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凌小径

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 冰凌小径 | Powered by LOFTER

[FATE/切金]别再来冬木市了! 18


【Master,有使魔将一封信放在了您的窗台上,需要我们拿进来吗?】

正坐在教会的房间中看书的言峰猛然停下动作,片刻之后无言地点头默许。

从者恭敬呈上的是一封非常普通的空白信封。他将牛皮纸信封贴在鼻尖上闻了闻,就从上面淡淡的烟草味道确认了主人是谁。

抑制住不知为何开始紧张的心情,他拆开信,拿出里面的纸张。

切嗣真的用手写给他回了一封信。内容非常简短,没有回应他提出的任何问题。

“只要我提供其他人的情报,就会继续给我回信吗……”

绮礼读完信之后,手指摩挲着字迹陷入深思。

虽然并不想承认,但他第一时间就接受了这个提议。

明明是与时臣师父还是联盟关系,但他在看到了房屋已经受损至此都不愿从地下出来的行事之后,已经开始觉得自己与老师的想法渐行渐远。

满怀着私下与其他阵营接触的内疚感,以及更多的能够了解卫宫切嗣这个人的喜悦,他最终拿起笔,决心书写新的信件。

现阶段,泄露也不会对己方有害的情报……果然是不久前才发现的位于未远川的Caster工房吧。


××××


第二天的凌晨时分,未远川的某处发出了一声巨响。

声音就像是煤气罐爆裂,或是大型运输车滚落,但实际上,那是由货真价实的炸药带来的噪音。因为爆炸基本在一个下水道内的空间,所以声音实际上已经减小了很多,只是从出水口冒出阵阵浓烟。

[各位观众,这里就是冬木市连环入室杀人案的嫌犯被当场击毙的现场,由于警方的取证需要,现场暂时还无法进入,我们可以看到——]

清晨时分,这里已经赶到了各路记者与附近受惊的居民。女记者对着摄像师紧张地陈述着案情。在几小时前,警方对这里进行了埋伏突袭,而最近连续作案的猎奇杀人犯,则在这次行动中被直接击毙。在下水道中发现了即使经过爆炸也极尽血腥的藏身之处。暂时还未发现他的同伙。

当然,这样的解释都是切嗣与买通的警局内线串通好的。

已经被毫无头绪的杀人案压得焦头烂额,警方也乐于见到有相关的线索出现。在从言峰那里得到了Caster的工房所在地后,将整个事情安排成完全是警方出面的结果,也让切嗣费了一番功夫。

另外,言峰的情报中还有另一个信息,那就是不知身在何处的Caster似乎异常地执着于Saber。不论如何,切嗣不用太过担心他会找上门来。

“什么?本王还期待着有特别的戏码,结果只是一炸了事?切嗣,你也太瞧不起本王的耐心了吧?”

坐在切嗣身旁,吉尔伽美什用赤脚用力踩着他的腰。

“对于那个丧心病狂的外道阵营,你有什么好期待的?”切嗣疲惫地翻了个身,却发现对方的脚更容易会踩到自己的胯下,只能再度翻回去,“我只是想睡一会。我有50小时左右没有合眼了。”

“本王没允许你睡。”

“这是什么逻辑,你到底还有什么事?”切嗣困得不想睁开眼睛。

“切嗣,言峰绮礼问过你吧,你到底是为什么参加圣杯战争,又在追寻什么。”

“啊,是问了,那又怎么了?”

“你打算怎么回答?”

“关你什么事……”

“杂种,本王的话,你还真敢敷衍过去呢。”

听到从者的声音陡然变冷,切嗣嫌麻烦地啧了一声,别扭地转过头来:“反正都是你根本就不想知道的无聊理想。与其听了倒胃口,何必自找麻烦。”

“这种事可不是由你说了算,”吉尔伽美什抱起手臂,“如果是令本王失望的无趣回答,那么,现在就在这里杀掉你也——”

“有令咒呢,你做不到,”切嗣含混地打断他,都懒得说更长的句子,“这么不想和我相处的话,自己去把其他阵营都杀光,我们就可以说再见了。你何苦要在这种小床上踩我来打发时间。”

“不想和你相处?本王说过那样的话吗?”

“……”切嗣忽然觉得刚才对方说了什么不可思议的话,不由得睁开眼睛看过去:“不是吗?”


评论
热度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