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凌小径

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 冰凌小径 | Powered by LOFTER

[FGO/红切]花开一隅,静候佳音 13



躺在宿舍房间的床上,卫宫看着苍白的天花板。

虽然肤色与发色都改变了,性格也大相径庭,但看切嗣的面容,他比自己记忆中的样子要年轻许多。

或许以这种姿态现身的切嗣,还处在巅峰的某个年龄上,甚至比成为英灵的卫宫士郎还要年少。那么士郎和切嗣如果相似,究竟是谁更像谁?

“时空错乱,悖论也就跟着来了啊,所以我才讨厌什么生前的记忆……”

就卫宫所知,来到迦勒底,却隐约保留有多余记忆的从者,不止他一个。但大家都过得不错,甚至生前有过死仇的,在迦勒底也能和平共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契约的御主是个无欲无求的和平主义者,大家都受到了那种平和魔力的感染。

“我怎么就——”

卫宫听到自己的抱怨出了声,立刻把嘴闭牢。

切嗣或许就在隔壁休息。虽然迦勒底的墙壁隔音做得相当好,他也不想让对方听到一丁点自己的真心话。

这算是在和谁较劲呢,卫宫自己都不明白。

忽然房间里的传音广播响起来,玛修和缓的声音在通知从者们模拟战斗场空闲出来了,允许大家在可控的情况下切磋战斗,因为不确定随性的英灵们究竟会住在哪,广播从来都是全基地一起播放的。

这种日常训练是迦勒底的一部分,卫宫常常将它戏称为迦勒底的特产活动,毕竟现世就是为了死斗,或是要为某个契约主献上一切力量的英灵们,现在会抱着练习或者游戏的态度去战斗,实在是太稀奇了。

更何况许多生前是大英雄的家伙,在迦勒底食堂天天用奇怪的菜单刁难他,勾肩搭背去训练场打几架再回来泡个澡,切磋训练结束了还要乖乖到达·芬奇的工房一起和御主开反省会,这生活倒是过得惬意悠闲,至少卫宫是没看出来他们哪里像是英雄伟人,和常人有多少不同的地方。

要不要去活动一下身体啊……胡思乱想说白了都是闲出来的毛病。

卫宫想着,干脆跳下床,脱下日常服换上战斗的武装,开门正往外走,却看到隔壁也有一个人影缓缓走出来。

“……切嗣。”

两人对上视线,卫宫只能点头打招呼。说实在的,他很不想对上切嗣那双连面对他时都黯然阴冷的眼睛。

至少在他的记忆中,那个男人在最后的最后,全身都衰败枯萎走向终结时,看着他的眼睛还有种细微的光亮。

就像他是卫宫切嗣在这世上仅存的某种安慰和寄托一样。

“哦。”

切嗣用最简程度的礼节应声,点点头。

看他的表情,不是要故意冷落邻居的样子,据卫宫观察,他对御主,对搭档较多的其他队友也是这个态度。

卫宫走路的步子很大,前进速度很快,但他发现切嗣虽然走得悄无声息,却仍然在他身后不远的地方跟着。

有一个Assassin跟在身后可不是什么好体验,更何况是一个隐蔽气息却故意现身的Assassin,那种奇怪的隐晦魔力能让卫宫身后起好几层鸡皮疙瘩。

最后他只能放慢少许,和切嗣并肩走。

“我们好像是要去同一个地方。”

他主动开口搭话。切嗣不说话的时候太安静了,呼吸声都听不到,这种安静的杀阶最让人头疼。

“嗯。你也要去训练吧。”

切嗣点点头。

“你来迦勒底有一段时间了,战斗和生活还习惯吗?”

卫宫觉得自己这话问得太像学校的生活指导了,但还没等他嫌弃自己,切嗣就已经开口答话。

“没什么习惯不习惯,对我来说哪里都一样。”

“如果真的很习惯了,你就不会去参加模拟训练吧。”弓兵笑笑。

“为什么不会?”切嗣却反问他。

“你看起来是那种一丁点多余的事都不会做的类型。”

卫宫摊开手,看看自己掌心的硬茧,自嘲地又笑笑。

“不像我,总是喜欢多管闲事。怎么说呢,就是性格不同吧。”他说。

切嗣没承认也没反驳,却抬头看了他一眼。

那双冷冰冰的眼睛,就像医疗仪器,将他上下扫过,卫宫就觉得好像有股冷气扑面而来。

“那你呢?习惯这里吗?”

明明反应像是被冒犯而生气的样子,切嗣却用一贯的低沉声音问道。或许是卫宫听错了,他的语气反而比平时柔和些。

“……我?”

弓兵没想到他会把问题抛回来。思考了一会,他发现自己的答案或许和切嗣刚才说的话是一样的,但真这么回答,就太敷衍了。

“还好吧,迦勒底这个在暴风雪里的孤舟,倒是挺结实的,魔力供给没问题,至今为止的任务也都很顺利。只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迦勒底的食堂就归我管了,明明还有厨师,所有人却只吃我做的饭。我可是来战斗的,不是管后勤的啊。”

卫宫说着,轻车熟路往一个岔道上拐,而切嗣则沿着原路往前走,两人都停了下来。

“走这边才对。”切嗣指指自己的前方。他语气很笃定,看来记住路对他不是难事。

“哦……这边是近道。男子休息室两边都开门,穿过去比较快,我走习惯了。”卫宫也指指自己的前面。

然而切嗣站在原地没动。红衣弓兵也在自己的路上没动。

气氛忽然变得有些僵硬,卫宫不知道走个岔路到底有什么稀奇,但切嗣似乎因此陷入了思考。

这样沉默几秒,切嗣忽然主动走过来,看来是要跟他一起走近路。卫宫也就转过身,继续往前。

“上次你要给哈桑做的那个。”

两人没走出去多远,切嗣忽然低声说道。

“嗯?哦,那个骷髅饼干吗?他似乎不喜欢吃,我就放弃了。比起那个,还是小猫小狗小兔子之类可爱的造型受欢迎。”

卫宫没反应过来他为什么会忽然说到这个,也许是他们正要经过有甜点的休息室。

“我喜欢吃。”

切嗣平淡地说。

“哦……我知道你喜欢吃。怎么,你是想说,那个吃掉饼干的人是你,所以我应该换成给你设计一份特殊的点心?”

卫宫只是随口开个玩笑。然而身边的人却不像是想开玩笑的样子。

“嗯。”

切嗣简化了所有回答,总结成一声鼻音,正经地点点头。


评论
热度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