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凌小径

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 冰凌小径 | Powered by LOFTER

[FATE/切金]别再来冬木市了! 14




另一边,正在独自展开不为人所知的计划的切嗣,做出的第一个决定就是先对Lancer和Saber阵营下手。

在他看来,那些蹲在固定的建筑中用工房武装自己的老派人物真是太好对付了。就像新鲜的活靶子一样。

“舞弥,怎么样了?有好好地引起骚动吗?”

掂了掂新入手的扩音器,他一边低声与手机另一端的人通话。

他所做的事情很简单。他随便买通了街上的小混混,往Lancer阵营落脚的宾馆内放了一把火。火势在变大前就被控制住了,但出于安全考虑,宾馆内还是暂时疏散了客人。

[是的,警方已经将宾馆客人疏散。你要求的电话号码,我也已经弄到了。]

“是吗。你会开飞机吧,舞弥?”

[……?我有飞机驾驶执照,但是为什么说起这个?]

切嗣转过头,用手里的扩音器碰了碰身边盖着保护色罩布的巨大金属机械,脸上露出轻快的微笑:“我弄了一架直升飞机。你来开。”


××××


“啊。啊。”

切嗣站在直升机的门口,迎着烈风试验着扩音器的音量。过了一会,他转头用扩音器对着驾驶座上的舞弥喊话:“声音够大吗?”

“够大。请不要用这么大的声音和我说话,我会操作失误的。”

“很好。”

切嗣拨通了位于凯悦宾馆顶层客房的固定电话。他的手机已经加载了特殊装置,现在理论上来说伪装的是宾馆的内线。

不出所料,虽然全楼都已经进行了人员疏散,但顶层的客人看来并没有畏惧炸弹威胁的必要。没响几声,那边就接通了,传来一个冷静平稳的男声。

切嗣一手将手机举远,一手拿起扩音器,深吸了一口气。

“去死吧!处男!”

他就像全世界任何一个地方都会有的低劣混混一样用刻意压低的怪声吼道。

经过扩音器放大的声音化身音波炸弹确实传到了Lancer的Master耳中,他将手机挂断放回兜中,不打算确认效果。总之,明白对方还在原处就够了。经过他了解,那间贵宾房的电话放置在窗边。如果能因为这个电话呆愣在原地,愤然走到窗边查看之类,那效果就更加拔群。

他以最快的速度举起了早已准备好的肩扛式导弹。

虽然在这个时点,这个国家里弄到这玩意不太容易,不过只要有钱,什么都好办。

瞄准了最顶层的窗户后,切嗣盯着瞄准镜,毫不犹豫地将导弹击发出去。

直升机的动静很大。虽然宾馆的骚动一定会引发九成的注意力,但这样让直升机在空中悬停的时间一定要越短越好。

这样想着,他从机舱里——又取出了一枚更大,规格更高的导弹。

“你要再攻击一次吗?”舞弥开口确认。

“不是。马上调头。我们不能在这里停留。”

切嗣退回机舱内,手脚利索地检查导弹的保存情况:“这一发是要送给远坂府的。”


××××


很可惜,比起开始向各个阵营全面铺开战争的切嗣来说,更加了解战况全貌的其实是Assassin阵营的言峰绮礼。

他透过从者的眼睛看着载有切嗣的直升机袭击了宾馆,然后发现它并没有停止移动,而是向市内的另一方向移动。正当他想仔细旁观这个男人究竟想做什么时,他发现直升机靠近的是远坂邸的方向。

麻烦的是他的师父坚持不使用现代的电话,而要用魔力催动的通信器,这精密仪器虽然也不是不能用,但状况就像少女的心一样多变,比如现在这种危急时刻,它就罢工不传音了。

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导弹以一个飒爽的弧线深深扎进远坂家的屋顶之中。

虽然以远坂府拥有的严密结界来说,区区小型导弹不至于伤及主人,但损失必定也不小吧。

只使用过一次的直升机最后也被切嗣毫不留情地直接爆破,扔进海里了。

卫宫切嗣到底在想什么?

他的行为更像是个佣兵,战争疯子,不是来拿圣杯而是来捣蛋的混蛋,怎么形容都可以,唯独不像魔术师。在仓库街被杀的从者眼中,绮礼看到了这个男人与Archer站在一起的情景,因此可以多半确定这个男人才是真正的Master,却暂时还没有兴趣派从者去暗杀他。

他现在越来越想知道,原先谨慎地保持旁观态度的切嗣,忽然间如此果断地主动向其他阵营挑衅,原因究竟是什么。

“Archer……吗?”

恐怕只有这一个答案了。

绮礼忽然开始遗憾,刚刚那枚射向远坂家的导弹,如果目标是自己就好了。


评论
热度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