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凌小径

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 冰凌小径 | Powered by LOFTER

[fate/言金]我不想要这样的礼物。 09



“别这么死板。话说回来,本王应该已经给你带来不少财富了,这张干瘪发硬的小床怎么还没被换掉?”

“没有换的必要,而且它也不小。”

绮礼分辩了两句,却很快停住了话头,因为对方脸上的笑容变得越来越明显了。

“……你到底想怎么样?”最后,他只能不快地提高声音。

“都说过了,本王是来要供品的。”

绮礼深深叹了口气,只能俯下身,将上唇在对方欢快咧开的嘴上碰了碰。

“这样可以了吧,快点回去。”

青年终于睁开了一只,轻蔑地看了看他,脸上的笑容就像不存在一样瞬间收回,怒容看着有些渗人:“胆量真不小啊,杂种。”

“……?”绮礼本能地从他身上感受到了散发出来的危险气息,只能停下起身的动作,“你是要我把舌头伸进去?我觉得这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

“再继续说啊,杂种。”

听到对方的音调骤然降低,绮礼心中掠过了微妙的不安。直觉告诉他,这个喜怒无常的守护神好像真的动怒了。

但是为什么呢?

顿了片刻,他只能俯下身,重新吻上对方已经没有笑意的薄唇。本着公事公办要做就做得一丝不苟的精神,他用舌面撬开微阖的牙关,探入对方的口腔后卷住舌尖,柔和地舔舐起来。

“嗯。”

青年从鼻子里哼了声,身上散发出的火气明显减弱了一半,配合地张开下颌让他能动作得更顺利些。

能感觉到温度。牙龈与齿面也是正常的触感。

这样的一个活体,却无法被其他人所看见,那现在自己所做的事不就像是自导自演的什么奇怪的闹剧?

绮礼尽量不去想象在旁人眼中自己的模样,抬手抬手托住对方的侧颈,示意自己要换个舒服点的角度。但还没等他抬手,青年就像已经预知到这要求似的,轻松地将头侧向正确的方向,让他的舌面能滑到自己的舌根下继续卷动。

纠缠了将近半分钟才松开嘴唇,绮礼向后仰起换了口气。虽然这种完成任务一样的接吻不能给他带来什么生理上的反应,但缺氧的喘息还是免不了会有,他只能略微调转视线,免得气氛变得尴尬。

“已经完了?”

像是被他的行动取悦了,原本还满脸怒容的青年又变回了笑嘻嘻的样子,自己舔了舔嘴角:“这连开胃菜也算不上。”

“刚才,”绮礼忽然出声打断他的话,“你又偷看我的思想了?”

“嗯?啊,那个啊,你就喜欢这样,不是吗?”青年睁大亮闪闪的眼睛,对他露出奇怪的笑脸,因为之前的接吻,红眼睛变得比原来要湿润了点,“明明长着禁欲的脸,实际上却很大胆直接嘛。”

“……你还是看了啊。”绮礼面无表情地摇摇头,对他的后半句话毫无反应。

“并不是看了,而是你的意识会若有若无地流淌过来,这种情况在供养的仪式时会比较强烈而已,”青年抬手搓了搓他的额发,“本王不会知道所有你在想的事的,也没有必要知道。”

绮礼摇摇头,抬手握住他骚扰的手指,好让两人的视线能重新接上。

“要继续吗?要的话我得去把窗帘拉上。”

青年的红眼睛睁大了一瞬,接着愉快地眯起来:“你总算是恢复记忆了?”

“多少想起来了点。”绮礼闭上眼睛,原本紧绷的面容放松了少许。

“你根本没必要担心被人看到,他们又看不见本王。”

绮礼坚决地将对方摁回枕头上,自己走到窗边拉紧布帘,将卧室的门反锁后,才回到床边开始脱下上衣。

“他们看不到你,但是能看到我。我会被当成变态的,这比他们看到两个人在床上的后果严重多了。”

绮礼将黑衬衣从头上拽下,忽然想起什么,转头看向身边仍旧悠闲躺着的人。

“这次我该不会又是做到一半就失去知觉吧?”

“怎么可能是失去知觉,只是完成之后精神受到轻微损伤,忘记了而已,”青年随意拽下自己宽松的休闲衣裤,拉起他的手腕,提到嘴边来催促般地咬了咬食指尖,“才第二次,比上一次好不了多少的。前三次的间隔得长点,不然造成你的脑袋永久损坏,也就没有任何用处了。”

“……好吧,反正我也没有什么损失。”

绮礼将手指顺势探入对方的口中,摩挲着滑腻的舌尖。绵软的触感很舒服,他顺着气氛的驱动抬起另一手,揉了揉蓬松金发下温热的后脑。

“嗯……”

没有对他的动作产生抗议,青年反而很享受似的吮住他的手指,伸出舌头从指根细细舔舐到掌心,继而用牙啃噬着虎口。

酥痒顺着敏感的手指传上手臂,绮礼觉得半侧身体都变得随之发麻,微微涌过热流。

稍微,有点头晕了。

有了一次经验,他对这种信号已经变得敏感。对于自己马上就要失去记忆而觉得有些不甘心,他将手抽离,用濡湿的手指抚上对方裸露的胸口。

揉摁着心脏附近的乳尖,他重新低下头,用力吮上对方的嘴唇,不客气地将舌完全探了进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