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凌小径

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 冰凌小径 | Powered by LOFTER

[Fate/言切]麻婆豆腐在夕阳下散步 14


“……我不想……泡澡……”切嗣皱着眉头,还想抬腿从浴缸里出来。

“请,你,坐下去。”绮礼终于失去了耐心,不快地抬手捏住他的两侧胯骨,盯着他的眼睛放慢语速。

切嗣还想说什么,忽然闭紧眼睛又摇晃了几下,急促呼吸了一会之后终于重新睁开眼,像是认输了似的叹着气吃力地弯身,扶着浴缸边缘坐在了热水里。

高热包围了胸口以下的部分。因为搅动而显得热度更高的水流抚过身体,温度立刻就从表皮透进内脏,让他全身都热了起来。

啊……好像的确是有治疗的作用。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切嗣的确立刻就感觉到了好转。在这样刺激之下,之前还昏沉不堪的头脑,渐渐清醒过来了。

“……”

过了好一会终于恢复了所有的感官,切嗣才注意到自己正被摁着头,强制趴在浴缸边,绮礼正用喷头冲洗着他的头发。

绮礼的大手在他的头上揉洗的动作虽然不柔和,但也算是控制了力道。遇到纠缠的头发时,还会小心让开,感觉上倒是没有欺负他的意思。

“行了。”

绮礼忽然这样说着,拍了拍他的后颈,起身去关掉了出水的阀门。

“……”

切嗣抬起手,将搭在眉骨上流水的头发撸到脑后,抬头看了看正在把浴袍衣角拿起来拧水的男人。

“嗯?”注意到了他的视线,绮礼抬起头来。

和他对视了一下,切嗣别开了眼神。

“怎么了,有话不说可是会让人很在意的。”绮礼抓着他的尴尬不放,愉快地追问起来。

“……抱歉了,之前说的有点过头。”

切嗣的声音很消沉,音量几不可闻,但在安静的浴室里还是非常清晰。

绮礼抬起眉头,接着饶有兴致地抱起手臂靠在墙边:“喔~?”

“不管怎么说,这次见面之后好像是我一直在找你的麻烦。”

像是要掩饰自己的窘迫,切嗣一边说着,一边用两手捧起热水来洗了把脸。

绮礼意外地看了他一会,接着觉得很有趣似的笑了起来:“太令人震惊了,切嗣,你居然会向我道歉?你不是总把自己的正义强加到别人身上,觉得除了你之外的人都是坏蛋吗?”

“……”切嗣不快地转过身,换成仰躺在浴缸里的姿势,“我从来都没有那么做过。”

“哈,我可是从今天一见面起,就被你叫做人渣,废品,败类,让人作呕的垃圾——”

“除了最后一个的前半句,其他的我好像都没说过。”切嗣不快地插话打断。

“虽然没说过,你肯定想过。”

“你有资格说我吗,要比谁想的事情更污秽,我所知的人里大概还没有赢过你的,”切嗣叹了口气,“话说回来,神父,你今天该不会是看到我在那个餐馆,才故意进来和我坐一桌的吧。”

“哈哈哈哈,你在说什么自我意识过剩的话,我可是那里的老主顾了,认识那家店老板的时间比认识你的时间久。”

绮礼一边说着,一边发出了毫不客气的嘲笑声:“倒是你会坐在那家店里,才是真正让我吃惊的事呢,而且还占了我通常会坐的位置。”

“……老主顾,”切嗣茫然地抬起头,“你经常去那里吃饭?”

“不然为什么我没有点菜,午饭就送来了?”

“你,每次都吃一样的菜,吗?”切嗣艰难地转头看向他,眼睛都睁圆了,“只有,那个……麻婆豆腐?”

“嗯?差不多,总之有时候是三盘,有时候是四盘。”

“……你的胃没事?”

“没有啊,”绮礼抬起眉头,“身体不舒服的时候去吃还有治疗的作用。”

切嗣像是第一次认识他似的睁大眼睛呆了好一会,这才默默地转头看着面前的水面。

看着他被惊吓的样子满意地笑了声,绮礼解开浴袍的腰带,随手把衣服脱下来搭在衣篓边:“泡好了自己出来吧,我去看看我可怜的衣服烘干结束了没有。”

“……”

没有得到回应,绮礼抬头看了眼,接着停下了转身离开的脚步。

切嗣正仰靠在浴缸自带的斜面上,闭着眼睛平稳地呼吸着。神情很平静,不像是昏迷过去,大概只是因为被热水治愈之后太过疲惫,忍不住睡着了。

看了片刻,绮礼走到浴缸边,低头从正上方看着他的脸。


评论
热度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