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凌小径

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 冰凌小径 | Powered by LOFTER

[FGO/红切]花开一隅,静候佳音 17



按理说,两人住的地方就隔着一道墙,日常应该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但卫宫遇到切嗣的机会并没有那么多。

他不知道切嗣日常都在做什么,但全迦勒底的人好像都知道他在做什么。

一想到这个,卫宫就有点烦躁。

他心情不好的时候排遣压力的方式再原始不过,顶多就是找个没人的地方挥挥武器,开个模拟战场练练箭,或者做比平常更多的家务活而已。

迦勒底来得比较久的英灵后来也发现了,如果红衣厨子今天比平时更勤快,最好不要去招惹他,不然饭里不知会被放什么奇怪的东西。

“谁来接一下这个锅!谁还闲着!你们能不能先别吃了,不吃饭又不会死!”

每次有狂战士来餐厅的时候,卫宫就无比头大,如果这其中再加上一个矮个子的金发剑士,他就再也没法离开锅灶前了。

没有这种道理啊!切菜的小工就算了,至少该来个上菜的人吧,这些懒病缠身的英灵都是怎么回事,只知道坐在桌边敲碗筷,连走过来端菜那么几步都不愿动。

正对着沸腾的锅把切好的食料倒进去,他余光忽然瞥到手边餐车上的几个盘子静悄悄地被拿走了,立刻新添了几盘放过去。

“谢了,这些也送一下!”

他大声说着,忙于搅拌面前的煮锅,没空去看看来帮忙的人是谁。

一般情况下,会好心来厨房搭把手的,除了一些常驻值班的好脾气从者之外,有时候也会是笨手笨脚的御主。如果是那个小子的话,还是算了吧,他上次端锅不小心烫到手,差点把整锅沸腾的汤都泼在芙芙头上。

这次的帮手似乎不会这样。卫宫埋头干着活,只听到身后传来细微的脚步和平稳的呼吸,似乎有谁在以很快的速度移动着,身边堆积如山的食料和餐点就很轻易地被搬运完了。

“还真是热心啊……”

卫宫小声嘟囔了一句,只是没人听得见。

这么度过了午餐时间,最后背后又出现那个人特殊的动静时,卫宫终于直起腰偏头喊了一声。

“啊……等等,那个不用端走。辛苦了,那是我和你的份。”

身后的脚步声停下了,卫宫垂着目光,看到有银色的靴尖挪动到自己身边。

“……牛排啊。”

身边的人低沉地说。光听声音,大多数人会以为他很嫌弃。

“怎么,你不想吃吗?两份都给我也可以。”

卫宫解着围裙转过身来,不出所料,切嗣正无所事事地站在他身后两米左右的位置。

不会很近,也没有特意躲得很远。就是那种在迦勒底碰到了会点头打招呼的距离。

切嗣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放在盘子中淋着番茄酱还热气腾腾的牛排,倒是自己先主动伸手拿了过去。

“既然我劳动了,你请我吃饭是应该的。”

他还是没说想吃还是不想吃,只是去已经基本空荡的长条餐桌边,自己放下盘子,拿起刀叉很快地开始分解那块牛肉。

卫宫用媲美专业服务生的手法两手托盘,端着两人份的饮料小食和自己的午饭,走到切嗣身边看了看,发现他正用又快又准的刀法把晚餐分割成差不多大的小块。

“你不坐下来吗。”

切嗣一边切,头都不回地忽然冒出一句。他说话的语气没有疑问的意思,倒更像是要求卫宫别在他背后杵着,快点坐下来。

“我只是觉得你吃饭还真考究。我印象中你没那么整洁……尤其是我做纳豆的时候,让你替我搅,你能撒一桌子。”

卫宫灵活地用脚勾开椅子,把手上的托盘在两人之间放下来。

说话之间,切嗣已经迅速收拾好了自己的这份,用叉子戳起方方正正的肉块蘸蘸酱汁,以和切肉时同样快的速度放进嘴里。听卫宫这么说,他用无机质般的眼睛扫过去视线,又很快收回来。

“你又在回忆虚幻的东西了。”

因为在咀嚼,切嗣本就单薄的声音变得更轻微了,不过卫宫还能听明白。

“虚幻吗?也许是吧。我知道那个人不是你。你就当是我自言自语好了。”

切嗣没说话。

印象中和那个男人吃饭的时候,他总是不好好吃饭,用带坏小孩子的态度与身边的男孩聊着各种话题,聊了什么早已忘记了,卫宫只有模糊的印象留在脑海中。

现在身边的瘦削男人完全没有闲聊的兴致,吃得又快又猛,表情上根本看不出来感想,卫宫自认为他了解这个男人的口味,所以也懒于再问味道如何。看他那个吃法,几乎只是在完成进食任务,可英灵吃饭大多只是为了心理满足,他应该没有这需求吧。

“难道只是因为我给你做了一份,你就留下来吃饭了吗?”卫宫忍不住问道,“不用勉强的。”

“……嗯?”

切嗣含糊地应声,从白发间看过来,觉得头发碍事,这才第一次把规定好角度般弯折的手臂抬起来,拨了一下额发。

“那么你想怎么样?你是那种被人拒绝才高兴的类型吗?”切嗣尖锐地问。

“不至于,我对你的想法比较好奇,想交流交流而已。”

弓兵说着,缓和气氛一般,把托盘里装着小食的碟子往切嗣那边推了推。


评论
热度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