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凌小径

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 冰凌小径 | Powered by LOFTER

[Fate/Zero/SN][红切]亡者并非一切终结之人 25



“它能够笼罩方圆两米内的空间。这其中和我身体有接触的物体都可以随之转移。如果只能让我自己加速,不就没有意义了吗,”切嗣眯起眼睛没有笑意地斜了一下嘴角,“毕竟这不是一个人的战争。”

“……也是。”Archer这时才重新意识到对方虽然看似是孤胆英雄的模样,却也是有自己的Master的,虽然两人的关系可能不怎么样。

在宝具恢复原状的过程中,切嗣转过身看向右下方:“这里视野不错,不管发生什么都来得及赶过去了。”

跨前一步和他并肩,Archer也看向同样的方向,这才发现此刻所站的位置几乎就在士郎身处公园的正上方——由于楼层非常高,再加上公园有树林遮挡视线,他们身处的地方对于公园中的人来说是个视觉死角。

赤铜发色的少年,正和银发紫衣的少女面对面站着,仍然维持着说着什么的状态。两位英灵从数公里外赶来的耗时,对他们来说,不过就是几句对话的功夫而已。

 

××××

 

“好不容易见面了,我们还是姑且先聊天吧。你看,我带了礼物。”

树荫下的少年这样说着,举起手里的纸袋。如果站在他面前的话,还能闻到袋子中散发出的带有甜香味的新鲜热气。

“啊……”

因为太过吃惊,银发少女愕然地睁大眼睛,脸上的微笑都消失无踪。

“你看,鲷鱼烧。女孩子会喜欢这个的吧。”

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正身处多么危险的环境之中,少年士郎温和地说着,将手里的袋子又向前递了递,那样子就像是在着哄邻居家的小妹妹。

“……”

伊莉雅苏菲尔的吃惊很快就转为了好奇。

眼前的少年弱得只需她动动手指就可以杀死。不管是什么诡计都不用害怕,更何况这个男孩的脑内大概也不可能存有“诡计”这种念头。

笑的时候一定是因为高兴,递出和好的橄榄枝一定就是因为他对面前的人不存有仇恨吧,哪怕对方曾经拆开他的肋骨打碎过他的内脏也一样。卫宫士郎好像就是这样一个单纯幼稚过了头,让人没法讨厌的家伙。

最终少女放弃一般地垂下睫毛,转身坐在长椅上。

“嗯。但是士郎要陪我聊天。”

“那是当然了。我本来就是来和你聊天的。”

士郎微笑地说着,丝毫不在意所谓的安全距离,就在伊莉雅的身边坐了下来。

而此刻正在高处俯瞰现场的另外两人——或者说两个亡灵——在这一瞬间都绷紧了神经,不知是该松一口气还是该将警戒级别更加提高一层。

“切嗣。能读唇吗?这个距离对你来说还是有些吃力?”

Archer紧皱着剑眉用不可理喻的眼神望向少年士郎的方向。

“可以。没问题。”Assassin简短的回应声显示出他的心情也相当糟糕。

“如果,我是说如果,这孩子是你儿子,”Archer抱起手臂摇摇头,“那我觉得你真是给予了他失败的教育。”

“不要随便把攻击的矛头指向我,不过Saber的主人竟然是这种性格,让我也很意外。”

虽然继续否认着关于身份的推测,但切嗣的声音还是带上了隐隐的怒气,听起来像是结了冰,不知他是在生自己的气,还是在为士郎的天真和幼稚而着急。

“接下来你的打算是?我不认为立刻冲出去是个好主意。”垂着眼神看向下方,Archer眯起眼睛,继续通过长椅上两人的唇形分辨着对话内容。

“只要他们两人间没有产生冲突,我们就不用出手。毕竟这不是什么必要的消耗。”

“是吗,他们现在可是开始讨论关于食物的喜好了。我觉得这次旁观会是一场相当无聊的持久战。”

“总比大白天的在闹市区打起来好多了。”

“话说回来,艾因兹贝伦的这位大小姐也是相当的让人费解。这么好的机会,就算不引起骚动也能轻易取胜的情况下,竟然反而开始和平对话,难道她是对卫宫士郎产生私人的感情了?”Archer没有理会对方不耐烦的语气,继续消磨时间一般寻找着新的话题,“你儿子女人缘不错。”

“他不是我儿子,我也没有什么儿子。不要随便给别人增加子嗣。”

“什么,难道你想说你至死都没有后代吗,这也有点太可怜了。”

“……”

英灵切嗣这次没有回应,只是无言地将视线从公园抽离,转向身边的青年。虽然视线被时之御带遮挡,他不说话的模样反而更加散发出难以捉摸的压迫感。

“我只是开个玩笑。你真没有幽默感。”察觉到了他的怒气,Archer咧开嘴无辜地举起双手。

懒于回应对方调节气氛的话题,切嗣不快地抿紧了嘴唇:“幸好我没有儿子,如果我有个儿子又长成了你这种性格,那我一定会气得吐血昏死过去。”

Archer挑起眉头,忽然再度咧开嘴,露出了原因不明的怪异笑容:“那可说不定。小孩子在成长过程中会发生的变化你可预想不到。”

切嗣抿了抿嘴唇,干脆不再理会他的挑衅,转头继续看向监视的对象。


评论
热度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