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凌小径

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 冰凌小径 | Powered by LOFTER

[Fate/言切]不曾于此存在的世界 04

*4战叫出了FGO切嗣后一脸懵逼的绮丽酱(X)两人就谈谈心,没有波澜壮阔的战争(emmmm





卫宫切嗣,实际上并没有自己表现出来的那么机械化。

在言峰看来,他犹如一具只能简单对话的空壳,实际上他作为人的性格还完整的保留着,记忆虽然消失,但那是像被黑板擦粗暴擦除般混合成一团的粉笔灰,就算看不清原来的痕迹,但它曾经存在过却是确凿无疑的。

所以切嗣对召唤出自己的这个神职者,其实也有种难以理解的熟悉感。

不仅是言峰绮礼,他在踏足冬木市的一瞬间,呼吸到这里空气的每分每秒,都感到很不舒服。和魔力无关,只是他很显然和这个地方有什么天大的过节,可以的话想立刻离开,终生不再回来,却完全想不起来为什么。

“圣杯战争正式开始了,切嗣。”

忽然听到Master呼唤自己,他以为是什么要紧的事,结果只是无关紧要的告知。

“从我被召唤出的那一刻就早已开始了。”切嗣靠在墙角答话。如果不是言峰认真地要求,这种话题他都懒得现身。

“不,我是说,刚刚那一刻,所有的从者已经集齐,厮杀就要开始了。”

站在房间中央的言峰十分严肃。虽然他平时就已经足够一丝不苟,但现在还是感觉得到他并没有说笑或者调侃的意思。

切嗣叹了口气。

“那种事情,作为从者,其实多多少少能感觉到。但你特地叫我出来,不会就只是为了说这句话吧。我又不是Saber,你还打算让我冲锋在前去和那些大人物们硬碰硬?”

“是的,我当然不是只为了说这句。时臣老师要我来确认你的能力,他想做出Assassin提前退场的假象。就我所知,你并没有伪装的能力,但操作时间却很有一手,但是不是要演这出戏,我要听你的意见。”

言峰说得很简单,但这问题却是沉甸甸的。他的老师和同盟,远坂家主远坂时臣,居然想用自己召唤出的Archer来与Assassin演戏,且不论能否实现,作为最高贵的三大职阶之一,恐怕那个Archer才是会感到受辱吧。

“我不觉得你是那种把我的意见放在你的老师之前的人。”切嗣没有正面回答。但看他平淡的气度,似乎也并不害怕Archer。

言峰停顿几秒,寻找着合适的回答。他对待任何话题都过于认真,这算是优点,有时候却也惹人烦乱。

“我在这场战争里,身份是时臣老师的助手,或者说也可以称为他的辅臣,如果他的想法不合适,我会进行反对的。我是要助他胜利,而不应该当一个傀儡。”

卫宫切嗣没有同样认真地回答,甚至反讽地冷笑出声:“你对他还真是死心塌地啊,他有什么优点吗?论魔力,我不觉得你的储备会比他少。至于输赢,你还没看出来,你在他的眼里只是一颗棋子?他会提出这种要求,无非也是要试试我的能力,如果我就此丧命了,在他看来也就不过如此,之后再没什么利用价值,他也没有损失。”

言峰是聪明人,当然知道切嗣的意思,但这话却没有干扰他一丝一毫的感情。

“我知道。魔术师,大都是这样的人。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他冷淡地回到最初的话题上。

“我拒绝。我不喜欢冒险。而且我也讨厌那种花里胡哨的伎俩,如果有那力气,不如现在就让我去暗杀上几个Master,比如爱因兹贝伦的那个人造人。”

“……如果你做得到的话。”

言峰皱皱眉头。他显然觉得切嗣在胡扯,但却还是站在原地听下去。

“当然做得到,只要你和你的老师放弃那种过时的魔术师逻辑。厮杀是不分高贵低贱的,只要胜了——”

切嗣说到这,忽然停了下来。

他对面的男人很意外,下意识抬手攥着胸前的十字架:“切嗣?你要说什么?”

“……不。忘了吧。这种荒诞的战争,就算胜了,或许也当不了赢家。”

他的从者好像在刚刚那一瞬间被自己说出的话刺伤了似的,垂着眼神看向地面,低声说道。

“这说得就像以前你亲眼见过圣杯战争似的。”言峰对于他话语中透出的罕见悲伤感到不可思议。

“或许吧。又或许,只是我记混了什么。我所有的能力都是针对魔术师,抗衡魔术的,虽然我自己也是个魔术师,但你觉得我会喜欢正统魔术的那一套吗?我憎恶圣杯,我的愿望就是得到然后毁灭它。我不记得这种憎恨来自哪里,但我的直觉告诉我,想不起来反而是种幸福。”

卷曲的白发下面,切嗣的眼睛微微抬起来,和绮礼对视了瞬间。虽然时间很短,但神父却读到了很多复杂的东西。切嗣的脸灰暗得像把灵魂都抽走了,眼神却那么尖锐,像是要剜进他的心口里。

这一瞬间,言峰觉得胸口有些奇怪的悸动。

到底是什么,自认对于人类的感情本来就很麻木的言峰反而说不清。但他忽然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的从者竟然有这么丰富的情绪,这样像一个鲜活的人。

比活着的他还更像人。


评论
热度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