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凌小径

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 冰凌小径 | Powered by LOFTER

[FGO/红切]花开一隅,静候佳音 16


“我的肩上就算有什么,大概你也不能帮到我。这种过于操心的性格,我倒是不讨厌,然而并不会给你带来什么好处。”

切嗣说完,就收起战斗的架势,继续向前走了。

卫宫是过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他的话中到底有哪里很奇怪。

“不讨厌……吗?”

无声地自言自语,卫宫觉得这样模糊不清的形容会从那个杀手的嘴中吐出来很罕见,却又觉得没什么好奇怪的。

就算没有和他一起生活的记忆,但两人共同的生活造就了现在的卫宫士郎却是“真实”,卫宫切嗣也没有理由去讨厌一个性格中深藏有自己心性痕迹的人吧?

大概吧。


××××


互相放话挑衅是一回事,实战是另一回事,训练战斗其实并没有和切嗣交手的机会,这也是理所当然的。

结束模拟战斗回到迦勒底来,和往常同样无所事事地巡视看有没有什么自己可做的杂活,卫宫却忽然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

那瓶摆在大厅角落的插花,没有枯萎。

放花在这里之后,实际他就把这件事忘了——或者说也不是忘了,只是扔在一旁等着回收枯草打扫卫生而已——可完全想不到现在那些经由玛丽皇后之手插的平淡无奇的蔷薇,竟然如同新生般绚烂绽放着。

这就很奇怪了。

卫宫看看四周,没发现有谁在注意这个地方。虽然从门口就能望到,有一瓶小花装饰当然也是很好看的,可这个角落没有机器装置,不是必经通道,除了自动扫地机,恐怕也就只有卫宫自己会特意走过来。

他拿起花瓶,将花从瓶中拿出来,仔细看看根部,又看看花朵,没法确认这到底是不是自己当时放在这里的那一束。以鲜切花的寿命推算,那些花朵在三四天后就会开始发黑枯萎,在已经过了将近两个月的现在,不可能还保持鲜活。

所以,还是有人在定期地维护这瓶花吧?扔掉枯萎的部分,然后换新的进来。

这工作本来是应该由他来的,但卫宫对于如何把萝卜削成蔷薇有很独到的见解,却唯独对插花艺术没有兴趣。当然如果非要做,比如插个花就可以让宝具等级加一什么的,他还是可以做得很好,却不会主动当做娱乐。

思考片刻,他将花好好地拢进瓶中,整理成原来的形状,把这支原本要回收的花瓶又放了回去。

迦勒底人员杂乱,有人发现这瓶花,并且认真维护起来,倒不是什么稀罕事,既然这样,就让它继续装点这个无人在意的角落吧,反正也不会有什么损失。

“那个……Archer——”

身后传来文静轻薄的少女声音,那是玛修在叫人。她的声音已经很熟悉了,但Archer可以是任何一个人,卫宫没有回头。

“卫宫先生——”

看他不理自己,玛修只好换了称呼。

“哦,叫我吗?”弓兵这才转身走向她,“别告诉我厨房的电炉又被那个医生煮牛奶溢锅弄得跳闸了。”

“啊,不是的,”玛修一愣,连连摆手,“前辈正在找你,仓库那边说终于配够你灵基再临的素材了。让你久等很抱歉,现在就可以着手进行灵基的调整,如果你准备好了,就去达芬奇工房报到。最近有好几位新从者都需要提升等级和灵基调整,你早些去可以排在前面。”

“……哦。”

卫宫有些意外。他还以为御主早就忘了这事,想不到是真的材料不够才拖到现在。

“出现了什么需要我出手的情况吗?最近还算是比较和平吧,几个小特异点都处理掉了。”

对于自己的御主,卫宫还算了解,那个人并不是会及时处理所有工作的精英,简而言之就是比较糊涂,和那个时常把厨房搞得一塌糊涂,却还总喜欢溜进去偷煮夜宵的医生差不多。

所以如果御主忽然集中开始安排从者的提升,以及资源收集整合的时候,要么就是最近很闲没什么特异点的工作要出战,要么就是有大事件的先兆发生了。

“有什么状况?又要我炒豆子了?”他简明扼要地问。

上次那个吃了两年份豆子的工作真是难以回首,如果不是有他在,能把豆料理做出几百种来,大概在场的所有英灵现在看到豆制品就会掀桌抗议了。

“哈哈,大概是不用的吧,”玛修也想起那次的豆食地狱,笑得十分勉强,“希望不是。但确实有收到观测组的警告,还没有确定是什么问题,但总之要先做好准备。”

“那小子人呢?”

卫宫说的是御主,玛修想了一会才模糊地指向一个方向:“大概是在Emiya先生那里聊天。”

“……你是说切嗣?”听到意料之外的人名,卫宫提起了兴趣,“他会和人闲聊,那可真是少见。”

“是吗?”玛修并不知道卫宫的实际意思,“前辈和大家的关系都很好的。不过,确实他到哪里战斗几乎都会带着Emiya先生,似乎很信赖他,还总是和我说起源弹万岁减充能万岁这种让我有些听不懂的话。”

“那么,切嗣在灵基再临结束之后,身体不适的情况,他知道吗?”

玛修愣了愣:“什么?他倒是没说过……”

“切嗣那个人,从来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所以如果有什么问题,要让御主留意啊。我想说的就是这些。”

卫宫没有继续解释下去的意思,点点头示意,就自己迈步离开了。


评论
热度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