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凌小径

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 冰凌小径 | Powered by LOFTER

[Fate/Zero][枪金]先生,我来送花了 04

四年前出过刊的枪金,想起来就搬一搬……挺欢乐的想看可以跟着看看

其他的旧稿搬运?都被lof屏了,不存在的

大概算是没有圣杯的平行世界的宅闪和花店迪哥的……突破次元壁的故事?不是战车男paro,算半个私设。

有很多软绵绵的黄色动物和花。




把那个奇怪又让人发笑的金发路人送走之后,迪卢木多立刻就回到了店里。虽然店内的买卖业务减少很多,但订花送花的业务还是没受什么影响,所以工作的任务压来之后他很快就把这件事扔在了脑后。

当然,只凭这一次见面,吉尔伽美什就要对无法认出自己的迪卢木多大为光火的话,当然是无礼的寻衅滋事,不过事实是他们接下来还有第二次见面。

那是大约三四天之后的事了。

终于不再是狂风大作的奇怪天气,迎来了一整天都很晴朗的好日子,迪卢木多的心情也变得非常好。

虽然他蹲在店门口的景观花盆前,两手拿着两把剪子——一把红色的大剪子和一把黄色的小剪子——修剪多余花枝的模样非常引人注目,不过他本人并没有这么觉得。就算引发围观他也会好好地做完手上的工作,还可以增加人气,店长也就随便他自行安排了。

“哦~你的手还挺灵活的嘛。”

听到头顶上忽然出现的陌生男声,迪卢木多转头看了眼旁边穿着皮裤的双腿,确定只是不认识的行人,便继续一边工作一边和平时一样随意搭腔:“嗯,我没有特别的惯用手。”

“剪刀大小不一样啊,为什么不一样?”

“有些地方,剪刀的尺寸不对就不好剪。”

“这个看起来很好玩啊,本王也要试试。”

这么说着,那个人在他旁边蹲了下来。

侧头瞥了一眼对方的白色外套,迪卢木多没有真正抬头和搭讪的人对视,依然埋头干自己的:“真抱歉,这可不行,这些植物带刺,很容易扎伤人的。我就算戴着手套,有时候也会被划出口子。”

“怎么,瞧不起本王吗,你能做的当然别人也能做。”

这个人说着,将手伸到他面前挡住视线,竟然做出了一个要东西的动作:“剪刀给我一把。”

吃惊之下,迪卢木多也只能立刻停下手里的动作免得误伤,接着转过头去。

看到蹲在旁边的这个人的模样,他不由得吓了一跳——

眼前出现的是镜子一样映照出他的扭曲影像的全反光广角摩托镜,以及刺猬背一样竖起的金发。

“啊,是你啊。”

立刻就想起前几天的事情,迪卢木多这才理解对方自来熟地搭腔的原因,便将黄色的小剪子递出去:“趁现在没人看见,只能玩一下就还给我,不然我会被店长骂的。”

“什么啊,他要骂的话,本王就直接把这店买下来让他辞职好了。”

啊,又来了,这种奇妙的发言。这个人的脑袋里到底都在想什么啊。

迪卢木多忍着笑拿起大剪子,继续整理着面前的枝条,但在看到旁边的人拿剪刀的样子后,还是忍不住伸过手去覆在对方的手指上,矫正了一下姿势:“这样用不上力气,食指要捏在这里。”

“唔。”

学着他做了几次,这个人的动作倒是很快就变得熟练:“哈,什么嘛,没什么了不起的。庶民的劳动就是没什么技术含量。”

“嗯~做得不错。那么剪子还给我吧,再继续下去我会被扣薪水的。”

金发青年从鼻子里哼了声,相当不屑地把剪刀扔回他手里:“本王来这里的时候,你就蹲在这了,走的时候你竟然还在这。这种无聊的事情有什么好做的,可以让你干这么久?”

虽然对方的发言已经到了相当无礼的程度,但是因为之前已经见识过这个人大雨里淋得像落汤鸡还雄赳赳气昂昂的好笑模样,迪卢木多实在是生气不起来:“无聊吗?我觉得很有趣啊,因为我喜欢花。”

“这些花都是你的?”

“不是我的,是店里的。”

“唔……?”金发青年的声音听起来更加不屑,“不是自己的东西,就没有珍惜的价值了吧。喜欢的话,都买回去不就好了。”

“哈哈,话虽是这么说没错,我可没有那么多钱啊。你知道做这么大的一个景观需要多少朵花,多少预算才能做起来吗?”

迪卢木多说着,用温柔的眼神看着被自己整理好的红蔷薇,摘掉手套用修长的手指托起其中一朵来:“而且,自己拥有这些也没有意义啊。我喜欢看这些花被人买走,然后送到喜欢它们的人手中去,这样花就不仅是植物,变成更加富有寓意的东西了。”

因为在看着花,他并没有注意到旁边的人对着自己忽然全身一僵,嘴都下意识地张开来,过了会才仓促地闭了回去。

迪卢木多并不知道自己脸上是什么表情,也就很显然不会知道这副罕见的温柔笑容在他那张帅得人见人爱的脸上造成了多么可怕的加分。

“……那么,有人送花给你呢?”

金发青年忽然这样突兀地问道。

“送给我?”

迪卢木多意外地抬头,看了他一眼之后,再次露出可以把任何一个人类击倒一百次的微笑,右眼下的泪痣还让他的神情掺杂了忧郁的风情:“那样的话,我会很愿意收下来,好好带回家的。”


——而这句话,也成为吉尔伽美什先生订下99朵玫瑰花束的真正原因。


评论
热度 ( 3 )