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凌小径

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 冰凌小径 | Powered by LOFTER

[Fate/绮雁]紫焰犹燃 18



“Rider!不是让你去河道取水,你为什么两手空空地回来了!”

小小的民宅里传出了青年单薄的大叫声。

与对面那个体型魁梧到远超常人的赤发男子比起来,发火的瘦小青年看起来就像乱发脾气的幼童,斥责声也毫无威慑力。

正因如此,坐在对面地上的大汉只是茫然地搔了搔头发:“因为你不是不让我实体化吗?灵体状态要怎么提水回来啊。”

“你不是Servant吗,动动脑子想办法不行吗!”对于他散漫的态度,主人显得愈加愤怒,“那水是我用来寻找Caster的工房的,你不把线索拿回来,我要怎么找?”

“哦……那倒是不用了。”

“什么?!”

青年刚刚抬头,眼前就出现了近在咫尺的粗大手指。

接着啪的一下。

“唔啊!”被弹指的力量打得向后仰倒,青年抱着额头滚来滚去,“为什么打我?!”

“小子,我可不是没拿回任何线索,正相反,是找到了Caster的工房才迅速赶回来找你的。”

壮汉说着,手上具现化出了威武的长剑,拔剑之后,将剑鞘在肩上敲着。

“……什么意思?”

已经顾不得额头的疼痛,韦伯——这位高大英灵的主人——猛地从床上坐起来:“你找到……工房了?在哪里?”

“就在你让我取水的那条河上,有个大得过头的洞口,哦……天晓得那是排水的还是什么其他的用途,”英灵Rider严肃却又轻松自如地描述着,“那里的上下游都有不寻常的魔力弥漫在四周,一路连接到那个洞里。”

“……不寻常的魔力是指?”

“这就难说啦,总之去看看吧。那种诡异的魔力流向,除了Caster也不会有第二个人了。”

“等等?!听人说话啊!这是什么轻率的理由嘛,就算是真的找到了工房,不经过万全的准备也不能……”

“小子,战局千变万化,所以为了及时传递情报,有时即使搭上人命也要在所不惜,”英灵用久经沙场的笃定神情看着他,“现在我这个Servant给你带回了有价值的情报,Master要做的应该是将其放大为胜利才对,别这时候就退缩嘛。”

“……”

无法反驳他的话,青年揉着额头,满心不乐意地别过脸:“知道了,去就去。”

 

××××

 

绮礼透过自己役使的众多Assassin监视着这个城市。

事实上他觉得自己可能是在做蠢事。

不久前——差不多是Lancer阵营所在大楼遭袭,他擅自离开教会的那天晚上之后,他与老师远坂时臣的Servant暗中约定了一件奇怪的事情。与其说是双方的合约,不如说只是那个傲慢跋扈的英灵单方面的要求。

吉尔伽美什,总是以金光闪闪的姿态出现,王中之王的古老英灵,明明连圣杯都不放在眼里,却不知为何对他说出了“我忽然对你产生了兴趣”这种令人摸不着头脑的话。

“不只了解其他Master的行动和计划,也调查他们参与圣杯战争的目的吗……”

绮礼回想着这位Archer提出的奇怪要求,不能理解其中到底有什么深意。

之所以答应下来,只是因为对方是具有独立行动能力的职阶,时臣完全无法掌控,自己如果能令这个英灵心情愉快配合一些,也算是帮了老师的忙。

“Master。”

在他沉思的时候,耳边传来Assassin的声音。

“您要求监视的间桐家主,就在刚才独自外出了,请指示。”

……那个间桐雁夜吗。

不知为什么,听到这个人名时,绮礼心中的感觉与听到其他人的情报时不太一样。

与明确地对切嗣的注意不同,他对于间桐家主的在意是模模糊糊的,下意识会将思路多停留一会。

在那次艾因兹贝伦城堡外围的简短交手,至今还在他的脑海里盘旋。这是很少见的现象,他只会回想需要回想的事,但那段记忆并没有抓住不放的价值。

而且现在有更加需要他分心的麻烦事。就在不久前他刚刚得到两个Assassin的通知,Rider已经闯入并破坏了Caster的工房,监视这一组的动向才是他真正该做的事情。

比他预想得要快。

虽然原本猜测一定会有人主动找到并攻入这里,但他并不认为那个异常莽撞直接的Servant会只是在河道上查看一圈就直接找到目标。但监视那里的Assassin却的确是这样回报的。Rider只是忽然注意到了什么,很有目的性地直接到达通往工房的水道洞口,接着迅速离去,很快就载着主人直接杀入敌方的大本营。

那样看起来,就像是有什么明显的线索在指引他似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