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凌小径

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 冰凌小径 | Powered by LOFTER

[Fate/绮雁]紫焰犹燃 19





【清晨开始,工房附近的确出现了特殊的魔力流,和Caster身上释放出的很相似。也许是工房结界受损,其力量泄露出来了。】

 

绮礼得到的报告是这样的,但他本人并不相信。

不知为什么,他第一时间就在直觉上想到了某个男人。

那个可以将魔力控制得就像自己延伸出的神经一样收放自如的魔术师,其家族的魔术又具有远距离释放的特性,那么就算是模拟出Caster的力量也不是不能想象的事。

只是单单这么做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如果真的是那个男人干的,他一定就只是为了给前来此地的Rider做个路标而已。而生性直爽毫无畏惧心的征服王,也一定不会放过这个标记,丝毫没有怀疑或退缩,而是直接发动攻击。

间桐雁夜……早就算准Rider的主人会派遣其查探这里,因此彻底地利用了这个英灵的性格吗?

 “……”

“Master,请下指示。间桐家主已经离开住址,往城内去了。”

被Servant的声音提醒,绮礼这才中断思绪,开口应声:“继续跟踪。告诉我他的行动方向。”

“是。”

结束了对话之后,绮礼沉默片刻,不由得站了起来。

为什么会站起来,他自己也不得而知。但他还是顺应身体的要求,往屋外走去。

迈动着速率恒定的脚步,他拉开房门,这才确定自己想要做的事。

他想见那个人。

名为间桐雁夜,工于心计而深藏不露的魔术师。明明虚弱到只是站着都很困难,却从来不将任何强敌放在眼里,只是一心一意地执行自己的计划。

这个男人在面对他的时候,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说出什么样的话呢?

大概是被吉尔伽美什的要求提醒了吧,绮礼现在明确地想要知道间桐雁夜参战的理由。为什么用那种残破不堪的身体痛苦地活着,却还能一直拥有笑容,并且爆发出这么强大的生存欲望呢。

绮礼这样想着,不由得略微加快了脚步。

他已经确定自己无法抹消对于这个人的在意。如果在当面理清这些疑惑之前,这个男人就死去了,他一定会陷入巨大的失望之中。

 

××××

 

根据Assassin的回报,雁夜前往的是冬木市的新都。

在步入偏远街区的一个地下室后,过了不久带着大群的孩童走了出来,并且分发给孩子们糖果与零钱,接着在警方的巡逻车经过前抽身离开。

一边赶往雁夜所在的街区,一边听闻了这一系列的行动之后,绮礼的心中不由得产生了疑问。

显而易见,雁夜这次出行应该是为了解救被Caster阵营诱拐囚禁的幼童。不知他是用什么方法找到的这个囚禁场所,总之并没有对建筑本身进行破坏,只是把关在其中的受害者带走就作罢了。

如果说这是为了影响Caster的战力,好像又有些程度不足,而且就算不救这些孩子,Caster也不会因此而变强多少。怎么看,都是没有太大必要的行动。

按之前得到的印象来说,这个间桐家主应该只会做必须的事,不会浪费多余的力气,那么这次究竟是……

“Master,间桐家主往前方的露天停车场去了。”

Servant的声音忽然在耳边提醒着他。

“……开车来的吗。”绮礼眯起眼睛,估算着自己和对方的距离。视线的尽头,他已经隐约可以看到慢慢向前走动的单薄身影。

“是的。您想要与他正面接触吗,Master?等他上车后可能就会来不及了。”沉稳的女声向他继续向他告诫着。

“嗯。”

绮礼并没有多说自己的计划,只是渐渐加快了前进的脚步,从快走变成了小跑,两手的指间都瞬间夹上了黑键的柄。

雁夜的背影在他的视线前方,渐渐变得轮廓清晰了。

他并没有刺杀这个男人的打算,只是想要对方停下脚步。但是不管是出声呼唤,还是加以攻击,以之前的经验来看应该都是没效的。

那么就只能以武力阻拦住他。

不管是打断他的脚踝,抑或切断他的一条手臂,只要能让他停下来,回答自己的问题——

绮礼只是一心一意地计划着接下来的行动,丝毫不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什么残忍冷酷的地方。

迈开长腿,进入全速冲刺状态的他,很快就完全进入了对雁夜的攻击范围内。而前面不紧不慢走着的人还是缩起肩膀,冻得瑟瑟发抖的样子,像是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的存在。

但绮礼因为有之前交手的经验,也没有因为他的态度而放松警惕,将右手指间的三支黑键全都弹出利刃之后,他一边以冲刺的速度前进,一边将右肘外拐,小臂回收,摆出适合发力投掷的姿势。

只要雁夜拐过这个路口,往对面的停车场走去,他就会抓住对方一瞬间分神的机会,直接掷出杀器。

就在这一瞬间……

他感觉到周围的空间中流过了就像微风一样无数细而清晰的魔力束。

本能的危险预感令他猛地刹住了动作。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