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凌小径

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 冰凌小径 | Powered by LOFTER

[Fate/言切]不曾于此存在的世界 03

*4战叫出了FGO切嗣后一脸懵逼的绮丽酱(X)两人就谈谈心,没有波澜壮阔的战争(emmmm





绮礼确实没有听过这么一号人物。就包括之前他浏览的海量资料里,也没出现过相关记载,他信任自己的记忆力。

于是他只是点点头,没有做更多的评价。

杀手等待着什么般悬在体侧的手臂放下了,绮礼经过观察已经知道这是对方打算离开的信号,不由得又开口阻止。

“等等。以后你在我附近时,不要灵体化。”

“意思是我要像仆人一样随侍在旁?”卫宫切嗣转过身来,“好吧,如果这是命令,我也可以照做。”

“不是命令,我也不会动用令咒,只是你的行踪就连我这个Master都很难掌握,能够看到你的实体,对我来说比较轻松。”

卫宫切嗣用一个很长的沉默回应了他的这句话。绮礼当然也觉得这种感性的话出自一个优秀的魔术师之口实在很荒谬,但他不打算收回。

好一会,杀手才低声叹息,走到他面前来。

两人再度对视的时候,绮礼发现从者的眼神似乎缓和了少许,聚焦终于落在他身上,而不是在看无关的广场雕塑。

“虽然我知道魔术师都多疑孤僻,很难与人建立起稳固的信任关系,但实际上我没有对你说过谎,我如果需要做什么对你不利的事,我只会直接去做,不会多费功夫再来和你交流。”

“所以,你说你没有宝具,是实话?”绮礼虽然很不可思议,但却不觉得这是烦心事。

“实话。那种你可以在神话,传说,还有某个人的光辉事迹里找到的象征物,我都没有。”

“……我可以看看你的身体吗?我是说,去除这些魔力的武装。让我看看你身上是否会有符文,或者诅咒和拼接的痕迹。”

言峰仍然不相信他的从者会是一无是处的残次品。他从不自满,从来不知欣喜自傲是什么情绪,但他对自己“不可能失败”这个事实的认定,却比任何人都强烈。

“哦。问得好。用这模样现世之后,我自己都没看过。不过,我想你只能看到一些弹痕,还有刀疤之类的。我不是奇美拉或者什么狂人科学家的人造产物,只是不值一提的人类罢了。”

卫宫切嗣说着,抓住肩上的红布思考片刻,这才想起怎么解除武装似的,上半身的贴身轻甲化成流光粒子消散开来。

他的身体瘦削,就像没有脂肪,皮肤直接盖在肌肉上,有奇妙的爆发力,却称不上美观,和面部相同的那种扭曲的灰褐色肌肤上,体毛非常稀疏,显得皮肤光滑,看得出很年轻。手背上的血管和筋腱突出,两手那种自然像要握住什么东西的姿势很明显是长期戒备和战斗留下的习惯。

“你的身体,有个地方不对劲。”

言峰上下仔细看着从者的身体,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想触摁对方的侧腹,但手还没接近,就被牢牢拦住了。

“硬要说的话,我全身没有看起来很正常的地方。我生前的样貌应该也不是你现在看到的这样。”

原先对什么都很无所谓的从者,此刻却很排斥他的接触,将他的手推了回去。以从者的力量来说,他是斟酌过力道的,但对于言峰那却是猛力推搡,如果不是他的身体本来就很强健,估计就要踉跄两步了。

“你的肋骨有缺失。那是生前受的伤?似乎没有规定英灵必定带着生前的伤痕现世,这是什么诅咒,还是你必须背负着才能发挥力量的[现象]?”

言峰没把从者的态度放在心上,只顾着追问自己感兴趣的事。从外表来看,切嗣的身体和常人无异,但或许是有契约相连的缘故,他察觉得到细微的畸形。

从者低头瞥了眼自己,后退两步,很快武装就回到他身上,把瘦削的身体层层包覆起来。

“哦,你说这个啊。我自己切下来的。”

他简短地说。

“生前?但你没有生前的记忆才对。”虽然他说的是过于奇怪的发言,言峰却并不吃惊。

“不仅切下来,还磨成了粉,做成了子弹,与其说是诅咒我自己,不如说是诅咒别人,把他人的命运都切断的恶意呢。我为什么记得?因为这是和武器相关的记忆。必须的资料,那个让我现世的力量都留给我了,不然我变成一个不能交流的机器,还怎么运作?”

似乎被触到了不想谈及的部分,也可能只是失去耐心,卫宫切嗣的语速变快了,语气也愈发冷淡。

“那种子弹。”

绮礼忽然说。

“什么?”从者不快地眯起眼。

“那种子弹,如果射入我的身体,我会死吗?它怎么起作用?”

言峰绮礼像是完全没听到他的抱怨,只是盯着被衣物掩盖的腰腹,严肃认真地问道。

卫宫切嗣的眉头中间出现了一道纤细的皱纹。他不明白话题怎么会跳到这个地方。

“我的能力大都是专门指向魔术师和魔力的,就像是你研究某种昆虫,然后做出一种针对的杀虫剂一样。它会阻断烧毁你的魔术回路,会不会立刻死我不知道,但你会生不如死是肯定的,或许还会哀求我动手了结你。我现在的魔力来源于你,这东西的威力比我生前大的多,已经是对英灵的武器,除非迫不得已,我是不会对你开枪的。”

说完之后,他看到自己的Master,那个沉默,冷静,眼神空洞却不至于冰冷,做事分寸完美,只是有时会显得茫然和古板的男人,忽然露出了从来没有的表情。

言峰绮礼垂下浓眉,那张端正的脸庞上有一丝很难察觉的微笑,却让整张脸都温和许多,显得很有神采了。

“你的能力很有意思。我期待你的活跃,切嗣。”


评论
热度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