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凌小径

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 冰凌小径 | Powered by LOFTER

[Fate/Zero][枪金]先生,我来送花了 02

四年前出过刊的枪金,想起来就搬一搬……挺欢乐的想看可以跟着看看

嗯?这算拉郎吗?好像算(望天

大概算是没有圣杯的平行世界的宅闪和花店迪哥的……突破次元壁的故事?不过不是战车男paro,算半个私设。

有很多软绵绵的黄色动物和花。

这大概是我写过的最萌系的闪闪了虽然我自己很喜欢对我最喜欢的是他的那双软拖鞋




其实被客人送花的经历,对于迪卢木多来说不算少见。

原因很简单,简而言之就是他的容貌太过出众。

天生自带卷浪的黑发就算是随便用手扒扒也会形成显眼的发型,自然上挑的细长眉毛和长睫毛下的琥珀色眼瞳显得温柔和硬朗兼而有之,再加上还有一颗散发忧郁诗人般气质的泪痣,迪卢木多从容貌的基因上来说是彻底的人生赢家。

不过这样的基因给他带来的好处和困扰是同样高的比例,对他自己而言,实在是喜忧参半。

比如说他非常容易找到工作。

比如说他也很容易遇到像今天的这位吉尔伽美什先生反过来送花之类无法理解的意外。

抱着99朵玫瑰从店里回到家中的过程相当煎熬,本来就高大俊美的迪卢木多再加上大过了头的一束花的映衬,就像一个活动的广告牌一样,路过的人十个有九个都会回头,剩下来的一个大概也想看,只是出于不好意思只能用余光扫视而已。

疲惫地走进自己的家里,他和以往处理这种意外事件的态度一样,虽然不感兴趣却也怀着尊敬感谢送花人的心情,将玫瑰花插在了电视旁的大花瓶中。

 

××××

 

不过——

虽然迪卢木多觉得自己很无辜,但这次事情的过错的确在他自己身上。

他和吉尔伽美什是见过面的,还不止一次,只不过他真的忘了。

或者说,就算没忘,他见到居家的吉尔伽美什也没能把对方认出来。

 

××××

 

其实在以前,两人可能就互相看到过对方很多次,但实际意义上的邂逅大概发生在上个月初。

那时候正是这个城市的天气在一年当中最为不可理喻的阶段。前一分钟可能晴空万里,眨眼间就会狂风大作沙尘漫天,或者有瓢泼大雨劈头盖脸浇下来。

对于这种日子大部分人都会感到棘手,必须做的当然就是在包里放上一把伞,但天气有时会骤然变冷或变热,到底要不要带多余的衣服就是个问题了。

不过迪卢木多倒是很容易分辨出天气的变化。

倒也不是因为他对天气敏感或是有可以预告湿度的关节炎之类,而是他的头发天生是会因为天气变化的特殊发质。

比如说,接下来一定会下大雨了。

因为他在经过店门前时,在门口镶镜子的支柱上看到自己额上垂下的一缕卷发没精打采地耷拉下去,而不是像平时一样弹跳着翘起来。

“唔,还是去和店长说一声,把这些花都搬进去比较好吧。”

看着门口招揽客人用的造型花盆,他捏着头发自言自语起来。

果然,在要求被允许了之后,他和店内的其他几人刚搬到一边,晴朗得让人冒汗的天就忽然变得阴沉。没过两分钟,大滴雨水就跳过由小变大的过程,毫无预兆地噼噼啪啪砸了下来。

深知变天的预兆有多厉害,街上的行人立刻停下脚步,掏伞的掏伞,避雨的避雨,变得像搬家的蚂蚁一样乱哄哄散到了街道各处。

只花了半分钟,雨就从点变成了线,进而织成一片帘幕,密密麻麻地把景物遮挡起来,光听落在地上的巨大的“哗——”的声音,就知道雨势有多狂暴了。

“哎,今天的生意又要受影响。”

听到店主叹息的声音,迪卢木多也只能站在店门口,转头看着门外打发时间。

不知是在出租门面时出现了怎样的阴差阳错,他所工作的这家大型连锁花店的隔壁是一家更大型的……游乐场。

曾经出于好奇在休息的时候进去转过,那里面除了游戏厅之外,其实是类似综合商场那样有很多其他店铺的场所。有专业贩售游戏和游戏机的店面,以及迪卢木多完全分辨不出种类的琳琅满目的周边店。

这就是那个吧,所谓的“二次元的领域”。

奋力敲打着游戏机的各色人等发出的叫声里充斥着他听不懂的词汇,明明是不值钱的小奖品却会有很多人花数倍的价钱去争夺。

托这个奇怪地方的福,迪卢木多目睹了很多有趣的意外,也有过穿着奇装异服的人尴尬地走进店里买花,然后去见另一个奇装异服的人这样温馨的事情发生。

不过唯一缺憾的就是隔壁这个建筑并没有在门口设计遮雨棚。

遇到这样的暴雨,门口的人流就只能走两个方向——要么逃进店里去,要么离开店门,去别处躲雨。

而这种时候,仍然站在店门口的人就变得非常显眼了。

“唔?”

迪卢木多的目光落在一个没有躲雨的身影的身影上,不由得有些在意。

那是个戴着墨镜,耳朵上挂着巨大金色耳环,身上穿着花哨皮草外套的男青年。再看看他像混混一般用发胶梳得完全竖立起来的金发,也就很好理解为什么他抱着四五个袋子努力伸手招Taxi毫无所获的情况下,也没人敢过去搭话的原因了。

“……迪卢木多?”

看着忽然走到门口拿起伞站起来的青年,店主不由得茫然出声。

“我想出去一下,那边有人看起来遇到了点麻烦。”迪卢木多指指外面的雨帘,接着开门跑了出去。


评论
热度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