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凌小径

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 冰凌小径 | Powered by LOFTER

[Fate/言切]绝对不是什么可疑的人哦 03


有各种胡来设定的平行PARO小甜饼。有魔术没圣杯的世界,切嗣没被泼过黑泥,身体还行(?)

绮礼刚觉醒小小的愉♂悦不久,头发还没长长

带孩子的过程中重逢的两个大人





而言峰面对他凶狠的视线,如沐春风般自在,甚至眼睛还好像笑意更浓了些。

切嗣只想要用力抖抖身子,好把鸡皮疙瘩甩掉一地。

“你敢碰我儿子一下,我就立刻送你去该去的地方。没错,就是回到那个放着你不管,让你祸害人间的大人物身边呢。”

切嗣姑且还没说出什么亵渎神明的话,但显而易见已经是在威胁了。虽然他没带着枪,但把这家伙连人带包整个扔出门去也是没问题的。

……等等,包?

切嗣的视线终于转向了之前因为过度警惕还没看到的地方。

言峰的背后挎着一个购物袋。其实是单肩包的样式,但因为他的肌肉太厚,包像是什么抱住了树枝的考拉熊一样,强行卡在了背后,而不是优雅地夹在腋下,以至于刚才切嗣忙着和他吵架,根本没注意到。

言峰也看到了他视线的转移,主动抖了下肩,将包震落到手肘上,向前举了举,好让切嗣看到里面的东西。

“怎么,有兴趣?要分你一块豆腐吗?”

切嗣像见了鬼一样看着敞开的购物袋中花花绿绿的包装。

蔬菜,水果,零食,鱼肉,鸡蛋,纸巾,调味料,零零碎碎几乎都是家庭日常所需的采购品。这购物袋是黑色防水布的,倒是很男性化,可其中物品之琐碎细致,切嗣只在超市大婶的购物车里见过,他眼角还瞥到了一袋卫生棉签。

“你这是在干什么?”

切嗣实在无法理解眼前这个男人的行为,虽说他们两人从来就没怎么互相理解过,但现在他觉得自己对于这个人最基本的熟悉都要开始打折扣了。

他甚至第一反应在脑内算了算用包内的东西能不能组出一个土制炸弹来,答案是不行。

“嗯?”言峰挑起眉头,对他的问话很意外,“当然是采购晚饭的材料。怎么,你以为是什么?”

“晚饭……晚饭?”

切嗣感觉脑内转不过弯来了。

“是啊。你是想说,你家不吃晚饭?这样可不好,养着士郎那么可爱的孩子,却还这么不讲究,怪不得你儿子那么瘦弱,不如把他送到我那里如何?保证让他变得比凛还强壮。”

嗯……?嗯嗯?

切嗣退后一步,又上上下下把言峰绮礼看了一遍。人还是那个人,只是衣服变了,神情变了,竟然就能给人这么大的冲击,就连几度经历生死劫难的自己都觉得新鲜。

“所以,你现在是代替远坂时臣,在养育凛?你什么时候改当远坂家的家政工了?”切嗣试着说出了他脑海中最不可能的那个方向,“你接她放学回家,你给她做饭?还不会还要替她洗衣服,给她梳头吧?”

“基本上是这样,不过她的头发是自己梳的。说什么自己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坚决不让我动。”

容貌不像切嗣那样未老先衰,眉眼间还有青年的俊朗,绮礼却对于自己在当一个小女孩的保父这种事情丝毫没有反驳,还很理所当然。

“……这孩子应该和你没有血缘关系吧?”

切嗣受惊吓过多,脑内甚至都已经转了一大圈家庭伦理晨间剧了,只是冷冰冰的脸上没有显露出来,让他的话听起来更像是讥讽挖苦。

“你对她的事情很感兴趣啊。”言峰显然把他的动摇都看在眼里,故意把问题复杂化,“怎么,想和远坂家攀娃娃亲?切嗣,你儿子又不是亲生的,没有魔术血统,恐怕远坂老师还看不上……”

直到这时,卫宫切嗣才发现自己陷入了对话的不利方,不由心里暗自叹息。

言峰绮礼从外貌上看,或许是属于很硬派的那类人,在他面前却意外的多言,又很擅长诡辩,他们以前的几次对话,都没什么愉快的回忆。

可是什么时候开始,这个神父变得可以笑着说话了?

切嗣可不觉得这是因为养育小孩得到内心救赎而弃恶从善的变化。要他相信这种事,他都觉得只留一发空弹的俄罗斯轮盘赌存活几率大些。

“你挑衅我,是没用的。我不过是看到你像个老妈子一样采购,觉得不可思议罢了。现在的我,还不是一样要给士郎准备吃穿,没资格说你。”

“是吗?那么正好,今天我买了做咖喱的食材,就在你家吃饭吧。厨房在哪里?”

绮礼很自然地说完,对面的宅院主人等了几秒,这才意识到他不是在开玩笑。

“谁让你留下来了?”切嗣皱皱眉。

言峰眯起眼,说话的声音又带上了那种发笑般的颤音:“你都已经挽留我站在这里说了那么长时间的话,甚至还关心了我采购的食材,不就是留我们吃饭的意思吗?我虽然是神职者,人情世故还是懂得一些,不会令你难堪的。”

“我从最开始就叫你滚出我家了,明明是你自己——”

切嗣还没说完,两个小孩子已经从屋后出现,一前一后地跑回来了。他们在刚刚的探险中,似乎玩得很开心,凛的大眼睛亮了不少,表情倒是更符合她的年龄了。

“老爹,你们还在聊天呀!在说什么呢?”士郎跑到父亲身边拉拉浴衣袖子。

还没等切嗣开口,不速之客已经悠悠出声了:“你父亲看到我买了不少菜,在邀请我留下来一起吃晚饭呢。盛情难却,今晚就打扰了。”

“盛……”士郎转头去看身边的女孩,“他说的那个词是什么意思?”

“就是说你爸爸很热情,我们不好意思拒绝。”

原先还坚持要回家的凛,现在倒是十分大方,还对切嗣礼貌地鞠躬:“谢谢卫宫叔叔!我会做家事,做饭我也会帮忙的!”

卫宫切嗣看看她,又看看自己的儿子,脸上冒出一丝无奈的笑容,伸手摸了摸女孩的头。

“不用你做什么。平时士郎没有玩伴,你只要能和他一起玩,就很好了。”

“哦~真是温柔呢,切嗣。那么,你就来代替凛帮厨吧,你会做饭吗?可别把炉子弄爆炸了才好。”

神父还想阴魂不散地说些什么,但切嗣没理会他,已经自己转身进屋去了。


评论
热度 ( 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