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凌小径

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 冰凌小径 | Powered by LOFTER

[Fate/绮雁]紫焰犹燃 15




直到将车驶回间桐府邸时,雁夜还是在不断地咳嗽。

就像真的害了风寒一样,那种时不时呛几声的轻咳。这与他之前曾经有过的掏心吐肺的可怕咳嗽并不一样,只是启动刻印虫的正常后遗症而已。

在掌握到了Caster工房所在的位置后,他原本打算驾车前往,趁着对方虚弱蛰伏不敢出来的时机,在附近实地查探一下,没想到却被忽然而至的袭击所打扰。虽然这攻击没对他造成什么困扰,却也消耗了他的体力,再加上深夜寒冷,他也就暂停了追踪的计划。

并不像绮礼推断的那样,雁夜并没有那么在意这个无关人员的动向,在追踪Caster的时候早已经直接收回了监视用的虫,因此也不可能提前知道绮礼中途转向后发现了他。

他能够及时反应,还是靠了习惯性地在周围数十米内布下的固定随身的虫。也就是说,他在黑键距离自己背后二十米左右时才忽然发现。

接下来的反应可以说只是条件反射。就像是看到眼前飞来了一个黑影,不管那是什么首先抬手打掉再说。

当然,能够做出如此敏锐的反应,的确是靠着高人一等的魔力精细操作。正如绮礼所想,那是雁夜经过成千上万次练习后所得到的技巧,收放魔力已经可以变得就像呼吸一样自如,虽然爆发力不强,却足够使用在最该使用的地方。

虽然不能提前查知攻击,但是看到折断跌落地面的暗器,他也立刻就明白了暗杀者的身份,所以连头都没回就立刻上车,不想再缠斗消耗下去。

真是不能小瞧这个男人,就连返回路上都要顺手捡个便宜,试试能不能取他的性命吗?

简直是超出他想象的卑鄙冷酷的家伙啊。

这样想着,雁夜笑着摇摇头,将车在前院停好,慢慢走向主屋的大门。

不过走了两步,他就收起笑容停了下来,阴沉看着屋角的阴影。

“……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我要去休息了。”

“哼,不是刚刚还在精神抖擞地傻笑着吗?”

黑暗中传出沙哑的怪笑声,拄着拐杖的佝偻老者慢慢走到了灯光下:“原以为你会像条断腿的狗一样爬回来,没想到还留着这么多无用的魔力呢,什么都没干,就灰溜溜地逃回来了吗?”

“哦,我就心想你怎么会反常地出来迎接,原来是等着借机挖苦嘲讽我痛苦的样子吗,变态的死老头子,你的退休生活也太无趣了,去学着和人搞好关系打打麻将怎么样?”

懒于理会间桐脏砚的冷言冷语,雁夜一边摘着围巾,一边径自走进屋内。

“哼……要去看你那宝贝女儿吗?她可不在这里。”

听到背后传来的笑声,雁夜猛地皱紧了眉头,声音也骤然变得低沉:“樱怎么了?”

“哈哈哈哈,别用这么可怕的眼神看着柔弱的老人啊,要尊老爱幼,你这不肖子,”看到他终于透出紧张的脸,脏砚愉快而残忍地哈哈大笑,“那丫头两小时前出门了,现在都还没回来呢。”

“……为什么这么晚了还让她出门,”雁夜停下摘围巾的动作,脸上的怒火愈加旺盛,“那时候不是已经过了她睡觉的时间了吗!”

“这可都是你的错呐,雁夜,”脏砚愉快地说着,像是要激怒他一样轻松地用拳头敲着脊背,“她看到电视里的节目介绍了什么治疗咳嗽的特效药,就问老夫要了零用钱,出门去买药了。哈哈哈,那丫头犟起来,老夫也是无能为力啊。”

“那么你就应该陪她出去,这么晚了,你让一个小孩子独自走夜路,到底是怎么想的,简直是没有人性,连虫子都不如!”

雁夜愤怒地大声责骂着,停下脚步回身重新走回车边。

“哈,为什么要陪她?有义务陪她吗?那种对于继承间桐魔术没有任何价值的废物,老夫可没有一丝一毫的怜爱心呢。”

虽然脏砚已经说到了这种刻薄残忍的程度,所有心思都已经跑去女儿那里的雁夜却已经懒得理会,只是不间歇地打开门,迅速地坐回驾驶座发动车辆:“她去哪里买药了?”

“老夫可没这心情追着她没完没了地浪费耐心。站在冷飕飕的院子里等你回来,告知你这个消息,可已经是破天荒的仁慈之举,老骨头可受不了凉风了,要是找得到,你就自己找吧。”

从鼻子里发出愈加可恨的冷笑,老人用拐杖点着地面,慢吞吞转身往回走,不再给他任何提示。

升上车窗,雁夜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

冷静,冷静下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