮礼有着惊人的记忆力。看过一次的地图就会像印在脑海中那么清晰,让他毫不迟疑地找到了合适的高处,能够直接俯瞰当时途径的地面。

下一秒,他就因为落入视网膜的景象反射地举起手,指间高速弹出夹住了一支黑键。

月色之下,一个单薄的人影正向着隐藏在树丛中的车辆快步走去。虽然距离相当远,人影很模糊,但仍能分辨出那是一位身着和服的男性。

这是——!

脑海中闪过的念头,以千锤百炼的战斗神经权衡之后做出了直觉上的判断。如果此时出手攻击,简直是不会再有第二次的绝佳机会。

绮礼并不畏惧攻击。无论何时何地,就算是现在这样随时可能与Saber碰面的情况,他也能极尽冷静地分析自己的处境。

投掷黑键造成的动静很小。Saber忙于救治战友,不会立刻赶来。那么自己就抓住这个机会,以一击为限,不管成败立刻离开。

那只是不到一秒的念头。下一秒,他鼓起肌肉,以足为支点,用全身的旋转顺势投出手中那柄长而尖锐的黑键。那不是普通人能达到的力道,黑键就像夜空中的鹰一般无声地切开空气高速滑翔,笔直地往间桐雁夜的背后飞去。

雁夜像是对即将到来的身亡结局浑然不觉。

没有停止抬起手臂的动作,他从淡紫色的和服中伸出的苍白手指不紧不慢地握住了车门的把手。

与此同时,他的背后猛然刮起了夹带黑雾的旋风,拧成一股之后直接横向喷射,与飞袭而来的黑键撞击。

只是一瞬间的事,刺向他的暗器立刻就被弹飞转向,所受到的冲击之大,甚至让黑键在拐弯之后还未落地就断成了两截。

从高处俯瞰到了全过程,绮礼一直以来都毫无表情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惊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