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凌小径

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 冰凌小径 | Powered by LOFTER

[FATE/切金]别再来冬木市了! 16

搬其他更新基本都被屏了,全都是清得不能再清的清水,最近的lof啊……(邓摇.gif)这文也被删掉好几个章节,大概贴到某个地方也就不能贴了,且看且珍惜



切嗣走到从者旁边的沙发空位上一屁股坐下,继续大口啃食饭团:“爱丽,你去睡吧,现在太晚了。明天我要大规模地改造城堡的各种地方,还要忙很多事,你也得帮忙,所以现在要保存体力。”

“切嗣,不能告诉我……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吗?”爱丽往门口走了几步,又停下来迟疑地问道。

“明天会一样一样讲的,现在也说不清楚。”

切嗣看着手上粘着的饭粒,甩了甩没能弄掉,只能塞进嘴里吃光:“别担心。这场圣杯战争,肯定很快就会结束了。”


××××


人造人的睡眠时间比普通人类要长。事实上,深夜时分切嗣让爱丽去休息,也是为她的身体着想。

当爱丽斯菲尔醒来时,已经到了第二天的下午时分。她四处寻找切嗣的身影,发现被划归为作战会议室的房间已经变得面目全非,堆满了各种她不认识的机械。

“切嗣,这些是什么?”她好奇地走到布满整整一面墙的架子前,看着上面整齐摆放的几十个屏幕,“这些是……电视?”

“也可以这么理解吧,不过它们只有输送视频信号的功能,”正蹲在地上摆弄大堆各色电线的切嗣回答得心不在焉,“这些是和市内的警用监视镜头相连的。”

“……警……?”听到了陌生的词汇,爱丽茫然地转头看向屏幕,只看到每个上面映照出不同的景象,有些是空旷的街道,有些是毫无意义的某条车来车往的路段,有些只是一个半晌没有变化的楼梯角落。

“我买通了冬木市警方的人,把他们的监控系统的线路盗用过来了,当然,为了不引起注意,只是临时的,大概能看到一周左右,但这也足够了,”切嗣终于站起身来,满意地拍拍手,“看到标号是2-5的屏幕了吗?上面的四个切换的画面就是远坂府附近的街道。4-7是凯悦宾馆附近的,我们不用出门就能知道全市的事态发展。另外我还在艾因兹贝伦的外围,以及城堡内都装了监控镜头,那一套还没完全组装好。”

“好……好厉害,这样的话,不就可以全天候看到其他阵营的……”

爱丽不可思议地看着画面纷乱的屏幕,忽然反应过来:“所以切嗣你昨天看地图是为了这个?”

“嗯?哦,你注意到了啊。因为地界太大,只凭一人之力没法监控所有阵营的情况,很麻烦,”切嗣疲惫地坐在桌边,拿起水杯喝了口,“从效率来说,这是最快的。”

“但是,只是看着也没有意义呢,魔术师们都会蜷缩在自己的老巢里,就像我们一样。”

“各个阵营有各自的应对办法,比如像那个,”切嗣用下巴示意了一下远坂府,“虽然冲他们开了一发导弹,但Saber的Master却还是硬着头皮不愿意出来呢。因为已经引起了骚动,不可能像平时那样开着外围的结界,警察和消防车都来了,这就是最好的牵制。”

“也就是说,被人盯着的话,就不能轻举妄动了吗?但是切嗣你在众目睽睽之下还炸毁了宾馆的大楼呢。”

“因为我是魔术师里的外道啊。”切嗣毫无笑意地咧嘴笑了。

爱丽好奇地盯着那个屏幕,却只能看到成为半废墟的建筑,以及周围层层叠叠的围观民众。

“那么,其他阵营呢?虽然Assassin已经被Archer打败了,Lancer也在爆炸之后就没有动静了,但我总觉得有些不安。”

“Assassin不必放在心上,他的主人已经到教会避难了。Berserker的主人间桐雁夜,注意力全在远坂那边,应该是和远坂家有什么深仇大恨吧,”切嗣耸耸肩,“我要做的只是把Saber钓出来,让他们打个痛快互相损耗就够了。至于其他的嘛……我都安排好了,你安心地看着就足够。”

“你看起来很累呢。要不要我把熊吉抱过来让你靠着?”

“呃,不……”

“我去抱过来!”

爱丽以努力想帮忙做点事的气势,不由分说地跑出房间。

切嗣好笑地看着她的背影,抬起手来活动腕关节,忽然对着无人的房间出声了:“真稀奇啊,你会这样灵体化呆在我旁边。你到底打算干什么?”

“没什么事,本王就不能呆在这了吗?有谁规定不行的?”后方的墙边传来实体化之后清晰的男声。

“我怎么敢说不行呢。”

“你说其他的都安排好了,根本就是信口开河吧,真是吹破了牛皮都面不改色的渣滓呢。”

吉尔伽美什说着,走到他旁边,转过身背靠着桌沿:“看你似乎完全没有察觉的样子,提醒你一句,Assassin还没有退场呢。本王出门散步的时候,就不止一次感觉到过那种黏糊糊的恶心气息。不过躲得够狡猾,每次都蟑螂一样逃走了。”

“是吗,”切嗣并不显得非常惊讶,“那么,事态就变得有趣了。”

“本王因为觉得太烦,就追过去当面警告那个Master了。不过意外地发现那家伙姑且是个有趣的杂种。”

“……?!”

这次切嗣终于吃惊了,眼睛圆睁着看向身边的人。


评论
热度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