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凌小径

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 冰凌小径 | Powered by LOFTER

[Fate/言切]麻婆豆腐在夕阳下散步 11



“手怎么还在抖啊……”

绮礼一边走,一边忽然低声自言自语。

“嗯?哦,说我吗,”切嗣有些意外地低头看了看另一只没被拉住的手,“谁知道呢,以前没有这样过。”

“那个操纵时间的魔术,不要再用了。”

“……?”

对于对方忽然说出的告诫,切嗣有些摸不着头脑:“能不用我就不会用。说得这么冠冕堂皇,今天挑衅侮辱我的人,明明是你自己吧。”

“我可不知道你的身体竟然已经变成了这种烂抹布一样的状况,还是连水都拧不出来的干抹布,”绮礼说话间已经走到了洗浴间的门口,顺手将门拉开,“之前我就已经说过了,如果你死了,最伤心的人一定是我呢。知道你用了魔术就会死的话,我是不会让你用的。”

“……”

明明应该反驳这句话,一时之间却完全找不到破绽,切嗣不由得深深地皱起了眉头。

“啊,找到了。”

自顾自地环顾浴室,绮礼拉着他走到浴缸边,用脚将地上的塑料矮凳拨过来:“坐下来。”

“坐下来?为什么一定要坐在这?”切嗣戒备地看了看那凳子,觉得上面的花纹都变得有点可疑。

“你不是还没恢复吗,坐着比站着省力气,这是婴儿都知道的常识吧。我只是要你坐在这里,帮你脱衣服而已。”

绮礼一边用散漫的语调说着,一边将他拉过来,硬是摁坐在凳子上,接着自己在他面前蹲下来,开始解他脖子上的领带。

“呃,等等,这个……”发现对方真的在认真地帮他脱衣服,切嗣忽然间觉得浑身不对劲,忍不住抬手想阻止,“这种事情……”

“这种事情用你那双发抖的手就能干了吗?”

绮礼皱皱眉头,这才终于明白领带的解法,用手指勾进结里向外扯着:“明明毫无生活常识,领带倒是打得一板一眼,啧,干脆就这么让你穿着衣服洗算了。”

“这个选项我也不想要!所以都说这和你没有关系……”

看着他将领带从自己脖子上扯下来,切嗣都开始不明白自己到底是为什么这么慌乱了:“你的衣服肯定早就洗好了,别再缠着我了,我不需要——!”

想推开对方的过程中,他坐着的矮凳在地上滑了下,让他整个人向后仰倒下去。

绮礼抬手一把抓住他的肩膀,轻而易举就将他拉进自己的怀里,两人一起跌坐在地上。跌倒与凳子撞翻的声音在浴室回响着,变成了一连串刺耳的噪音。

“呃……”

伏在对方的怀里,切嗣简直想抬手一拳把自己打到休克,好跳过这种纯粹是人生耻辱的场景。

“哈哈哈,太难看了,你真的是那个把子弹打进我的心脏的人吗,我是不是记忆出现差错了啊。哈哈哈哈——”

收紧了搂着他的手臂,绮礼肆无忌惮地大笑了起来。

“那一枪的确是我打的,如果你不相信的话,我现在就可以把枪取来再补上一发。”

试着推了推发现根本就不可能挣脱对方的怀抱,切嗣只能放弃地出声反驳:“笑够了吧,我只是滑了一下,你刚刚用完浴室,地上有水。”

“嗤,哈哈哈,是我高估了你的平衡感,你这极烂的身体,就只配坐在地上。”

一边推着切嗣的肩把他扶起来,绮礼一边喷笑得停不下来,本来端正的面孔都扭曲了。

“……”

切嗣只能把眼神调转向地砖上,不去看他那张令人火大的脸。但这样坐了片刻,他忽然感觉自己的领口松开了,不由得又吃惊地转头。

“嗯?”绮礼一边利索地从上到下解着他的衬衫扣子,一边抬起眉头看了他一眼。

“……你还真是铁了心的要帮我把所有的衣服都脱掉吗?”

“对啊。把手抬起来。”

切嗣反射地抬起右手,不可思议地看着对方解着袖口上的扣子,虽然觉得还是很不对劲,也说不出什么拒绝的话了:“那……谢谢了。”

绮礼笑了笑,专心继续手上的工作:“不客气。神爱着所有的子民,我是他的代言人,所以我也爱着你。帮你脱衣服这种小事不算什么。”

切嗣皱起眉头,像是剧烈牙疼发作了似的抽搐着脸颊眯起眼睛。

“……要是你都能算是神的代言人,那神一定是被你绑架了。要么就是什么见不得人的邪神。”

“哈哈哈哈,这样误解我,我也是会伤心的,我不是好好地履行了爱的职责照顾了你这么久吗?”

“别再说这种混账话让人发笑了,你只是想看我衰弱的模样,看得高兴到不得了吧。”

切嗣冷淡地说着,自己将解开的衬衣夺过来,吃力地脱下后,用发抖的手指解着皮带。


评论
热度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