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凌小径

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 冰凌小径 | Powered by LOFTER

[FATE/切金]别再来冬木市了! 17



吉尔对他的反应很满意,向后一跳坐在了桌子上:“面对本王这样强大的英灵,他既不害怕,也没有战意。你猜猜他对本王说什么?”

“……要求和我见面吗。”切嗣抬起手捂住脸撑着头。

“哈哈哈!你居然猜对了!怎么回事,你难道和那个杂种原本就是认识的?”

“怎么可能。我既不想认识他,也希望永远没机会和他交手,”切嗣的脸越埋越低,额头抵在桌面上,“你都见到他了,居然没有出手把他干掉?”

“哎哟,入住教会者不杀,这不是你们这些杂种定下的规则吗?本王这是在给你面子。”

“少来了。我不会和他见面的。这家伙到底打算干什么?”

吉尔忽然噗嗤笑了出来。

鼓着嘴忍了一会之后,他捧腹大笑起来,笑到躺倒在桌上。过了好一会,他才眼角带泪地转过脸来从桌面看向切嗣的脸:“他说,他要和你谈谈人生。”

“……”

切嗣的脸色变得前所未有的恶劣:“为什么?”

“他心中充满了困惑。”

“他不是神职人员吗?有困惑去找神不好吗?!”

“噗,哈哈哈哈,因为实在是太好笑了,我姑且还收下了他要求我转交给你的信,他说你一定不会同意见面的,所以先从写信开始,”吉尔躺在桌上笑到浑身发抖,“本王笑得手软了,在裤兜里,你自己拿。”

“……啧!”

切嗣烦躁地挪开水杯,伸手在吉尔的裤子里随便掏了掏,转而去摸他的上身:“根本就没有,你到底放在哪了?”

“没有?哈哈哈,大概是上衣的内兜之类的地方吧。该不会是本王去温泉泡澡的时候给扔了?”

“去温泉是怎么回事啊,我不就两天左右没和你一起行动吗,”切嗣将手继续往里面伸,发现自己摸到的是赤裸的肌肤,“不对,里面没有衣服了,你的记性太不可靠了吧。”

“不就是在这里吗,”吉尔扯开自己的腰带,将束在裤子中的上衣扯出来,“就在这个衣兜里啊。”

“居然把带下兜的衣服夹到裤子里,谁会像你这样穿,”切嗣不快地把手伸进靠近腹部的连兜中,“哦,找到了,都被你捂热了——”

“切嗣?”

听到门口传来的声音,切嗣反射地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他转头看向那边,果然抱着巨大毛熊的爱丽正呆呆地站在那。

不知道她到底在因为什么吃惊,切嗣反而也愣了下。一秒后,他看到爱丽举起熊,用毛茸茸的大脑袋挡住自己的脸和视线,声音从熊吉身后传了过来:“我是不是……打扰了你们什么事情?”

“……啊?”

切嗣低头看看,这才发现解开裤子上衣大敞的吉尔正躺在自己两手之间,仔细看看,这家伙的裤子里好像不太对劲——

“喂!你要穿现代的衣服就把内裤也穿上啊!光着屁股穿裤子你就不觉得硌得慌?!”

他一把抽出言峰的信,另一手匆匆将吉尔的裤子提起,上衣拽下:“爱丽,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是拿个东西。”

“我,我也没想什么奇怪的事,”爱丽仍然举着大熊挡着脸,小心地走进房间,“如果那是英雄王的兴趣的话……”

“爱丽!不要马上就接受这种假设了!”

“哈哈?”躺在桌上的吉尔来回看着他们两人,脸上忽然露出极度幸灾乐祸的表情,“你在说什么呢,昨天晚上不是还对本王说满足得不得了,求本王再好好疼爱你的吗?”

“你看,没什么事吧。”切嗣毫无反应地对爱丽摊摊手。

“嗯,嗯……”爱丽终于把熊挪离了自己的脸,探头看着他手上的信封,“那是什么?”

“言峰绮礼的信。”

“咦?!”

“详情一会再说,我先看内容。你替我监控着屏幕上的情况。”

“好。”

爱丽把熊吉放到他背后,又忍不住转头看向还躺在桌上的金发青年:“呃,王,需要我替你把腰带——”

“不需要!”切嗣咆哮起来,“他自己会!别看他,他没穿内裤!”


评论
热度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