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凌小径

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 冰凌小径 | Powered by LOFTER

[FGO/红切]花开一隅,静候佳音 15



他说得太笃定了,以至于弓兵自己都花了一秒反省之前战斗时自己是不是出过什么纰漏,才会像现在这样被人小瞧。

“没有实际体验过你怎么能这么确定?”他笑笑。

两人走到一个开阔些的角落,切嗣停下脚步,打算花点时间跟他聊聊这个问题。

“你说的切磋,是在明确的时间,地点,两个人正面展开的交锋吧?以迦勒底的系统设置来说,更像是进了角斗场。”

弓兵摊手:“也有拟真环境下的情况,只是大家更喜欢简单粗暴一些的方式而已。不过那又如何?”

“我生前干的就是暗杀的活,什么样的人都杀过,什么样的手段都用过,如果用伏击,你恐怕是赢不了我的。那一个弓阶的从者,如果不能在暗处拉开距离暗杀我,难道面对面肉搏吗?我知道你擅长近战,但那只是和其他弓阶相对而言,你一对一遇上我,胜算到底谁比较多,你可以自己想想。”

切嗣说完,忽然又加了一句:“当然——是在同等情况下。比如双方都不带礼装加护的时候。以迦勒底的系统逻辑来说,我现在的级别比你高,所以真要对决也有失公平,如果你是希望一场公平较量的话。”

卫宫忽然捕捉到他的话里某个奇怪的点。

“你的级别?比我高?”他追问道。

从者的详细数据,当然是只有身为契约者的御主才能看到,而平时在迦勒底,大家大都是从魔力的强弱变化以及英灵自己的说明才知道他人情况。其中也不乏有瞎说的,比如黑胡子就成天吹嘘他已经满级了,而早已满级的齐格飞却一直谦虚自己只是灵基再临过两次而已。

“是啊,Master说的,应该没错吧。你还没进行最后一次灵基再临。因为开会解释排班表的时候,他专门排了给你准备再临素材的工作。”

“哦,所以你已经灵基再临完成了?”

卫宫感到不可思议,切嗣来迦勒底没有多久,他的战力对于这个基地有这么重要吗?上一次完成再临这么快的还是孔明进基地的很久前。

更何况,灵基再临是有好几道关卡的,在最终再临之前,感觉不到变化的从者也有不少,但只要完成了再临,整个人的魔力与气势都会大不相同,至少他在切嗣身上是完全没感觉到这种变化。

“昨天刚完成的,御主提着棱角去和达·芬奇讨价还价,换来的种火都给我了。你的……他们怎么说的来着……你的级别应该是已经到了,只是有些素材不够,因为这基地里弓阶的主力太多,以至于你在原地停留了很久,这都是Master和后勤部讨论时说到的,具体是怎样我倒不关心。”

卫宫沉默地回想,纯粹以级别来说,他和切嗣可能差了有五级左右。虽然现在对决他并没有输的打算,不过居然这么明确地理解到御主更重视后来的切嗣,真是微妙的心情。

“你的再临完成,还真够静悄悄的。你自己有感觉到什么变化吗?”

卫宫又仔细看看站在面前的瘦长男人。他的魔力一如刚刚来到基地时那样沉寂无声,安静得就像沉睡中的婴儿,随着能力的提升,只是让他显得越来越阴沉,原来越隐入黑暗,而本人透出的力量和压迫感却完全没有变化。

“嗯?大致上还是原来那样。行动的时候,有感觉到自己的速度更快了,但可能是刚刚完成再临,有些不适应吧,有时候会觉得肩膀很沉。”

切嗣说着,还很不舒服地抬手,握拳敲敲颈侧的肌肉。

这动作有种说不出的熟悉,但那些本应该消失的回忆在卫宫的脑海里无法调取出来,结果导致一股失忆症般的反胃感。

他就下意识地向对面的人伸出手。

这个动作实在没有任何意义,或许本来是想拍肩,或是替切嗣整理一下那块碍事的红披肩,又或者是想自己用手试试那令切嗣感到沉重的魔力有什么特别,卫宫那短暂的走神只是持续半秒,手才刚刚弯肘抬到胸口,还没前伸就已经被强行打断了思路。

切嗣原来还静立不动的身体忽然闪现般向旁边滑出几米,手已经摸到了腰间的刀鞘上。

卫宫的眼睛当然追得上他的移动,但却因为没防备,手在空中尴尬地停一会,才无奈地甩甩,垂回体侧。

看过去时,切嗣那双无神的眼睛既没有惊讶,也没有愠怒,就像机器人的监控镜头那样毫无生机地盯着他。

“迦勒底的公共区域不许打架,这不是你天天挂在嘴边说的吗?”

切嗣低声说的话和行动完全不一致,看起来只要卫宫再动一步,他的匕首就要出鞘了。

“谁想和你打了?我只想帮你看看肩上有没有什么东西。如果你这么不喜欢肢体接触,我以后注意些就是了。”

弓兵为了让气氛缓和点,只能无辜地把双手都掌心向前举起来。


评论
热度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